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 要是我拒绝呢?(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铮!”
  就在祓魔官们将周围给包围的瞬间,一层炫目的结界在周围里张开,把现场给牢牢的控制住。
  而将结界给张开的人并不是周围的祓魔官,而是领头的四人当中唯一的一名女性。
  那是一名身穿夹克和紧身服,将祓魔官的防障衣裁短,改为便于运动的样式,拥有着戴着条型发卡的中长发、流线型的鼻梁、伶俐的双眼以及大概二十尚未过半的年轻样貌,脸上却满是毅然,表现出立于前线者特有的自负和威严,与疏忽和放任无缘,灵气更是格外的出众的女性。
  看到这名女性,夏目当场产生反应。
  “结界姬”
  结界姬。
  位列十二神将之一的国家一级阴阳师,隶属于祓魔局的独立祓魔官,极为擅长结界术的结界使,乃是在祓魔局中与神通剑并列的新世代的顶梁柱,本名弓削麻里。
  出现在这里,并张开结界的就是这么一个人。
  “孩子?”
  对方貌似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的居然会是一群还未成年的孩子,而且其中还有同为十二神将的大连寺铃鹿,令得弓削麻里都有些怔然了起来。
  与其相比,另外三人倒是各有各的表现。
  “居然是你们?”
  穿得犹如机车党一样,腰间配着神刀的青年微微睁大着眼睛,紧接着脸色往下沉去。
  正是被誉为神通剑的十二神将之一木暮禅次郎。
  “哈!这倒一个令人愉快的意外啊!”
  以这样粗暴且愉悦的口吻出声的人是打扮得犹如不良少年一般,额头上划着x字的纹路,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将双手都插在口袋里,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的笑着的男人。
  正是人称为噬鬼者的十二神将之一镜伶路。
  至于剩下的一人,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还真是做了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啊,你们。”
  以慵懒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的人,个子不高,打扮邋遢,留有胡子,头发脏乱,给人一种根本上不了台面的感觉。
  然而,那却是罗真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警戒的两个人的其中一个。
  拥有着炎魔之名,被誉为当代最强的阴阳师宫地盘夫。
  这位祓魔局的室长便带领着三名独立祓魔官以及一众祓魔局的人员,将这里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面对这个状况,夏目和铃鹿已经面色都显得有些僵硬。
  至于罗真,沉默了一会以后,突然笑了起来。
  “没想到祓魔局鼎鼎大名的四名独立祓魔官居然一起过来了,甚至连炎魔宫地都来到这里,真是让人意外啊。”
  罗真说着这样的话,却是显得有些言不由衷了。
  因为,罗真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但刚刚在这里出现的灵气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蒙混过去的东西,你以为祓魔局是吃干饭的吗?”
  镜伶路便讽刺般的如此说着,言语间倒是直击重点。
  以刚刚那种程度的灵气现象,祓魔局没有任何的发现,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想想也知道,一旦刚刚的灵气扭曲并爆发,那究竟会引起多大的灾难。
  所以,祓魔局的四名独立祓魔官一起出动,甚至调动了大部队一起来到这里,一点都不意外。
  “你们究竟在这里干什么?”
  木暮禅次郎就语气严厉的做出质问,但眼中透露出来的却是让罗真一行人如实交代,那样才能从轻发落的意味。
  “阴阳塾的两名首席,外加神童也在场,看来做的事情不一般啊。”
  弓削麻里则是语气冷淡,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对此,夏目和铃鹿均都无言以对。
  那也很正常。
  再怎么说,此次的骚动也的确是这边引起的,这点丝毫都没办法否认。
  既然如此,夏目和铃鹿自然是无话可说的。
  唯独罗真,如同随意聊天似的这么说着。
  “一来就说是我们做了什么,会不会太武断了呢?”
  罗真就只是这般表示而已。
  然而
  “我们也很不想认为刚刚那种状况是一群还未成年的孩子能够搞出来的啊。”
  宫地盘夫叹息着,目光则是注视向了罗真的身上。
  “只是,那很明显不是你不,应该说不是区区一介的阴阳师能够拥有的东西,可别跟我说那种东西随随便便就能出现在你身边啊。”
  宫地盘夫的话语,让在场的三名独立祓魔官以及一众祓魔官们都看向了罗真。
  当然,众人看的并不是罗真,而是停留在罗真手臂上的三足乌鸦以及依偎在其怀里的雪白兔子。
  看到那两只式神,在场的所有人均都在战栗着。
  那是本能上的战栗。
  从金乌和玉兔的身上,无比尊贵且不凡的神气一直在散发,看起来就像是真的有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落了下来,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一样,足以令所有拥有见鬼之才的阴阳师为之心颤。
  “真是让人感兴趣的东西啊”
  镜伶路咧着嘴的笑着,额头却流下一滴冷汗。
  “那到底是什么灵气?”
  木暮禅次郎亦满脸的凝重。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啊”
  弓削麻里更是咬紧嘴唇。
  连宫地盘夫都一副死死的盯着金乌和玉兔的模样,一改之前的邋遢形象,向着金乌和玉兔行了一个极其标准的礼节。
  那是双手合十的僧礼。
  显然,宫地盘夫已经知道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反观金乌和玉兔,貌似也好像感觉到了宫地盘夫的能耐,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但除此之外的其余人便纷纷都连一丝一毫的兴趣都没有,令得这两只式神要么悠闲的整理着撒落火粉的羽毛,要么挠了挠兔耳,显得极其的可爱。
  可是即使再可爱,其身上散发的神气依旧令得所有人都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唯有一人
  “虽然无疑是冒犯,但不好意思,能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吗?”
  宫地盘夫便向着罗真一行人说出这样的话。
  对此,罗真只是默然了一会,随即若无其事的出声。
  “要是我拒绝呢?”
  这句话,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重。
  宫地盘夫亦是再次叹息,挠起了头来。
  “虽然不愿意这么做,但如果你真的不想配合,我也只能动”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宫地盘夫就被打断了。
  “唰!”
  只见,一道黑影携带着火粉,窜至宫地盘夫的面前,有着三颗勾玉的金色眼眸中泛着冷漠之色,将宫地盘夫给死死的盯住了。
  “!”
  宫地盘夫顿时感觉到一股无法匹敌的压力笼罩在自己的身上,令得他当场色变。
  而在这个时候,躺在罗真怀里的白兔亦扬起头,轻轻的叫了一声。
  “砰!”
  笼罩在周围的结界顿时破碎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