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 不可逆转的发展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急急如律令!”
  观众席上,一众被浓郁的瘴气给吹飞的塾生已经是摇摇欲坠,一个个的趴在地面上,根本无法再起身,只能发出哀嚎和呻吟,让一众勉强还能行动的讲师们咬紧牙根,一一大喊着打出护符,让一枚枚的符篆飞到半空中,绽放出光芒,重新化作结界,抵挡住来袭的瘴气。
  仓桥美代同样掷出了数枚护符,张开结界,但目光却不敢再离开咒练场,眼中满是焦急和忧虑。
  此时,全身爆发出漆黑的瘴气的奇美拉已经是重新和木暮禅次郎跟镜伶路进入缠斗模式,令得瘴气的飓风频频吹向两人。
  面对这些完全进化到Phase2的瘴气,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也无法将其忽视,要么挥刀将其斩碎,要么唱出种子字的真言将其击散,与奇美拉缠斗起来。
  两人不愧是〈十二神将〉等级的国家一级阴阳师,即使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依旧迅速的冷静下来,与奇美拉缠斗着。
  至于罗真,自然被鸦羽给完全盯上了。
  “————唵·毗悉毗悉·伽罗伽罗·悉摩利·娑婆诃————”
  眼看着鸦羽如同一根漆黑的利矢般暴射而下,罗真间不容发似的咏唱出〈不动金缚〉的咒文,让咒力化作无形的锁缚,如一条条的游龙一样,迎向来袭的鸦羽。
  然而,这些无形的锁缚却全部都被一面坚固的咒壁给抵挡了下来。
  鸦羽竟是在俯冲而下的同时,在自己的面前张开了一面咒壁。
  这件被封印了近半个世纪的禁忌咒具不仅拥有着飞行能力,还能自发咒术和物理攻击,甚至还有自动防御和自动反击的能力,更甚者连对咒力进行辅助强化都能做到,自身也是使役式的式神,能力之强,就算及不上传说中真正的三足金乌,那也绝对不是能够被小觑的吧?
  再加上对方还是曾经的夜光的式神,亲眼目睹着那位现代咒术之父使用过无数的咒术及应对各种各样的咒术的方法,就算仅凭借本能都能自然而然的对攻击做出应对,否则也称不上自动防御和自动反击了。
  现在,鸦羽就利用自身自发咒术的能力,在自己的面前张开了咒壁,挡下来袭的〈不动金缚〉之术。
  “嗤...!”
  紧接着,鸦羽的速度就再次暴涨,真的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影一样,掠向下方的罗真,瞬间就来到了罗真的面前。
  就在鸦羽准备触及到罗真,进而附身在他的身上时...
  “急急如律令!”
  罗真骤然打出数枚护符,在自己的身周张开了结界,如同防护罩一般,将自己保护在了里面。
  “嘭!”
  鸦羽便重重的撞在了结界之上,激起一层咒力的涟漪。
  但利用护符紧急张开的结界自然无法奈何得了鸦羽,只是令得鸦羽的身形停滞了一下以后,立即又是迎来了攻击。
  “嘭!”“嘭!”“嘭!”
  顿时,鸦羽就像是彻底的和罗真纠缠上了一样,整个身形都化作一道黑影,不停的从四面八方冲撞而来,一下又一下的撞着罗真张开的结界,让结界频频被撼动,变得摇摇欲坠。
  由此可见,鸦羽的物理攻击能力同样不俗。
  但是...
  “————曩莫·三曼多·缚日罗赧·悍————”
  罗真冷静的咏唱出新的咒文。
  那是镜伶路也曾经使用过的咒术,与〈火界咒〉同出一源的调伏法,不动明王小咒。
  于是,在结界的外围处,一团烈焰燃烧而起,化作旋风似的,从结界的下方一路往上卷动,仿佛一条火蛇在窜动一般。
  面对迎面而来的火焰,哪怕是鸦羽都不敢与其正面交锋,猛的一煽羽翼,退了开来。
  趁着鸦羽退开,罗真从腰间的咒符盒里取出一整叠的式符。
  “式神生成!”
