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 三个人的身份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那以后,于阴阳塾发生的巨大混乱总算是告一段落。
  就在罗真追上早乙女凉,遭遇芦屋道满的时候,跟着罗真一起离开的北斗由于体型的关系,在空间有限的阴阳塾里根本发挥不出速度,结果先后被鸦羽和奇美拉给追上,展开了一场激战。
  那场激战,差点就将阴阳塾给掀翻了。
  毕竟,姑且不论鸦羽,北斗和奇美拉可是均都拥有着庞大的体型,先前若不是在空间宽敞的地下咒练场的话,那连活动都会成问题,这样的两个庞然大物激战起来,那不将阴阳塾给差点掀翻才怪。
  而因为罗真不在的关系,身为其式神的北斗亦发挥不出十成十的力量,结果也没有能够奈何得了奇美拉,最终才在木暮禅次郎与镜伶路的帮助下,将奇美拉给镇压。
  至于鸦羽,在见到北斗以后似乎就已经无心恋战了,与北斗纠缠了一会,等到奇美拉被镇压以后,突然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之后,祓魔局的大部队才终于是赶到了阴阳塾,将整个阴阳塾都用结界封锁起来,把塾生和讲师都从里面接出来以后,开始对奇美拉进行修祓。
  最后,在差不多快天亮的时候,修祓工作完成了。
  祓魔局全军出动,不但集合了包括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在内的四名独立祓魔官,还将全局可出动的祓魔官都一起召集了过来,最终形成了巨大的军势,一起将Phase4的奇美拉给修祓。
  而等到将奇美拉给修祓时,那已经是差不多到了黎明时分。
  直到这个时候,在东京各地暴动的灵灾才终于是平息了下去。
  据说,此次暴动中,除了各种各样的Phase1和Phase2以外,成为Phase3的动灵灾一共有四起,并且全部都是鵺。
  其中,有两只鵺在出现以后不久就被另外两名独立祓魔官给修祓,剩下的两只鵺一只逃跑了,一只攻进了阴阳塾,最终都成长为Phase4的规模,祓魔局之所以会那么晚才到阴阳塾,就是因为被另外一只Phase4的奇美拉的出现。
  所幸,这两只Phase4虽然都引起了大量Phase2的灵灾,那些灵灾最终却都没有进化成Phase3就被修祓掉,否则,一旦演变成真正的百鬼夜行的话,那东京就得承受跟两年前的一样的巨大损失了。
  即使是这样,这一次的事件依旧还是对东京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仅次于的事件。
  而这一次的时间最后也被认定为是人为引发的恐怖攻击,被命名为————。
  这些,隔天就被新闻给报道了出来,被大众所得知。
  至此,此次的大混乱才算是平息了下去。
  对于祓魔局的修祓工作,罗真没有参与进去。
  虽然有不少在意的事情,可对于当时的罗真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对付灵灾,而是得找到下落不明的夏目跟京子。
  所以,罗真才会任由北斗和奇美拉在阴阳塾里激斗,自己则是找起两个少女的下落,最后竟是在阴阳塾的保健室里找到了躺在两张床上,睡得极为安祥的夏目和京子,让罗真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我在外面拼死拼活,你们则在这里睡得那么舒服啊。”
  还真是让人觉得心里不平衡。
  当然,罗真也知道,夏目和京子会睡成这样,估计是早乙女凉干的好事。
  为了解放鸦羽,早乙女凉将夏目和京子给催眠了,然后将两人一起搬到保健室,在保健室里布下了坚固的结界,保护着两人,让两人不至于受到瘴气和外敌的骚扰。
  值得一提的是,结界本身也用〈隐形术〉进行了隐藏,导致夏目和京子也被隐藏起来,着实费了罗真不少的功夫才找到。
  因此,等到罗真找到夏目和京子时,祓魔局已经来到阴阳塾,对奇美拉进行了修祓。
  有鉴于此,罗真也不再参与到其中,将北斗给唤回来以后,一直待在夏目和京子的身边。
  直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夏目和京子都还没有醒过来。
  由此可见,早乙女凉的咒术的确很强大。
  幸好,那只不过是催眠的咒术而已,如果是诅咒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东京迎来了黎明。
  灵灾被集体修祓,民众们安然无恙,表面上可以说是可喜可贺,但只有业界内的人才知道,此次事件解决得一点都不完美。
  这一点,罗真自己也很清楚。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在夏目和京子还没有醒过来前,罗真被叫了过去。
  被叫到塾长室里。
  将罗真叫过来的人一共有三个。
  “不好意思,秋观同学,在这个时候还让你跑一趟,请你见谅。”
  仓桥美代坐在办公桌后,对着罗真说出这样的话。
  “哎呀呀,你也很不容易啊,秋观君。”
  大友阵竟是也在场,有些吊儿郎当的对着罗真打着招呼,一副躲到现在才总算敢出来的怂样,但罗真却能从大友阵的身上感受到灵气的紊乱,对于这个曾经一度在自己的面前隐藏得极深,完全没被自己发现端倪的班导来说很不寻常,显然,这位老师也在暗地里经受了不少的波折的样子。
  而第三个人则是...
  “哟,总算能够跟你好好打个招呼了。”
  以这样开朗、率直的声音向着罗真出声的是手持神刀的独立祓魔官。
  “木幕先生?”
  罗真的眉头微微一挑。
  倒是没想到,这位〈神通剑〉居然也在场。
  似乎是看出罗真的意外,木暮禅次郎对着他笑了笑。
  “这次的事件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特别是阴阳塾这边,因为我曾经是阴阳塾的塾生的关系,所以被指派过来负责,请你多多指教了。”
  这句话,让罗真再次感到意外。
  “你曾经是阴阳塾的塾生?”
  这倒是罗真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
  可这却引出了一个更加令人意外的情报。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阴阳厅里可是有着许多阴阳塾出身的阴阳师的哦?”木暮禅次郎便指着大友阵,满不在乎的道:“那边拄着拐杖的家伙跟我也是同期,我们曾经可是同班同学兼好友啊。”
  这句话,若是被其余人听见,肯定会惊得连下巴都掉了吧?
  “大友老师和〈十二神将〉是同期?”
  原来如此,难怪大友阵那么深藏不露。
  “不是让你别提这件事情的吗!?”
  大友阵反对了起来。
  但是,就算大友阵再反对,罗真都已经能够确认了。
  确认其真正的身份。
  可那与目前的事情有些无关紧要。
  比起大友阵的身份,罗真更在意另外三个人的身份。
  “既然三位都在这里,那么,可以让我先问三个问题吗?”
  罗真向着眼前的三人做出这样的发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