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 恳请你,成为王(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从仓桥源司的口中出现的这一个词汇,其意义为何,根本不需要多加考虑。
  简单来说...
  “这次是希望我跟你们同流合污,对吗?”
  罗真极为无动于衷的这般回应着,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在玩味。
  显然,罗真根本没有将此当做一回事。
  而对于罗真口中所谓的一词,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没有进行反驳。
  明明就是那么难听的一个用词,这些人却一个个的都没有将其否定。
  不是因为他们不以为意。
  恰恰相反,这里的人都是在理解自己的行为有多疯狂、邪恶、不为人所容许的状况下,最终还是决定走上这条路。
  其中,尤以仓桥源司为最。
  “真正的阴阳之道本来就是阴与阳之间的共同交汇,失去阳的阴毫无意义,失去阴的阳也注定不济,只有阴阳互汇,那才是世间之理。”
  仓桥源司面无表情的诉说了起来。
  “过去,在土御门夜光这位天才宗家的率领下,我等仓桥家总动员,为了在那个发展船坚炮利的时代里复兴咒术,令阴阳之道向前迈步,不论是阴或阳还是神圣或邪恶,我们都全盘接受,企图以大胆、不受束缚、激烈而且多样的手段来解开咒术之谜,再重新建立与发展,最终才将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咒术统合,确立了崭新的咒术体系,那就是极力排除宗教色彩,极其具有实践性与实用性的咒术,成为今日〈泛式阴阳术〉的基础的————〈帝式阴阳术〉。”
  仓桥源司便紧视着罗真,一字一句的开口。
  “能够达成这一成就,绝非夜光一人的功绩。”
  对于这一点,罗真倒是没有反驳。
  试想想,夜光可是不仅限于阴阳道,连其它派系的咒术都网罗在了一起,其中的大部分甚至是当时已经失传的技术,亦或者是正在消失的技术,再加上各种真伪错杂、混沌的技术,将这些全部调查、拣选、增补,并建立起体系,绝对不是单凭一人就能做到的事情。
  别的不说,想从世界各地将各种各样的咒术都集中到自己的手中,那就需要大量人力的支援。
  “所以,即使这是因夜光的才能才有的伟业,但当时的夜光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办到这一切,终究是靠了巨大的力量。”
  仓桥源司便这么说着。
  那么,那是什么力量呢?
  很简单。
  “正是在咒术界中最具实力的我等仓桥家以及深入政治界的相马家在辅佐着他。”
  仓桥源司的声音缓缓的响开。
  “若是身为阴阳师的土御门夜光的双臂是其身边最得力的两大护法,飞车丸与角行鬼,那么,辅佐作为阴阳寮长官的他的双臂就是仓桥家与相马家。”
  正是因为有仓桥家和相马家的支持,夜光才能复兴面临毁灭危机的咒术,然后以更进一步发展为目标。
  那个时候,简直就是咒术界的黄金时代。
  “可惜,夜光最后死亡了,并且战争也以失败告终,迎来了非常悲惨的结局。”
  说到这里,仓桥源司的语气才稍微有些改变。
  “当太平洋战争结束时,与军方勾搭的阴阳寮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如果不是为了应付频繁发生的灵灾,阴阳师在那之后甚至不会被允许继续存在于社会上,所处的立场极为艰苦,因此,为了改变世人的印象,方才需要将的部分推上台面,让阴阳师成为社会需要的人才,为此,阴阳厅才诞生,阴阳之道才能得到延续。”
  但阴阳之道绝不是只有的部分而已,更不能忘记其的一面。
  “我等奢望着当初的那个黄金时代,不论是阴或阳还是神圣或邪恶,我们都全盘接受,以大胆、不受束缚、激烈而且多样的手段来解开咒术之谜,继续发展咒术的未来,最后甚至连从古至今任何一位咒术者都不曾到达的圣域————的秘密也解开,这就是我等的宏愿。”
  仓桥源司的语气开始带上热量。
  “到那时,这个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又会往哪个方向发展,这是我等希望能够看到的事物。”
  因此,仓桥源司才会在背后支持着相马多轨子。
  因此,仓桥家才会再一次的与相马家携手,为了降神的目的,不惜做出一连串的事件来。
  “支持阴阳之道揭示的理念,维持阴阳之间的平衡,那就是仓桥家被赋予的使命。”
  仓桥源司注视着罗真的视线都开始携带上热量了。
  “现在,阴阳厅已经作为广为人知的发挥作用,那么,为了阴阳之道的延续跟发展,该是时候揭示的部分了。”
  这就是仓桥源司行动的源头。
  如果说,相马家的目的仅是为了完成降神的奇迹,那仓桥家就是为了完成咒术世界的发展。
  之所以同流合污,只是因为利益相同而已。
  “如今,仓桥家与相马家已经再次合流,一如半个世纪时那样,即将再次走上真正的阴阳之道。”
  仓桥源司如此开口。
  “但是,在这条道路上,仅有仓桥和相马是不够的。”
  就像过去,仓桥和相马仅是辅佐,并不是真正带领咒术世界的发展的王者。
  “真正的王者是土御门。”
  “无论是曾经的安倍晴明还是土御门夜光,都主导着阴阳道的延续和发展。”
  “土御门才是咒术界真正的王。”
  仓桥源司振地有声的对着罗真说着。
  “只是,夜光已然转世,却即未觉醒,还不知所踪,这是因为土御门当代的当家舍弃了自己的职责,舍弃了阴阳道宗家必须为此道献身的义务。”
  不知为何,仓桥源司的声音带上了情感。
  那是对土御门泰纯的失望所导致的吧?
  如果土御门泰纯愿意站出来,促进夜光觉醒,那咒术界在这位过去的伟人的带领下绝对会茁壮成长,这就是仓桥源司的想法。
  不管是降神还是咒术界的发展,都需要用到夜光这等人才。
  有鉴于此,在场的这些人才会追寻夜光,不是盲目的推崇他,而是想邀他成为自己的同志,一同走上阴阳之道。
  可惜,这个想法,如今受挫了。
  “但土御门终究还是咒术界之王,即使夜光不知所踪,但你的诞生依旧让我确定了这一点。”
  仓桥源司的眼中已经只剩下罗真,让其余人亦是通通都将目光集中到罗真的身上。
  罗真也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
  “你的才能不在夜光之下,甚至先他一步踏入神之领域,完成降神的伟业。”
  “这样的你在土御门家诞生,这也是命运的安排跟承认。”
  “所以,仓桥与相马将再度拥立土御门为王,继承夜光的遗业,共同走上阴阳之道。”
  仓桥源司的声音响遍全场。
  “你将在我们的拥护下继承土御门家,更担负起咒术界的未来,站上顶端。”
  “在此恳请你成为王,引领我等一起前进吧。”
  “土御门秋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