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 支配与被支配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这是罗真此时此刻里唯一一种感觉。
  只是,那不是身体上的痛,而是精神上的痛。
  就在鸦羽附身在自己的身上的瞬间,罗真感觉到自己的大脑被一根极为尖锐的针给刺入进去一样,令得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都在动摇,散发出一种宛如痛楚一般的哀鸣。
  罗真很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罗真的本能在告诉他,他的精神,亦或者说是灵体,现在正在遭受到外来存在的入侵。
  而入侵者正是鸦羽。
  这一刻里,鸦羽就宛如想占据罗真的所有一样,首先侵入了他的精神,紧接着开始支配他的身体。
  罗真能够感觉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
  而罗真的〈心眼〉更是令其发现,他的灵气正渐渐的被瘴气所取代。
  “灵灾...吗?”
  罗真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对于生灵的事情,作为一名阴阳师,罗真自然不会不知道。
  而宫地盘夫也说过,类似于北斗这样的使役式式神其实也是灵灾的一种,可以被归类为Phase3的范畴。
  既然如此,与北斗一样同为使役式式神的鸦羽自然也是如此,一旦暴走,转为Phase3的灵灾,一点都不奇怪。
  现在,罗真就被这样的存在给附身,正成为了鸦羽的形代,逐渐的转化为生灵。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一旦罗真的自我意识在鸦羽的侵蚀下消失,那就不是生灵,而是真正的会堕落为灵灾,堕落为鬼。
  这是罗真无法忍受的事情。
  只是...
  “目前的发展尚且还在我的预料当中。”
  感受着身体与灵体双方面都在逐渐的被侵蚀,罗真虽然觉得有些难受,内心却极为冷静。
  鸦羽附身在自己的身上,进而暴走,这是罗真早就预料到的状况。
  “毕竟,别人姑且不论,我自己非常的清楚,我不是夜光。”
  既然如此,只认夜光的灵气的鸦羽附身在罗真的身上,那就唯有暴走一途了。
  角行鬼和飞车丸是认为罗真是夜光转世的可能性很大,认为他理应不会暴走。
  但罗真自己却很清楚,一旦被鸦羽附身,自己是十成十会暴走的。
  所以,这个状况,罗真早就已经知道其必定会发生。
  可即使是知道,罗真依旧还是选择了被鸦羽附身。
  不单单是因为罗真已经早有准备,更是像他之前所说的一样,值得他冒一次险。
  当然,罗真可没有准备真的暴走,进而堕落为动灵灾。
  恐怕,无论是角行鬼还是飞车丸,都认为罗真被鸦羽附身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被确认为夜光的转世,从而得到鸦羽的认可,一种是不被认同,从而被鸦羽支配,陷入暴走。
  但其实,这两种结果虽然没错,本质却不同。
  “这是一场对决。”
  一场罗真和鸦羽之间的对决。
  继上次鸦羽为了附身在罗真的身上而与罗真进行的一番激斗,这次,双方是以这种形式重新展开了决战。
  也就是说,这不是鸦羽认不认可罗真的问题,而是罗真会不会受到鸦羽的支配的问题。
  早就知道自己必定不会受到鸦羽的认可的罗真之所以还会选择被鸦羽附身,其实就是想这么做而已。
  “身为一名召唤师,怎么可能被使魔给支配呢?”
  罗真就打算在鸦羽附身在自己的身上,企图支配自己的同时,反过来操纵鸦羽,支配住这个式神。
  因此,这不是认不认可的问题,而是谁支配谁的问题。
  要么是罗真成功的支配鸦羽。
  要么是鸦羽成功的支配罗真。
  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可能。
  “究竟是你先支配我,还是我先支配你,就来尝试看看吧。”
  被身周全被漆黑的羽毛所覆盖,逐渐的化身为乌鸦怪物的状态下,罗真强撑着自己的意识,一边抵抗着鸦羽的入侵,一边艰难的伸出双手,让自己的双手结印。
  那是法界定印。
  结出这个手印的同时,罗真亦是闭上了眼睛,启动自己的魔术回路,将奔腾的魔力化作咒力,令其在全身流淌起来。
  “铮!”
  这一个瞬间里,在罗真的脑门上,一个字的金色梵文浮现而出。
  这是被称为〈阿字观〉的冥想法,作用是能够一口气净化使用者体内的灵气,阻断来自外部的咒性干涉,主要是用来对付幻术、催眠术亦或者精神干扰等等的咒术,甚至能够以极快的速度平定心神,稳定灵体,出身于佛教等等的高僧经常会使用它,意在认清自我,窥破世间奢华。
  罗真并进入了〈阿字观〉的冥想状态,让自己的脑门上浮现出字的范文,逐渐被瘴气给取代的灵气顿时重新恢复过来。
  “好!”
  罗真这才神智一清,睁开眼睛,维持着〈阿字观〉的使用的同时,开始再次调动魔力。
  这一次,罗真没有将魔力转化为咒力,而是将其转化为念力,在自己的身体的各个部位描绘出一道道的纹路。
  就像在〈魔防〉的念力之盾上刻画魔法阵以及咒纹能够提升它的防御力一样,此时,罗真就在自己的身上刻画出一道道咒纹。
  咒纹的用途在于加强罗真的支配力。
  从这一刻开始,罗真的反击准备就完成了。
  “来吧!”
  罗真的身上,魔力顿时再次化作咒力,一口气暴涌而出。
  准备侵蚀罗真的身体与精神的鸦羽的灵气顿时与罗真自身的咒力撞击在一起,如同互相对峙一样,彼此互相冲击着。
  鸦羽的灵力似乎是准备将罗真的咒力给推开,重新入侵罗真的身体和精神,将其支配。
  但是,罗真不但没有容许,利用咒力将其顽强的抵抗下来不说,还反过来缠住对方,将对方的灵气纳入自己的支配下,被自己所操纵。
  鸦羽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如同被吓了一跳一般,激烈的挣扎起来。
  可惜...
  “已经晚了。”
  罗真开始咏唱出一句句的咒文。
  这些咒文并没有规律,甚至无法组成明确的意义,可它们全部都是与操纵式神相关的内容,其中甚至还有魔术方面的咒文,同样是用来操纵使魔的东西。
  如此这般,罗真在对使魔方面的驾驭、操纵、使役的能力完全爆发,将挣扎中的鸦羽的灵气给完全捕获,强制纳入支配中。
  鸦羽虽然极力的反抗,但在罗真惊人的支配力面前,这些反抗显得是无比的微弱。
  要知道,罗真凭借自身的能力,甚至能够让令咒发挥出强制命令从者行动的效果,现在虽然没有令咒的辅助,可以其自身的〈心眼〉对魔力的完美掌握和对使魔的完美天赋,鸦羽又如何反抗得了呢?
  于是,渐渐地,鸦羽的灵气挣扎得越来越弱,最终被罗真彻底的支配。
  “成功!”
  罗真豁然一笑。
  就在这个瞬间,从鸦羽那边,无数的知识开始涌进罗真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