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 来大闹一番吧!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阴阳厅,地下。
  这里是位于地下四层的阴阳厅的最深处,不为公众所知晓的阴阳厅厅舍的黑暗面,乃是专门用来囚禁有来头的咒术犯罪者的咒性牢狱,仅有部分的干部知晓这个地方的存在,其余人的话,即使是在阴阳厅中工作多年的老牌阴阳师都不知道此地的存在,不可谓不隐蔽。
  而这里的防备也堪称最高等级,不仅有着数重的结界严密的进行封印,结界的类型甚至被最优先设计成专门针对内侧的罪犯的类型,从外侧进入姑且不论,但从内侧的话,想突破这些结界,可能性几近于零。
  此时,在位于最深处的一间牢狱中,罗真就坐在这里。
  “抱歉,你就暂时在这里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想通了的话,欢迎你随时加入。”
  宫地盘夫就留下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等到宫地盘夫离开以后,罗真立即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无视从其余牢狱里传来的犯人们的叫嚣,静静的闭上眼睛。
  在心中如此发言以后,罗真追寻着因为灵力被封锁而导致变得模糊的契约,感应到北斗的存在以后,向北斗做出示意。
  可以感觉到,在这之后,北斗的灵力开始顺着变得模模糊糊的灵力联系,缓缓的流入到罗真的体内,注入到魔术路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魔术路开始活性化,不停的汲取着注入进来的灵力,恢复着罗真的魔力。
  这就是与强大的式神缔结契约的好处,不仅可以共享感官,还能共享灵力,所以,宫地盘夫才会将罗真的式神全都给带走。
  即使已经将罗真的灵力给封锁,照理来说,连与式神之间的联系都会被隔绝,可若是式神过于接近主人,或许还是能够想办法建立起联系,这样做自然比较妥当。
  只是,哪怕是宫地盘夫都没有想到,罗真的契约是专门特化为自己专用的类型,就算是最高等级的咒具都只能将其模糊化,无法将其彻底隔绝。
  再加上罗真的式神不仅仅是只有夏目跟铃鹿,还有北斗这只潜力巨大的真龙,即使夏目和铃鹿那边的联系变得极其模糊,应该没办法互相传递灵力,但从最近的北斗那里汲取还是可行的。
  反倒是金乌跟玉兔那边,因为缔结的不是式神契约,而是绝对契约,所有的消耗都将由罗真一人承担,没办法从它们的身上吸取到力量。
  这也算是绝对契约的一种弊端了。
  但是,所谓的契约本来就是这样的东西,基本的法则为等价交换。
  绝对契约能够让罗真的使魔永不死亡和永不背叛,甚至连使魔自身都会化作纯粹的记录刻进他的灵魂当中,被召唤出来的只是根据记录形成的魔力集合体,那所有的消耗都由罗真一人负担也很正常。
  反观式神契约,虽然能够彼此共享灵力,也不需要所有的消耗都由术者一人承担,但一旦式神死亡就是真的死亡了,并且也有背叛以及被夺走的可能,究竟该如何取舍,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作为一名召唤师,罗真就对契约非常的看重,因此倒也进行过一番取舍。
  毕竟
  想和罗真缔结绝对契约,化作纯粹的记录被刻进其灵魂,除非是罗真使用召唤术自行召唤出来的使魔,否则就必须得对罗真抱有百分百的忠诚心才能办到。
  北斗虽然生性散漫且天真,但跟罗真相处了近十年,倒也早已满足了这个条件。
  也就是说,如果罗真想跟北斗缔结绝对契约,那分分钟都行。
  可罗真经过一番考虑,最终决定不和北斗缔结绝对契约,为的就是像这种时候一样,万一力量不足,可以从北斗那里汲取。
  因此,罗真的魔力正在北斗的灵力的支持下,以最快的速度复着。
  而为了不造成北斗的负担,让北斗也能保持一定程度的灵力,罗真一直都维持着一个比较平缓的速度汲取着北斗的力量。
  于是
  “好。”
  大概数个小时以后,罗真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其体内,所有的魔力都已经完全复,在魔术路中静静的流淌着。
  “铮”
  与此同时,贴在罗真身上的治愈符的光芒亦黯淡了下去。
  这不是符篆失效了,而是罗真失去的血液已经补足的关系。
  也就是说
  “这样就恢复到万全的状态了。”
  说着,罗真还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背。
  在那里,三划令咒还在模糊着,并没有恢复。
  “如果能够至少恢复一划令咒,那底气就更足了。”
  可惜,令咒只能一天恢复一划,现在一天还没有过去,就算有奇迹连通迦勒底的召唤系统,令咒依旧没有补来。
  “话说来,明明迦勒底跟别的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但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只要过去一天,经由奇迹连通的路还是会流过来大量的魔力,让令咒恢复,这点还真是一个谜。”
  这也证明奇迹还有许多的妙用是罗真还没有挖掘出来的。
  例如在刀剑神域的世界,靠着奇迹的能力,罗真竟是还能将游戏里的怪物收为使魔,虽然理论上是可行,但能办到这一点,还是证明了奇迹的功效之妙。
  “以后得多花点时间研究奇迹才行了。”
  如此说着,罗真站起了身。
  “虽然最好是待个几天,等令咒完全恢复再行动比较好,但我可不想再继续待在这种鬼地方。”
  这般自言自语着的罗真猛的一个用力。
  “砰!”
  拷在其手上的手铐竟是直接碎裂了开来,掉落在地面上。
  仔细一看,这个手铐上的咒文竟是有一处地方产生了裂痕。
  “虽然被拷上以后就没办法了,但只要在被拷上之前做点手脚,这种咒具就会逐渐的产生故障,最后变得这么脆弱,连我都能轻松挣脱呢。”
  罗真看着地面上的碎片,撇了撇嘴。
  之前,在看到咒搜官们拿出这个手铐的时候,罗真就已经灵机一动,将仅存的一丝魔力化作念力,在手铐的咒文上不着痕迹的刻了一道痕。
  如此一来,经过一段时间以后,这个手铐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最后能够像这样轻松挣脱了。
  换言之,罗真反过来利用了上面的咒文,让咒具的力量将其自身给慢慢的摧毁。
  “那么”
  罗真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嘴角勾勒起一个有些冰冷的弧度。
  “来大闹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