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 被揭晓的身份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8^1^.
  “不”
  不可能!
  听到罗真所说的话,角行鬼下意识的就想这样子否定。
  如果是之前也就算了,但现在,鸦羽都已经成功的在其身上化作咒具,罗真居然还说自己不是夜光,那又怎么可能有说服力呢?
  然而,角行鬼也非常人,几乎是在下一秒钟里就看出罗真身上的鸦羽织的异常。
  这件漆黑的大衣看似极其顺从的批在罗真的身上,可凭借着对鸦羽的了解,角行鬼还是能够视得鸦羽的灵气产生不自然的混乱。
  这种不自然的混乱是鸦羽在抵抗使用者的支配的表现。
  “被强制支配了吗?”
  角行鬼的脸顿时往下沉,看向罗真的目光也变了。
  谁又能够想到呢?
  结果,居然不是鸦羽支配了罗真的身体,而是罗真支配了鸦羽的力量。
  现在,罗真就相当于操纵着使魔或者式神一样,凭借着自己的咒力,将鸦羽给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话是这么说,但鸦羽也一直在反抗,只要我稍有松懈,这只八咫鸦就会立刻暴起发难,作为咒具乃至作为式神来说都极难操控,穿着它还真是让人无法松口气,随时都得担心会被反噬啊。”
  罗真耸了耸肩。
  毕竟不是绝对契约那样不容许背叛、反抗乃至死亡的东西,罗真甚至都没有给鸦羽刻下式神契约,现在只不过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在强制性的控制鸦羽,自然无法保证其不反抗。
  就像从者,与御主缔结契约以后同样无法保证绝对不会背叛,因此,令咒这种东西才会应运而生,其原本的作用就是用来强制命令从者服从的。
  真正能够绝对服从的契约,据罗真所知,只有通过奇迹的力量将使役对象化作纯粹的记录刻在灵魂中的绝对契约而已。
  哪怕是罗真自制的式神契约,虽然支配力极强,可以对式神做到完美的操纵,但若是式神的力量超出自己的能力太多,同样有不服从的可能。
  当然,罗真在支配使魔、式神的方面的能力可谓是无人能出其右,有办法超出这个支配力许多的存在还不知道有没有呢。
  所以,罗真若是现在给鸦羽强制的刻下式神契约,那大概就能让鸦羽对自己唯命是从,就此换一个主人了吧?
  只是
  “我和夜光也没有什么仇怨,还是将它还给你们吧。”
  说着,罗真蓦然扯下身上的大衣,将其扔向角行鬼的方向。
  不过,大衣一离开罗真,立即有如获得自由一般,重化作三足金乌,自己飞回角行鬼的方向,停在其肩膀之上,看向罗真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之前没有的心有余悸和畏惧。
  显然,鸦羽是真的被罗真的所作所为给吓到了。
  以往,鸦羽就没有被谁给这么强制性的支配过,连夜光都没有强制的支配它,让鸦羽一直都显得很逍遥自在。
  现在,体会到罗真带来的堪称绝对性的支配,鸦羽的感受如何,可想而知。
  想必,如今就算是再怎么奉劝鸦羽,鸦羽都不可能再附身到罗真的身上了吧?
  而失去这件堪称最高等级的咒具,罗真却一点都不可惜。
  诚然,鸦羽的能力非常有用,即能飞行,又能自发咒术和攻击,还能自动防御与反击,再加上对咒力的辅助强化,如果罗真得到了它,不但可以弥补体质方面贫弱导致机动力和行动力不足的弱点,还不用再担心会被攻击跟暗算,完全可以靠鸦羽的力量来进行防御和反弹,甚至是反击。
  所以,对于罗真来说,鸦羽的力量还是挺有诱惑力的。
  更重要的是,鸦羽还不单单只是咒具,还是式神。
  既然如此,以罗真的能力,完全可以让鸦羽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且犯规,届时就基本不用再担心会受伤了。
  如果鸦羽是敌人的东西,那罗真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抢过来。
  但现在,既然得到了夜光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对方又不是自己的敌人,还给了自己那么大的好处,罗真倒不至于做得那么绝。
  反正制作鸦羽的知识我也有了,以后再自制一件就行。
  有鉴于此,罗真也不需要对鸦羽有什么留恋。
  “这样就算交易完美结束了吧?”
  罗真对着角行鬼露出轻松的笑容。
  对此,角行鬼却只能沉默。
  良久以后,角行鬼叹出了一口气。
  “看来,事情变得比我想象中的麻烦多了。”
  角行鬼便任由鸦羽停留在自己的肩膀上,侧过身,瞥了罗真一眼,这般开口。
  “虽然你不是夜光,但你有着不下于夜光的才能,现在又得到了他生前所有的累积,将来肯定又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家伙,希望以后我们不会变成敌人吧。”
  留下这样的话,角行鬼一摆空荡荡的衣袖,转过身,带着鸦羽,缓缓的离开。
  罗真便注视着角行鬼的离去,什么都没说。
  “敌人吗?”
  这般喃喃了一声以后,罗真倒是这么自言自语了起来。
  “是不是敌人姑且不论,但如果只是比较一下的话,我倒是满有兴趣的。”
  本来,罗真就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急需找个人印证一下,现在又得到了那么大量的咒术知识,到底拥有了多少力量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而角行鬼可是存活了上千年的鬼王,一身力量已达到最上级使魔的等级,在罗真于这个世界里见过的所有存在当中,仅次于芦屋道满和宫地盘夫。
  这样的对手,实在太难找了。
  “但我还不至于因为这样就主动去找茬。”
  看着角行鬼的身影消失在河边,罗真同样转过身,一边继续整理脑海里的大量咒术知识,一边离去。
  在周围张开的结界便在这样的状况下缓缓的减弱,最终彻底的消失不见。
  然后,在天桥的桥顶上观望着这边的娇小少女消失了,连在夜空中俯瞰着这边的场景的老人都不见了踪影。
  可是,在一栋大楼的天台上,还有一道高挑的身影在这里站着,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那是一个穿着有如绅士,长相俊美,戴着单边的眼镜,却散发出一股诡异的妖气的青年。
  “原来如此,土御门秋观并不是夜光的转世啊。”
  青年如此确认了,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眼中却流露出异样的神采。
  “看来,还是先回去向公主报告比较好。”
  说完,青年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这儿。
  ^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