512 期待的一切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仓桥家。
  作为咒术界的第一世家,仓桥家的宅邸相比较土御门家的本宅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在规模上更加的浩大,只有在咒术方面的处理还及不上传承了千年的土御门家而已。
  所谓的咒术方面的处理指的自然是保护宅邸的结界一类的东西。
  过去,仓桥家也不是在东京落根的世家,而是在数十年前才开始迁移到东京,在这里坐落。
  因此,在仓桥家内设立的结界以咒术的角度来看算是满新的,反观土御门家,其结界已经维持了近千年,在咒术方面的处理亦在一代又一代的土御门家当主的努力下变得更加完善和全面,到得现在,已经是变成连大连寺铃鹿这样的〈十二神将〉都得为之头疼的地步,可想而知,结界的等级有多高。
  仓桥家在这方面及不上土御门家,可在其余方面却比土御门家优越得多。
  比如,相比起荒无人烟的土御门家,仓桥家内不仅有着众多的佣人和保安,还有着一只只的式神会坐落在各个角落里,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戒备着,守着这座宅邸。
  若是有人冒冒失失的闯入仓桥家,就算能够瞒过仓桥家的结界,那都会被这些式神给发现,从而遭到驱逐乃至逮捕,严重的话甚至有可能会被打成重伤,就算是自卫杀人都不是不能做的事情。
  这就是仓桥家,一个在咒术界里相当于领主般的存在。
  而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家里,有一个人却畅通无阻的行动着,并且回到了充满少女气的房间中。
  “砰...”
  轻微的关门声中,少女将房门关上以后,直接背靠在上面,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半天都没有做出其余的举动。
  “唉...”
  良久以后,少女才终于是叹出一口气。
  “今天也还是一样,没能跟他好好说上一句话。”
  有些低落和寂寞般的说着这样的话的人,自然便是仓桥家的掌上明珠————仓桥京子。
  在外人看来,仓桥京子是一个潜力无限的阴阳师,仓桥家未来的继承者,前途一片光明的公主殿下。
  哪怕是在同一个班级的塾生来看,仓桥京子都是一个成绩优秀,品质优良,堂堂正正又不娇蛮任性的大小姐,非常的受人爱戴。
  甚至,在暗地里倾慕这位长得有如偶像明星般美丽,又有着姣好身材的少女的男性都足以组成一支庞大的军团。
  然而,拥有着这些的仓桥京子却是每天回到家里,都会像这样,即感到低落,又感到寂寞。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仓桥京子趴到自己的床上,有些想哭般的闷声自言自语着。
  其脑海中浮现的人,自然便是罗真。
  “在那以后都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啊...”
  仓桥京子便这样喃喃着。
  自从在土御门家里遭遇到罗真开始,仓桥京子的人生就完全遭到了改变。
  过去,仓桥京子一直都过得无忧无虑,像个小公主一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都没有考虑得太多。
  可自从在土御门家里遇到罗真,看到他与自己的父亲展开的那场惊艳全场的咒术比试以后,仓桥京子便变得开始发愤图强。
  “毕竟都已经约好了啊...”
  两人已经约好了。
  再见面时,一定要进行一场咒术战。
  所以,仓桥京子在那以后,一直都很努力的在学习。
  “这也是为了给那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这是仓桥京子当初的想法。
  谁让罗真在仓桥京子离开的时候连来送一下都没有呢?
  仓桥京子当时还满心都是怨气,并将这份怨气转化为动力,一直都在努力的学习咒术。
  为了学习咒术,仓桥京子不再和自己认识的小伙伴们玩耍。
  为了学习咒术,仓桥京子不再顾忌曾经的娱乐跟轻松。
  就像是彻底着迷一样,仓桥京子沉浸在了咒术的世界里,每天都极为充实的学习着,一点一点的汲取着成为优秀的阴阳师的知识和能力。
  当然,仓桥京子并不觉得这样很枯燥,反而乐在其中。
  一方面,仓桥京子并不讨厌咒术。
  另一方面,一想到再见面时能够让那个人大吃一惊,仓桥京子的心中就满是期待,结果越期待就越有动力,越有动力就越发愤图强,促进着仓桥京子的精进。
  一开始的时候,仓桥京子真的只有这样的想法而已。
  然而...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脑海里竟是只想着那么一个人了而已呢?
  期待与对方的再次相遇。
  期待与对方的咒术比试。
  期待让对方吓一跳。
  期待自己会被刮目相看。
  一个个的期待,最终导致仓桥京子惊觉,自己的内心居然完全被那个人给占据了。
  俗话说,人都是会长大的。
  起初的懵懂只是纯真和无邪。
  但随着少女心的逐渐觉醒,仓桥京子渐渐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陷进一个深渊里去了。
  “明明只不过是小时候见过一面而已,而且我还一直被他欺负...”
  仓桥京子觉得很不甘心。
  可另一方面,仓桥京子又觉得,会变成这样,似乎也很正常。
  “谁让我并不觉得他很讨人厌呢?”
  即使被欺负成那样,仓桥京子依旧没有讨厌对方。
  因为,对方那懒散的表情与惊人的表现,都让仓桥京子对他厌恶不起来。
  这样的心情就一直伴随着仓桥京子长大,直到进入阴阳塾,看到入学考试上牢牢占据榜首,依旧比自己优秀的罗真,仓桥京子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感到不开心,反而满心都是喜悦。
  但这份喜悦,仅维持到下一秒钟。
  “土御门夏目?”
  看到居于罗真下方的第二名的名字,仓桥京子的喜悦开始消失。
  这只不过是直觉而已。
  直觉告诉仓桥京子,这个叫做土御门夏目的人肯定和罗真关系匪浅。
  “记得好像是分家的...”
  那么,按照土御门的家规,这个人就是那个人的式神囖?
  仓桥京子轻而易举的猜到了这一点。
  然后就是入塾之日,开学典礼的时候,仓桥京子终于见到了那个人。
  依旧还是懒散的表情。
  依旧还是一副对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的模样。
  不过...
  “好像变得帅气了...”
  仓桥京子有些害羞般的这么想的。
  但这种心情,同样仅维持到下一秒钟。
  紧接着,仓桥京子就看到了。
  看到那个长得非常美丽,一点都不在自己之下的少女与罗真站在一起,毫无间隙的攀谈着的模样。
  这一个瞬间,仓桥京子的心中升腾起来的是无名的火焰。
  “明明我这么努力,你居然跟那种可爱的女孩子一起过得开开心心的吗?”
  仓桥京子就带着这种无名火,心情变得极为糟糕。
  再加上大友阵还找上仓桥京子,抛出那句话。
  “仓桥同学,土御门家的少爷和小姐似乎并不想上台演讲,不如你来当新生代表怎么样?”
  即轻佻又不负责任的发言,让仓桥京子心中的无名火更盛。
  “因为他们不想做,所以我就得替代他们吗?”
  我就只是个备用的替代品?
  仓桥京子心中的怒火更胜。
  于是,仓桥京子上台,直接作出那番宣言。
  就是那番宣言,彻底的改变了仓桥京子内心所期待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