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 我会全权负责(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之后,罗真一行人便离开了阴阳厅,回到涩谷。
  罗真与夏目自然是回宿舍,铃鹿却不是。
  毕竟,铃鹿并不是阴阳塾的学生,即使就年龄而言应该可以在下一年就读阴阳塾的一年级,但以铃鹿的水平,进入阴阳塾就读可有些埋没她了。
  因此,阴阳厅有为铃鹿准备一间公寓,同样是位于东京涩谷,但那是阴阳厅职员的宿舍,铃鹿作为国家一级阴阳师得到使用其中最顶楼、最豪华的一间房,待遇算是挺不错的了。
  只是,在回涩谷的这段期间,不管是夏目还是铃鹿依旧都如之前那般,一直保持着沉默,根本没有对话的意思。
  不过,夏目是一直都在想相马多轨子的事情,铃鹿则是不知为何,如同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一样,全程情绪都相当低沉,不仅是没有了以往的毒舌,更是没有了以往的粗暴,这样自然无法形成什么有效的对话了。
  至于罗真,姑且还是有问了铃鹿一些问题。
  比如...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罗真就问过这个问题。
  其实,罗真更想问问相马多轨子的事情。
  看相马多轨子对铃鹿的态度,两人应该是认识的才对。
  这样一个带着两名危险的式神,身穿阴阳塾的制服,却是在阴阳厅里自由活动的人物,罗真过去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问问也是很正常的。
  可惜,铃鹿似乎对相马多轨子的感官极差的样子,罗真若是就这么问的话,还指不定铃鹿会有什么反应呢。
  所以,最终,罗真问出的是这样的问题。
  对此,铃鹿倒是瞥了罗真一眼,冷哼了一声,这般回答。
  “随便你吧,反正我现在也只是你的式神。”
  铃鹿就有些自暴自弃似的说着这样的话。
  只是...
  “还真是跟我预料中的完全一样啊。”
  罗真叹息着。
  本来,罗真会那么主动的将铃鹿收为式神,就是因为三个原因。
  一个是当时的状况所导致,只有将铃鹿收为式神,那才能对阴阳厅的审问蒙混过关,使铃鹿不被问罪。
  一个是因为铃鹿是研究帝式的专家,对〈帝式阴阳术〉有着很多的了解,打着或许可以从铃鹿那里得到一些〈帝式阴阳术〉的知识的主意,罗真才将铃鹿收为式神。
  还有一个就是对铃鹿的将来着想而已。
  自小就被父亲当做实验品来施加禁术,只有哥哥可以与其相依为命,等到哥哥死去以后就疯狂的以将其复活当做目标,最后这个目标却烟消云散,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未成年更未成熟的少女会怎么活下去呢?
  恐怕,连铃鹿自己都不知道吧?
  所以,出于些许共鸣与同病相怜的理由,罗真强硬的与铃鹿缔结了式神契约。
  现在,铃鹿终于被释放,得以自由,那么,跟罗真当初预料的一样,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对于现在的铃鹿而言,她只不过是随波逐流的活着而已吧?
  若是没有罗真这个主人,失去人生目标的铃鹿或许会彻底的迷惘堕落,甚至是被有心之人利用,那也说不定。
  如今跟着罗真,即使仅是自暴自弃加随波逐流而已,至少也有个行动的方向,不至于彻底的迷失。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铃鹿,你就趁着这段时间帮我准备一些东西吧。”
  罗真便以铃鹿的主人的身份,向铃鹿做出一些吩咐。
  而当听清楚罗真的吩咐以后,铃鹿先是怔然,随即凭借着对帝式的了解与过人的专业知识猜到了什么,惊愕的出声了。
  “这...这些全部都是帝式里被指定为最高级别的咒术仪式的所需品,其中甚至有好几样是〈泰山府君祭〉都会用到的东西,你准备这些东西是准备做什么啊?”
  铃鹿惊愕无比的声音就让沉默着的夏目都被惊到了,连忙向着罗真进行追问。
  “大...大连寺说的都是真的吗?秋观?你准备做什么?”
  夏目便急急忙忙的追问着。
  罗真倒是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准备做的事情都告诉了两位少女。
  不过,想解释清楚这件事情,首先就得从罗真得到夜光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这件事开始说明。
  于是,罗真将自己被角行鬼约出去,又做了交易,主动让鸦羽附身,却没有得到鸦羽的认可,被证实不是夜光的转世,进而反过来支配鸦羽的力量,从而得到鸦羽记录的所有咒术知识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两个少女。
  虽说,罗真已经与土御门泰纯约好,绝对不会主动将土御门泰纯偷龙转凤的计划给说出来,但关于夜光转世这件事,罗真已经说过,自己不会承认。
  所以,罗真告诉两个少女自己被证实不是夜光转世,却得到夜光生前所有咒术知识的事情。
  “这...真的是...”
  如此惊人的消息,令得夏目完全被震撼了。
  不管是罗真得到夜光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的事,还是其已经被证实不是夜光转世的事,那可都不是小事啊。
  一个不好,这全部都是能够震荡整个咒术界的大事件。
  “难道,土御门家之所以会失踪是因为...”
  夏目貌似终于想到了什么。
  铃鹿则是以复杂的眼神看着罗真,表情显得极为五味杂陈。
  那也是自然的吧?
  曾经,铃鹿就将罗真视作夜光的转世,准备让他协助自己举行〈泰山府君祭〉的禁忌仪式,现在被对方告之这是错的,不想心情复杂都不可能。
  再加上铃鹿还是研究帝式的专家,至今为止虽然得到不少帝式的知识,却也没有全部了解,连〈泰山府君祭〉都只知道其中一种使用方式,可想而知,帝式的深奥,连被称为专家的铃鹿都仅是了解了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而罗真却是轻而易举的得到帝式的所有知识不说,连夜光生前统合的各个咒术系统的知识都得到了,知识量已赫然超过铃鹿不知道多少,铃鹿会觉得五味杂陈,实属正常。
  即使是这样,铃鹿还是想说。
  “你准备做的事情和禁忌没什么两样,一旦被发现,咒搜部可能会逮捕你,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期,将你准备做的事情视作咒术犯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可想清楚了。”
  铃鹿就这么说了。
  罗真却是蓦然一笑。
  “没事,我会全权负责的。”
  这是罗真的回答。
  理所当然,夏目亦尝试阻止了,最后却没有能够成功。
  于是,罗真准备做的事情被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