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 为什么失踪?(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长官?”
  天海大善有些讶异似的看向突然出声的仓桥源司。
  可是,仓桥源司却没有理会天海大善,只是注视着罗真。
  “土御门家...”
  大连寺铃鹿有些欲言又止着。
  “大家...”
  夏目则是垂下眼帘,眼中浮现出些许忧虑之色。
  罗真缓缓的转过身,迎着仓桥源司的目光,看了过去。
  ————「土御门一家集体失踪」。
  这是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发生的事情。
  而且,在罗真刚刚接受了庞大的咒术知识的第二天,夏目还没有醒过来时,这件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坦白说,就算是罗真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件事情发生。
  所以,当罗真从仓桥美代那里得知这件事情时,他是先有些惊讶,紧接着就默然了下来。
  夏目则是在醒过来以后,从罗真那里得知了这件事。
  当时,夏目也是非常的担心且焦急,最后却是被罗真给劝下。
  “鹰宽叔叔和千鹤阿姨的实力你比我更清楚,如果是那两个人的话,即使国家一级阴阳师出手,打不过也绝对逃得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可能是父亲读到了什么对土御门一家不利的星象,所以才为了避难,带着一家人一起离开了,那也说不定。”
  罗真就这么向着夏目进行分析,方才将夏目的担忧和焦虑给消除了不少。
  不过,在这一个月里,罗真和夏目却一直没有听说过土御门家的人的消息,有如他们已经彻底的人间蒸发了一样,不仅是土御门泰纯、土御门鹰宽、土御门千鹤一行三人,连春虎和冬儿都不见了踪影,完全找不到人。
  为此,咒搜部还找过罗真和夏目,询问了不少的事情。
  再怎么说,土御门家都是阴阳道的宗家,即使已经没落,在咒术界里的地位依旧超凡脱俗,无法被轻视。
  要形容的话,土御门家就相当于咒术界的王族,就算没落,那也是没落王族,不是街边能够随便对待的小猫小狗,连仓桥家都得对土御门家客客气气才行。
  如果只论话语权和影响力的话,那土御门家在咒术界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
  相比较之下,仓桥家只能说是咒术界的领主,而不是王者,就算论地位和势力如今是仓桥为最,可在某些方面,土御门的名号比起仓桥更有用。
  这样的名门世家集体失踪,阴阳厅不可能视若无睹,咒搜部更不可能视若无睹,更别说现在鸦羽也失踪了,传说中的角行鬼与飞车丸亦浮出水面,被发现有活动的迹象,连与土御门家身为宿敌的芦屋道满都出现在此世,土御门家在这个时候失踪,要说和这些没关系,那谁都不会相信。
  这样一来,罗真和夏目作为土御门家的一份子,会被调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惜,罗真和夏目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别说是土御门家的一行人的行踪,连失踪这件事情都是事后才知晓,哪里回答得出什么呢?
  所以,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了。
  现在,仓桥源司却是将其重新提了出来,甚至询问了罗真的意见。
  对此,罗真能说什么呢?
  “我应该已经跟来调查的咒搜官说过了吧?”罗真有些漠然的道:“土御门家的人为什么会失踪,又去了哪里,我都不知道。”
  这句话,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
  真的自然是土御门家的一行人在哪里,罗真是真的不清楚。
  至于假的,指的自然是不知道土御门家的人为什么会失踪了。
  实际上,土御门家的人失踪的理由很简单。
  (肯定是土御门泰纯为了隐瞒自己儿子的行踪,在见到无法阻止我以后,知道土御门家会被盯上,所以干脆带着所有人一起藏起来了吧?)
  罗真便做出这样的推测,方才能够冷静的劝诫夏目,让夏目不要为此担心。
  只是...
  (谁会盯上土御门家呢?)
  既然土御门泰纯认为罗真的身份暴露以后会被盯上,从而举族迁移,那就代表肯定有危险的人物会在知道这件事情后做出这般举动。
  (是角行鬼和飞车丸吗?)
  这是最大的可能。
  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重新卷入前世的纠纷里,土御门泰纯一定不想让角行鬼和飞车丸找到他吧?
  问题在于...
  (就算角行鬼和飞车丸找上门,那也不至于举族迁移,从而藏起来吧?)
  相信,只要土御门泰纯将自己的儿子藏好,那就算角行鬼和飞车丸找上门,找不到他的儿子,那也不至于将他给怎么样了。
  所以,如果只是角行鬼和飞车丸盯上土御门家,那土御门泰纯根本不必连自己乃至土御门分家的一行人都给带走,藏在暗处。
  会这么做,那就代表有危险的人物会找上门。
  这样的人物,即不是角行鬼,亦不是飞车丸,肯定另有其人。
  (会是芦屋道满吗?)
  不,应该不会。
  如果芦屋道满真想找土御门家的麻烦,那早就找了,根本不需要针对夜光转世的事情。
  毕竟,这位道摩法师与土御门家之间的纠纷已经足以令其对土御门家出手,而既然对方没有这么做,那就同样没有因夜光转世的下落就找上土御门家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究竟是什么危险人物会盯上土御门家呢?)
  这一点,罗真还没有想明白。
  再加上与土御门泰纯之间的约定,罗真选择不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可仓桥源司相不相信会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咒搜部一直都在寻找土御门一家的下落,身为曾经的土御门的分家,仓桥也介入了这件事。”仓桥源司定定的看着罗真,这般道:“所以,如果你知道令尊等人的下落,希望告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仓桥源司的表情平静,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氛围,形成了实质性的压力,让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
  然而...
  “我说了,我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罗真正面承受了这股压力,面色不改的摊了摊手。
  “要是你们不信,那大可以对我使用咒术,像是言灵或者催眠,让我口吐实言,反正咒搜部的部长也在那里嘛。”
  咒搜部的阴阳师可是对人咒术方面的专家,天海大善又是这方面中的最强者,对人咒术堪称举世无双,用言灵或者催眠一类的手段让罪犯口吐实言,再容易不过了。
  “人家是这么说的啊,长官。”天海大善若有所思般的看向仓桥源司,道:“如何呢?”
  仓桥源司沉默了。
  可一会以后,仓桥源司立即平静出声。
  “这是对待罪犯的方式。”
  言下之意就是这不能用来对付罗真。
  “很好。”
  天海大善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不做吗?”罗真不是很惊讶的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走囖?”
  语毕,罗真自顾自的走出厅长室,让夏目和大连寺铃鹿都连忙跟上。
  天海大善啼笑皆非。
  “还是跟上次一样难缠,真不像个未成年的小鬼。”
  天海大善只有这样的感想。
  仓桥源司则继续坐在那里,盯着罗真的背影,一会以后才重新闭上眼睛,不知道又在想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