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 「角行鬼」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突如其来的鬼气以及厚重的声音并没有让早乙女凉感到惊讶。
  “来了吗?”
  早乙女凉便有如早就知道来者是谁,甚至知道对方会来到这里一样,转过头,看向河岸的另一边。
  在那里,一个男子正缓缓的走来。
  男子身形庞大,拥有着让肌肉隆起的健壮体格,身上穿着西装,金色的短发令人联想到戴在头上的王冠,五官则如雕塑般深刻,看起来就像是黑道的首领一样,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压。
  这样的一个男子的左侧,西装袖子竟是空荡荡的一片,袖摆随风摇晃,一眼就能够看得出缺了一条手臂。
  但是,缺失的手臂并没有让男子看起来非常的好欺负。
  因为,从男子的身上,一股凝固到极致的瘴气正在徐徐的散发着。
  那是鬼气。
  化身为Phase3的鬼型动灵灾在经过长年的累积以后,让存在以及体内的瘴气都稳固下来,从而不会再随意引发灵气的扭曲,可以自由自在的行动的真真正正的鬼才会散发出来的气。
  男子正是这样的一个鬼。
  早已产生了灵智,外表亦与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自古以来便生存于世,四处漂泊,著名的独臂之鬼。
  “太晚了。”
  早乙女凉以缺乏情感的口吻,这样子毫不客气的教训了眼前的鬼王。
  即使对方力量强大,还与名义上的主人芦屋道满有所来往,甚至平辈相交,早乙女凉都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
  这即是因为这是早乙女凉的性格使然,亦是因为对于眼前之鬼,早乙女凉已不算陌生。
  至于原因
  “还是跟以前一样,就算是吩咐你去做的事情你都做得拖拖拉拉,这样也配被称为大名鼎鼎的鬼王吗?”
  早乙女凉便面无表情的道出对方的身份。
  “角行鬼。”
  是的。
  眼前这名鬼王,正是与早乙女凉同为夜光的两大护法的式神之一。
  或者
  “我还是叫你茨木童子比较好?”
  早乙女凉这样子说了。
  。
  如果是熟悉日本神话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对这个名字产生反应吧?
  因为,这是被称为的传说之鬼,乃是日本有名的妖怪酒吞童子的手下,在平安时代时便赫赫有名的存在,栖息于大江山一带,作为统领着大江山所有的鬼的酒吞童子手下最得力的战将而活跃,被世人所畏惧。
  他与芦屋道满来自同一个时代,同样存活了上千年的时间。
  他与曾经的赖光四天王中排名第一的渡边纲有过殊死的一战,被其所持的名刀〈髭切〉砍下了一条手臂,就此成为了著名的独臂之鬼。
  在如今这个时代里,这名活了上千年的独臂鬼就是真真正正的鬼王,只论鬼的辈分跟力量的话,无人能出其右,连芦屋道满都只能将其视作好友,以平等的地位和其相交,双方之间的往来也有足足上千年的时间了。
  这样的一名鬼王就被曾经的夜光所降服,从而改名角行鬼,成为夜光随身的两大护法之一。
  但是,说是被降服,其实应该用这种说法才更正确。
  毕竟,只论力量的大小的话,角行鬼无疑比身为飞车丸的早乙女凉高出许多,连夜光不敢声称自己绝对能够胜过他,角行鬼之所以会选择成为夜光的式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夜光和角行鬼意气相投,最终才会变成这样。
  如果说,对各种各样的咒术有着充分的研究,懂得钻各种咒术的弱点和劣势,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的飞车丸是的极致的话,那角行鬼则是能够行使累积了上千年的庞大力量,单凭蛮力就能碾压一切的的极致。
  这就是夜光的护法,分别代表与的极致的两名式神。
  现在,这两名留名青史的式神就在无人问津的河岸边会面,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失笑而起。
  “随便你吧,反正从以前开始你就一直那么我行我素,就算我反对,你也不会改变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角行鬼就这么对着曾经的同僚出声。
  但这就是事实吧?
  “敢那么理所当然的让我帮你办事,连身为名义上的主人的道满都敢随便使唤,全天下也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说到这里,角行鬼也有些无奈。
  由此可见,早乙女凉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像这样喜欢使唤人,让鼎鼎大名的鬼王都习以为常了。
  “这也是夜光太宠你的关系吧?”
  角行鬼便耸了耸肩。
  可早乙女凉很明显没有听进去。
  “反正你现在也只不过是个闲人,在外面浪了数十年了,现在让你办点小事不过是在帮助你运动而已。”
  早乙女凉淡淡的说着这样的话。
  “是是是。”
  角行鬼只能无可奈何的承受下来。
  这种态度,只有在面对早乙女凉的时候才会出现。
  显然,宠早乙女凉的不仅仅是夜光而已,角行鬼同样是如此。
  所以
  “照你说的,我把它带过来了。”
  角行鬼这么说着。
  下一秒钟,一道黑影就从高空中降下,煽动着翅膀,停留在角行鬼的肩膀上。
  漆黑的羽毛。
  三足。
  浑身都洒落着火粉。
  金色的眼眸中,三颗勾玉浑然转动。
  正是鸦羽。
  看着这只悠闲的停在角行鬼的肩膀上的八咫鸦,早乙女凉眯起眼睛。
  “真不中用,连附身在一个小鬼的身上都办不到,被封印太久,所以失灵了吗?”
  早乙女凉不由分说的这么评价了鸦羽。
  鸦羽顿时转过头,看向早乙女凉,有如不跟她一般见识一样,理了理自己的羽毛,显得是那么悠闲且自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倒是角行鬼帮鸦羽说话了。
  “你别也怪它,主要是那个小鬼太过于出人预料,小小年纪就拥有那种程度的咒术造诣,连北斗都心甘情愿的被他使唤,如果他不是夜光的转世的话,那土御门家就真的是太得天独厚,能够跟安倍晴明媲美的家伙居然还能出现第二个。”
  角行鬼感叹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对此,早乙女凉倒是没有做出反驳。
  “他的确很厉害,才能可以媲美夜光,如果真是夜光的转世也就算了,不是的话就太没天理了。”早乙女凉叹息着道:“问题是现在该怎么让鸦羽附身到他的身上,对他的身份进行证实。”
  毕竟,无论如何,早乙女凉都得找到夜光的转世,并让他觉醒才行。
  为此,早乙女凉可以不惜使用任何的手段。
  “真是忠心耿耿啊。”
  看着这样的早乙女凉,角行鬼再次给出这样的评价。
  然后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想让土御门秋观使用鸦羽的话,还有更简单的做法。”
  角行鬼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什么?”
  早乙女凉微微一怔。
  也许是觉得让早乙女凉露出这样的表情很稀奇,角行鬼笑了起来。
  “好吧,我就再帮你一次。”
  角行鬼如此说了。
  “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吧。”
  角行鬼便抬起一只手,微微握了握拳头以后,蓦然一笑。
  “就让我亲自去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