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那就再加上我吧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奇美拉的嚎叫化作漆黑的风浪,在整个咒练场上卷动。
  漆黑的风浪的正体全部都是瘴气,让阴阳塾内的灵气接连的被扭曲,逐渐的形成新的灵灾。
  被称为鵺的动灵灾便完全进化到Phase4的级别,奇美拉般的身形顶天立地似的站在咒练场的中央,顶着黑风咆哮,让瘴气形成的冲击不停的卷向四周。
  面对这股漆黑的瘴气飓风,两名独立祓魔官是各显神通。
  “不过是进化了而已,别太嚣张。”
  镜伶路的双手依旧插在口袋里,看着成长为Phase4的鵺也完全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的郑重,脸上满是瞧不起人的表情,身上的咒力则鼓动了起来。
  “哞!”
  镜伶路便豁然唱出了一个如同哼声般的文字。
  使用这个文字的时间不到一秒,使用者本人更是连动弹都没有动弹一下。
  可是,这个文字却是唤出了强大的力量。
  “嘭!”
  犹如闪电般的一股冲击便以镜伶路为中心向着四周扩展,将来袭的瘴气给全部击碎、碾压、吹飞,展现出异常的威力。
  无论是魔术还是咒术,其本身的性质因为是殊途同归的关系,两者自然有着许多的共同点。
  其中一个共同点就是咏唱的文字本身即为力量。
  不管是魔术还是咒术,行使其力量时,咏唱咒文都是最基本的一种方式。
  但是,在咒术中,还有一些文字本身在咏唱出来的瞬间就会变成力量。
  其中,最有名的无外乎为两种。
  一种是言灵。
  一种是种字。
  前者是让自己的言语具有强制力,可以用来影响对方的精神,让对方根据自己说出的话来强制行动的咒术。
  后者是让最简短的文字具有力量,从口中唱出的同时就能干涉现实,形成效果的咒术。
  要比喻的话,言灵就跟催眠术差不多,能够强制对象做出自己示意的行为,种字则是言语化作的武器,能够给予敌人伤害,或者能够做出防御。
  由于霸道的效果与实施的难度,这两种咒术系统都被归类于帝式之中,乃是〈帝式阴阳术〉中非常有名的两个类型。
  现在,镜伶路使用的就是种字,并且是象征攘除外敌的军荼利明王的真言,具有非常强力的击退效果。
  而与镜伶路比起来,面对来袭的惊人瘴气,木暮禅次郎的态度同样非常的轻松。
  “呛...”
  清脆的响声中,木暮禅次郎将腰间的刀给拔了出来。
  ————〈神通剑〉。
  这是木暮禅次郎的外号。
  和将各种各样的咒术当做武器的阴阳师一样,木暮禅次郎的武器就是手中的这把刀。
  将刀当做武器,并不代表着木暮禅次郎不是一名阴阳师。
  就算再擅长刀剑,面对灵灾和咒术,人类都是极为脆弱不堪的。
  所以,木暮禅次郎身为一名剑士的同时也是一名强大的阴阳师。
  “————唵·侄洒呐擘悉啰·摩拿也摩诃啰洒曳药·侄缚他拿呴缚皅帝摩吒啰颇咤呢·娑婆诃————”
  木暮禅次郎就咏唱出充满沙场氛围的咒文。
  那是向四天王之一的军神毗沙门天希求的调伏真言。
  唱出军神真言的木暮禅次郎便得到了军神的加护,全身冒起强大且浓密的灵气,让木暮禅次郎的灵力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在这股来自于军神的灵力的加持下,木暮禅次郎不仅身体能力暴涨,全身强大的灵力更是通通转化为咒力,收敛于其手中的刀上。
  这就是〈神通剑〉的由来。
  凭借着军神的加护,木暮禅次郎不但能够获得非人般的力量,更能将咒力压缩在自己所使用的刀上,令其化作咒力的斩击,威力足以斩断一切,与罗真的〈魔韧〉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可是,不同于〈魔韧〉那种将念力化作刃形附加在武器上的原理,木暮禅次郎是将咒力压缩在刀内,形成了斩击,因此不但威力不凡,还能做出远距离攻击。
  但这样一来,对武器本身的品质要求就非常的高,不然,别说是能不能承受住强大的咒力的问题,咒力能不能流入进去都是一个未知数。
  为此,木暮禅次郎使用的刀并不是一般的武器,而是经过大天狗加持的咒具,乃是货真价实的神刀,名为————〈天魔刀〉。
  木暮禅次郎便高举〈天魔刀〉对向奇美拉,让神刀的灵压高涨,以刀身为中心的空间都仿佛扭曲了起来似的。
  “哈!”
  木暮禅次郎挥下了手中的神刀。
  咒术的斩击顿时化作一道月弧,带着浓密且强大的咒力,划过半空,斩向前方。
  “噗嗤!”
  干脆利落的切断声中,如漆黑的暴风般袭来的瘴气竟是全部都被一刀两断,砍得飞散。
  咒力之刃的好处便在这里,不仅可以形成物理性质上的破坏力,还能对灵气、灵体造成伤害。
  两名独立祓魔官便分别各使神通,将来袭的瘴气全部消灭。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紧接着,木暮禅次郎与镜伶路同时咏唱出〈火界咒〉的咒文,唤出火气,形成烈焰,让漫天的火焰化作爆风,掠向奇美拉的方向。
  对祓魔官而言,这个咒术就是最标准的对灵灾用修祓术,若是现役的祓魔官,其中大部分都会习得〈火界咒〉的咒法,即使面对的是Phase4等级的奇美拉,这个咒术的效果都是显着的。
  于是,火焰焚烧了瘴气,又烧尽了空气,直接蔓延到奇美拉的身上,将其点燃。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奇美拉顿时发出即似痛苦又似愤怒的咆哮,全身都沐浴在烈焰中,却是不停的用自身的瘴气来抵抗,并不见衰弱的迹象。
  见状,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立即明白。
  “火力不够吗?”
  “嘁!”
  木暮禅次郎沉下脸,镜伶路则咂嘴出声。
  是的,不是〈火界咒〉对奇美拉无效,而是仅凭两人的咒力的话抵不过Phase4的规模。
  这是得出动整个祓魔局才能顺利修祓的等级。
  仅凭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的话,就算不会落于下风,想将其修祓,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除非...
  “那就再加上我吧。”
  这样一个声音传来。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爆炎随着咒文盛起,划过半空,窜向奇美拉的方向。
  “轰!”
  火焰与火焰顿时相交在一块,令得三名〈十二神将〉等级的咒力互相融合,对奇美拉形成巨大的焚烧。
  奇美拉的叫声终于完全化作痛苦。
  “是你?”
  “哼!”
  木暮禅次郎讶异的看向来者,镜伶路则反而沉下脸,眼中浮现杀气。
  “我也来吧。”
  罗真无视木暮禅次郎的惊讶和镜伶路的杀气,缓缓的走了过来。
  目光,落在了奇美拉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