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 你,要去吗?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东京涩谷,阴阳塾。
  离开了塾长室以后,罗真一边走在走廊上,一边回想着刚刚仓桥美代向自己说明的一系列事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后,叹息出声。
  “没想到,那个张嘴幼女闭嘴幼女的家伙居然会是夜光的两大护法之一,那个出身于土御门分家的飞车丸。”
  对于夜光的两大护法,罗真也算是有所了解的。
  不如说,业界里的人应该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知道飞车丸和角行鬼的事迹。
  其中,飞车丸是土御门分家的子嗣,注定会成为本家的夜光的式神,角行鬼则是存活了上千年的鬼,被夜光所降服。
  两人便一直跟在夜光的身边,与其一起集结全世界所有的咒术,从而编制、归纳、总结出现代咒术的基础————〈帝式阴阳术〉。
  这样的两名大人物,在夜光迎来自己的结局的时候,同样为之消失了。
  而因为角行鬼是鬼的关系,业界里的阴阳师们依旧相信他现在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徘徊,反倒是飞车丸,因为是肉体凡胎,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她在夜光去世以后就归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如今就算还活着,那也肯定是比仓桥美代更年长的老人,不可能还在咒术界里有所活跃。
  谁曾想,这个飞车丸居然与芦屋道满有所联系,并貌似与芦屋道满一样,得到了某种得以长生的方法,进而一直存活到现在,甚至还一直都栖息在东京,曾经被仓桥美代邀请进入阴阳塾就读,更是与大友阵跟木暮禅次郎成为了同期的好友,直到毕业以后才分道扬镳,却也进入过宫内厅御灵部,简直就是黑幕中的黑幕啊。
  “...吗?”
  想起刚刚大友阵和木暮禅次郎提及这个外号时的复杂表情,罗真又是一阵叹息。
  “曾经的阴阳塾的问题儿童三人组,现在可是一个比一个不简单啊。”
  木暮禅次郎是〈十二神将〉中的新星,祓魔局的后起之秀,精英中的精英,被视为未来的顶梁柱般的存在,不管是实力还是人气都可见一斑。
  早乙女凉更不用说,存活了半个世纪的时间,不但曾经是夜光的两大护法之一,更是开发〈帝式阴阳术〉的得力助手,对古往今来的咒术都有着极其充分的了解,还曾经进入过宫内厅御灵部,即使实力如何还未知,但从其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夏目和京子催眠到现在还没醒,在咒练场的时候也能瞄准时机,趁着罗真准备咒术的时候悄然出手,不知不觉的将所有人的咒术都给抹消就知道,这个少女就算实力不高,对咒术等方面的了解却高得超出寻常,不可小觑。
  至于大友阵...
  “这也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家伙啊...”
  罗真感叹着。
  事到如今,即使大友阵自己不说,罗真都能猜到他的身份。
  既然是与木暮禅次郎同期,又一起进入过阴阳厅,那以大友阵之前展现出来过的实力,取得的资格,成为国家一级阴阳师,名列〈十二神将〉之一,那是妥妥的事情。
  而在〈十二神将〉之中,就有一个别说是情报,连照片都没有,只有外号和职务被公布了出来,其余的一切均都不允许被报道的人物存在。
  他隶属于咒搜部,乃是咒搜部部长天海大善的心腹,因为咒术犯罪方面难免涉及到许多黑暗跟禁忌,这名阴阳师便隐藏了自己的一切,成为咒搜部的影子,负责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工作,乃是名震地下咒术界,连作为自己人的咒搜部里,知道其真实身份的人相当有限的一名可怕的鬼将。
  人们将其称之为————〈黑子〉。
  除此之外,人们即不知道他什么,又长成什么样。
  这个人...
  “毫无疑问就是大友老师吧?”
  罗真想起初次遭到夜光信徒袭击时,大友阵展现出来的能力。
  当时,大友阵一共展现了两种能力。
  一种是连罗真都险些察觉不到的〈隐形术〉。
  一种是被操纵得出神入化的式神〈燕鞭〉。
  “现在仔细想想,能够使出那种等级的〈隐形术〉的人必定很擅长在暗中行动,而燕鞭也是咒搜部的咒搜官极其爱用的制式式神,这已经足够说明大友老师是在咒搜部的黑暗中行走的人物了。”
  有鉴于此,大友阵才有办法与芦屋道满对峙,甚至牵制住那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存在。
  “说是牵制,其实只不过是陪老人家玩而已,如果法师真想走,我能不能拦得住真的很难说,证据就是法师后来在你的面前出现,将早乙女凉......飞车丸给带走。”
  在塾长室里的时候,大友阵就这么苦涩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过。
  不过,看大友阵那灵气紊乱的模样,想必一定没有他说的那么惨,大友阵肯定也努力的尝试过,只是最终失败了而已吧?
  不然,在阴阳塾的结界消失时,或者早乙女凉被罗真发现的时候,芦屋道满就已经能够出现了。
  没有变成这样,其中肯定是有大友阵的功劳的。
  至于大友阵为何会成为阴阳塾的讲师的问题...
  “估计是因为我吧?”
  罗真默默的这么想着。
  大友阵在阴阳塾任职的时间大概是在罗真进入阴阳塾的前不久。
  而罗真又被传闻是夜光的转世。
  面对这个状况,擅长处理幕下见不得人的工作的大友阵才会来到阴阳塾。
  目的,只是为了应付针对夜光出现的各种问题,就像当初夜光信徒的袭击,大友阵立即就出现,足以说明这一切。
  也就是说...
  “从我来到东京的那一天开始,这里就已经在暗流涌动了。”
  罗真这般喃喃着。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罗真也该开始认真的思考了。
  然而,事态的进展却是来得比预料中的更快。
  “啪啪啪...!”
  伴随着一阵羽翼煽动的声音,一只乌鸦突然从外面飞了进来。
  罗真当即看了过去。
  只见,乌鸦飞到了罗真的头顶上方,徘徊了一下以后,陡然化作一张式符,飘落而下。
  式符上,有着这样的一句话。
  “河边一见。”
  即简单又明了。
  紧接着,式符就燃烧而起,化作灰烬,消失不见。
  罗真却还看着那个方向,随即嘴角勾勒而起。
  “有意思。”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罗真就准备离开阴阳塾,前往赴约。
  只是...
  “你,要去吗?”
  当这样的一句话在罗真的背后响起时,罗真停下脚步。
  旋即,罗真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背后。
  在那里,不知何时,竟是站着一个人。
  一个罗真相处了十几年的人。
  “你,要去吗?”
  对方便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
  罗真看着对方,淡淡的唤了一声。
  “父亲吗?”
  正是土御门泰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