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 别把我混为一谈(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名为神的存在都是人们所追求的事物。收藏本站
  因为,在人们的心目中,神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因为,在人们的认知里,神是强大无敌的代名词。
  当神这个词汇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人们就注定得为其疯狂。
  神的存在,对于人们而言就是最终追求的顶端,一旦得到它,那就意味着自己已经抵达了,触及到无所不能、强大无敌的那一个境界。
  既然如此,不管是在好的意义上还是坏的意义上,追求神都将成为一个目标。
  哪怕是罗真,都不能说是没对神有任何的追求。
  毕竟神之一字一般都会与奇迹这个行为挂钩。
  在罗真所继承的知识当中,即有降神的秘仪,亦有唤神的秘术,且都是最高等级,若是就这么一直精进下去,迟早也是得和神扯上关系的吧?
  应该说,就算不是这样,罗真都已经毋庸置疑的得和神扯上关系了。
  金乌。
  玉兔。
  分别代表太阳和月亮的两位神灵,如今,已经被其成功的召唤。
  如此一来,罗真的未来必定和神这个存在是脱离不了干系的。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罗真才能明白,相马家最终的目的同样是神。
  仔细想想就能发现的吧?
  比如,为什么大连寺至道和六人部千寻哪里不去,偏偏就要进入御灵部呢?
  不是因为御灵部是双角会的温床,更不是因为它远离阴阳厅,不会受到阴阳厅的管束,而是因为它最终研究的就是神灵与英灵这样的御灵。
  既然研究的对象是神,那么,目的是降神,不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吗?
  更别说,大连寺至道与六人部千寻还先后引发了灵灾恐怖攻击,造成东京灵脉大乱,那分明就是降神导致的后果。
  也就是说,大连寺至道与六人部千寻根本不是以双角会的夜光信徒的身份在引发灵灾,发起恐怖攻击。
  所谓的灵灾恐怖攻击只是他们想做的事情所导致的结果而已。
  这两人真正想做的是降神,只是最终失败了,方才导致了灵灾暴走,成为恐怖攻击。
  就像罗真,在召唤金乌与玉兔的仪式上,如果宣告了失败,当时的灵气风暴就会扭曲成可怕的灵灾,危害到整个东京,甚至是整个国家。
  大连寺至道和六人部千寻就是如此,两人曾经先后举行了降神的仪式,可惜以失败告终,方才导致了灵灾暴走,变成恐怖攻击。
  而这两人都是为相马家办事的人物,那罗真猜出相马家的目的是降神,一点都不稀奇。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才会追求夜光,利用双角会,甚至于是利用阴阳厅。
  至于相马家追求降神的理由
  “恐怕跟你们的血脉有关吧?”
  罗真注视着相马多轨子,这般冷静的发言了。
  这同样是不难猜的事情。
  之前也提及过,大抵上,神被分为了两种,一种是以八百万神灵为基准的自然神,一种是历史上的英雄、豪杰被人们供奉起来进而形成的人格神。
  如果罗真没有猜错,相马家应该就是后者留下的一支嫡系的血脉,所以才会执着于降神,想将自己的先祖给唤到此世。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解释不了八濑童子的存在了。”
  罗真这样子说着。
  谁让八濑童子是专门侍奉某支高贵血脉的守护灵呢?
  那么,结合其降神的目的,还有其身为高贵血脉的继承者这一讯息,分析出对方是成神的某位英灵的后代子孙,一点都不难。
  “你会被称为公主,这应该是其中一个理由。”
  罗真瞥了相马多轨子一眼,有些耐人寻味的出声。
  “当然,考虑到降神的目的,你会被称为公主的原因,应该还有一个。”
  别看罗真似乎很顺利的就完成降神的奇迹便以为这很容易。
  实际上,如果没有神灵召唤方面的完整知识的话,仅凭借从夜光那里继承来的咒术知识,罗真还真没办法成功完成。
  降神是需要准备很多条件的,否则神也不会那么难以在现世显现。
  就算是在迦勒底,别说是神灵,即便是英灵都无法自主显现,只能借助人类的仪式和契约才能成功降下分身,出现在现世。
  这或许就是拥有超出世界的容许范围的强大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吧?
  看看金乌和玉兔,本身身为神灵,同样强大无比,但失去罗真的话连现界都做不到,这就是所谓的平衡。
  理所当然,相马家所追求的祖神也是如此,若是没有充分的条件,根本无法完成现世。
  比如
  “需要一个资质极高,相性极好,能够被自己凭依现界的身体。”
  罗真义无反顾似的揭穿了相马多轨子的身份。
  “你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巫女吧?”
  自古以来,人们就有将巫女视作公主的习惯。
  因为,她们是侍奉神的少女,极为尊贵,甚至有时候还会被称为巫女姬。
  相马多轨子被称为公主,第二个理由就在这里。
  “即是继承了祖神血脉的直系后代,又有着极高的巫女资质,你来作为降神的凭依再好不过,所以才会被称为公主,所以才会有八濑童子守护,所以你们为达目的不惜利用一切,所以你们在东京里胡作非为,肆意引起灾害。”
  罗真如同唱着独角戏一样,当着在场三人的面,极具讽刺之意的笑了起来。
  “真是服了啊。”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将罗真心中的厌恶和敌意展现得淋漓尽致。
  “秋秋观?”
  相马多轨子貌似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介绍了一下自己而已,结果居然就被猜到了这么多的内幕,最后甚至让罗真展现出这样的态度,一下子根本反应不过来。
  “”
  蜘蛛丸更是完全沉默了,眼眸紧紧的盯在罗真的身上,里面浮现而出的是阴晴不定的神采,显然也没料到罗真能够凭借三言两语就将真相掌握到这个地步。
  “真是佩服,佩服。”
  夜叉丸倒是笑意不减,一副很谦虚的模样的赞叹着。
  只是
  “我认为,您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的理想才对。”
  夜叉丸便笑吟吟的这么说了。
  “再怎么说,相马家追寻了千年以上的夙愿,您不但一口气完成,还一次性降下两位神祇,如果是您的话,应该能够明白,这究竟值不值得我们这么做吧?”
  夜叉丸竟擅自做出这样的共鸣感来。
  因为罗真也在追求着神的力量,甚至完成了降神的奇迹,所以能够理解他们,明白他们的想法。
  这简直
  “令人作呕。”
  罗真淡淡的出声了。
  “如果让我不顾别人的意愿,为了自己的目的就擅自利用他人,甚至将他人当做实验品和牺牲品的话,那我宁愿去死。”
  “别把我拿来跟你们混为一谈。”
  “白痴。”
  罗真的话语,令得夜叉丸的笑容僵住,蜘蛛丸的表情冻结,相马多轨子更是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接待室里冰冷的气氛终于彻底的变得沉重而起,无法缓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