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 真真正正的降神(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根据现代泛式的定义,使役式基本都是灵灾,由自然的灵气扭曲聚集而成的存在,哪怕是神都是如此。
  只不过,后者是高等的灵性存在,至今都还没有自然形成的例子出现过,亦或者说是出现了也不为人知,根本找不到记录,其自身亦是阴阳师们一直在追寻的一种存在,连帝式对神的研究都还没有达到说得上是完美或者全面的地步,只有类似〈泰山府君祭〉这样能够与神这种高等灵性存在连接,进行交流亦或者是借助其力量来行使大咒术的事情能够做到而已。
  而金乌与玉兔作为阴阳道中分别象征太阳和月亮的存在,自然不可能是一般的灵性存在,同样是八百万神灵之一,属于真正的高等灵性存在,亦即————神。
  如果是真正的金乌和玉兔,那么,将它们的灵性降下,从而形成式神,那根本就是降神的壮举。
  这样的壮举,连在帝式之中都找不到成功的方法,顶多就是能够尝试的方法而已。
  理所当然,夜光也同样无法轻易做到,所以不管是鸦羽还是月轮都仅是仿造传说中的金乌跟玉兔制成的式神,不是通过降神来完成,而是通过引动灵脉,形成灵灾,再人为性的将其稳定,形成类似的灵性存在,方才能够成功的将其制作出来。
  罗真现在想做的就跟那一样,都是得人为性的先引动灵脉,形成灵灾,让它们以制成的咒具作为形代、核心降临,再将其稳固下来,最终形成使役式。
  这样的做法,无论如何都太危险。
  仪式的艰难程度只是其中之一,如铃鹿所说的那般,这种行为在这个时候进行,很有可能会被视为灵灾恐怖攻击的征兆,最终惊动祓魔局和咒搜部,被视为咒术犯罪者,那也说不定。
  可罗真还是准备做。
  “虽然不敢说是百分百的会成功,但至少我的脑袋里有能够成功的记忆和知识存在,为了不让灵灾暴走,我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万一失败了,那也有办法将其镇压,所以你们就放心吧,不会变成第三次的灵灾恐怖攻击的。”
  罗真微微一笑,这般出声。
  “况且,为了不被祓魔局和咒搜部发觉,这边也做足充分准备了不是吗?”
  为了预防仪式对周遭形成的损害,罗真早已在周围布下了高等级的结界。
  “如果是〈八阵结界〉的话,应该够用来阻止瘴气的泄露和灵灾的暴走了吧?”
  罗真这样子说着。
  ————〈八阵结界〉。
  那是〈遁甲术〉中的绝技,最高等级的结界之一,用途是封住Phase3以上的灵灾,在祓魔局中比较尝出现,基本上不会用来对付人类,乃是被誉为从内部的话无论如何都无法破坏的强力结界,哪怕是Phase4都能困进其中,在这种场合尤其有用。
  本来的话,想结成〈八阵结界〉这种结界,必须得有八名本领高强的祓魔官分别占据八个角,一起催动术式,方才能够形成,但罗真却以生成的简易式作为替代,一心八用,让八个模仿自己外形的式神位居八个方向,正缔结着手印,形成着这个结界。
  这般惊人的技术,恐怕全世界的阴阳师里都没有几个人能够办到吧?
  分心在八个式神的身上,操纵着他们使用着最高等级的结界术不说,还打算在这种状况下举行仪式,制作传说等级的式神,这已经不是鲁莽不鲁莽的问题,而是乱来不乱来的问题了。
  如果不是这样,夏目也不至于担心到这种程度,连铃鹿都劝说了不止一次,可想而知,罗真的行为有多吓人。
  但这两个少女又哪里知道,罗真打算做的事情比这更乱来呢?
  罗真在心中苦笑的。
  正是如此。
  接下来,罗真准备做的事情不单单只是制成鸦羽和月轮那么简单而已。
  早在得到夜光生前的所有知识,再结合自己的知识以后,罗真就有所决定了。
  也就是说...
  这是连夜光都不敢尝试的事情。
  然而,罗真却准备尝试了。
  在〈阴阳术〉中,降神乃是最高等级的咒术仪式,连夜光的帝式都尚未在这方面研究完全,自然不是能够随便尝试的事情。
  可是,罗真的〈召唤术〉中却有真真正正的降神术式————〈神灵召唤〉。
  换言之,罗真将结合〈召唤术〉与〈阴阳术〉的知识,在此次仪式中降下金乌与玉兔的一部分。
  虽然仅是一部分,但再怎么说也是真真正正的神,高等的灵性存在,也许一时半会还达不到本体的高度,但随着罗真的能力的成长,将来达到本体的高度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形成的鸦羽和月轮自然也是最高级别,论及效果,只怕将比夜光的鸦羽和月轮强上不少,甚至将来还能成长,最终达到真正的神的高度。
  罗真即将在这里进行的就是连夜光都未触及到的奇迹,真真正正的降神的大仪式。
  “虽然可以的话希望能够准备更高级的祭坛,提升成功率,但条件有限,现在只能这样了。”
  罗真便对着夏目和铃鹿开口。
  “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主持〈八阵结界〉的维持,虽然有我的式神在张开结界,但如果再加上你们的加持,那就更万无一失了。”
  说到这里,罗真的口吻已经是带上些许不容置疑,让两个少女都知道,罗真是铁了心的准备执行这一次的仪式了。
  “算了,反正我对夜光曾经举行过的仪式也有兴趣,而且你死了的话我就自由了,就让我看看你到底会怎么样吧。”
  铃鹿不再理会罗真的莽撞,言不由衷似的说出这番话以后,向旁推开。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一定要停下来。”
  夏目亦是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下去。
  见状,罗真才蓦然一笑,转过头,看向眼前的祭坛。
  眼中,期待的光芒开始浮现。
  “那么,开始吧。”
  仪式,在此正式宣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