  罗真竖起手指,将咒力注入手中的式符中,生成了简易式,让一枚枚的式符如同飘飞而开一样,一一飞了起来,最后化作了一只只白色的乌鸦。
  仔细一看,这些简易式的乌鸦竟是也和鸦羽一样,拥有着三只脚,简直就像是模仿鸦羽生成的简易式,让一只只白色的八咫鸦都飞上了半空。
  事实上,这的确是罗真故意为之。
  罗真便生成了无数模仿鸦羽的白鸦,让成群结队的白鸦排列成一个精妙的阵势。
  也许,在刚刚见过罗真展现出真正的〈火界咒〉的威能的人看来,罗真是一个在咒术上有着惊人造诣的人物,可实际上,罗真真正擅长的终究还是对使魔的操纵与使役。
  这一个瞬间,凭借着〈阴阳术〉生成无数的式神,罗真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一种种精妙的〈傀儡术〉的操纵之法,令得无数的白鸦仿佛化作一个军势,井然有序的攻向鸦羽。
  它们有的直接窜向鸦羽,有的则迂回的绕向后方,有的是形成左右包围之势,有的又呈现前后互相掩护的状态,最终又整体形成了阵势,如获得生命一般,生机勃勃的攻向鸦羽,令得无数的利爪跟尖啄刺向鸦羽的方向,堪称排山倒海。
  在这样的攻势下,哪怕是鸦羽都陷入了劣势,一下子是狼狈的躲开,一下子是在周围张开咒壁防御,身形在一片纯白的鸦群中显得很慌乱。
  然后,鸦羽又仿佛被触怒一样,猛然一挥羽翼,让无数漆黑的羽毛如利箭般的射出。
  但是,在罗真的〈天眼〉之下,鸦羽挥出的每一片羽毛的位置都被清清楚楚的勘视到了,再加上〈心眼〉的能力看破的攻击轨迹,所有的白鸦都在罗真的控制下如同一只只灵活的飞燕,极为流畅的避开。
  这一幕,落在别人的眼里,简直惊艳到不行。
  “好精妙的操纵手法啊...”
  木暮禅次郎再一次的对罗真刮目相看。
  “哼...”
  镜伶路反倒见怪不怪了,只是在心中又高看了罗真一眼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操纵着鸦群,将鸦羽的攻击全部避开,又渐渐的将其包围了起来。
  “你就给我重新被封印回去吧。”
  眼看着鸦羽被自己的式神群给完全包围,罗真如同奠定了胜局一样,双手相合,身上催发出咒力。
  显然,罗真是准备利用咒术将鸦羽给重新封印。
  只是,这样的罗真因为注意力完全被鸦羽吸引,又因为周围全是瘴气和混乱的灵气的关系,并没有发现躲在咒练场外的一个角落里的少女。
  “没想到鸦羽连近身都做不到,真是麻烦。”
  语气中毫无昂扬顿挫的少女便喃喃着。
  “没办法。”
  少女低声咏唱出数句隐晦的咒文。
  就在这一个瞬间,整个咒练场的灵气都宛如冻结起来一般,全部停滞了。
  这个现象仅仅维持了不到一秒。
  然而,就是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在咒练场内纵横的所有咒术全部失去了效果。
  “什...!?”
  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的斩击和种字突然失效,令得两人面色一变。
  “结界...!”
  观众席上,讲师们的结界同样消失,令得众人大惊。
  而将鸦羽给包围的白鸦群则通通都变回式符,消失不见。
  “......!?”
  正在准备封印用的术式的罗真的面色也终于变了。
  这造成了后面不可逆转的发展。
  “轰!”
  鸦羽猛的一振羽翼,将周围的式符全部吹飞以后,再次化作一道利矢,窜向罗真的方向。
  罗真的〈心眼〉顺利的发现了这一点,却因为正在准备封印用的术式,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下一秒钟,鸦羽化作一阵黑色的风,落在了罗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