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 一触即发的大战(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狂乱的咒术攻击缓缓的平息下来,让金、木、水、火、土等各种各样的灵气消失在这里,亦让五行灵气导致的各种各样的咒术现象烟消云散。
  “啊...”
  “呜...”
  一个个对罗真发起攻击的咒搜官全部躺了一个满地,没有一个能够完好的站着,甚至撞翻了后方张开结界的同伴,一起倒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苦闷的哀鸣。
  悬浮在半空中的罗真便看着这一幕,心中暗自欢喜。
  “没想到金乌的咒术抗性这么高,居然将那么大量的咒术都给反弹回去了。”
  这着实是一个极大的惊喜。
  金乌作为咒具的效果和鸦羽没有什么两样。
  毕竟,两者都是以相同的方法开发出来的式神,能力自然不会不同。
  也就是说,金乌大衣拥有着飞行能力、自发咒术、物理攻击、自动防卫、反击机能以及对咒力的辅助强化等的能力。
  只不过,鸦羽只是仿造金乌开发出来的式神,和本体之间虽然能力相同,但能力的等级自然不可能在一个层次。
  即使罗真现在还不能发挥出金乌的所有力量,但哪怕是现在,金乌大衣的能力效果都要比鸦羽高出不止一个级别,不仅飞行速度远远高于鸦羽,自发的咒术与物理攻击的威力同样高出鸦羽许多,甚至连防护的能力都极高,即使面对海量的咒术攻击,以及将其全部反弹了回去,由此可见金乌大衣的防护能力究竟如何。
  不仅如此,罗真还能感觉到,穿上金乌所化的大衣以后,自己行使的魔术与咒术的威力都提升了不说,连行使魔术和咒术的消耗都减少了不少,这着实是一个极大的惊喜。
  “而这还是我没有将金乌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的状况。”
  如果罗真能够将金乌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届时,这件大衣的能力又会高到什么程度呢?
  只要稍微想一想,罗真就觉得期待起来了。
  理所当然,玉兔作为咒具的效果也和月轮没什么不同,同样拥有感应能力、精神干涉、灵体防护、诅咒抗性以及对幻术的自主反弹等的能力,只是和金乌的状况一样,能力效果都要比仿制品高出不少。
  像现在,位于后方对着罗真施放幻术的咒搜官的术式就全部都被玉兔之戒给免疫,甚至被反弹,令得那数名咒搜官呆滞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还发现,在玉兔所化的戒指的增幅下,自己的〈灵视〉、〈天眼〉乃至〈心眼〉等用于感应方面的能力都提高了数个级别。
  除此之外,玉兔所化的戒指似乎还有强化精神跟安定心灵,甚至是如同曾经的彩蝶跟花蝶一样的示警效果。
  这两个咒具一个对外,一个对内,并且效果都高得出奇。
  “有了这两件咒具,以后我就是想受伤和被袭击都难了。”
  感受着金乌跟玉兔给自己带来的帮助,罗真的心情都显得有些振奋起来。
  更让罗真开心的是它们的能力还远远达不到极限,只要罗真继续精进自己,它们的效果也会越变越好,对罗真的帮助越来越大。
  虽然为了完成这两件咒具,罗真一度陷入极其虚弱的状态,甚至导致其被阴阳厅逮捕,被押进大牢,可感受到它们的效果,罗真只有一个想法。
  “值了。”
  难怪那么多人追求神。
  难怪那么多人想降神。
  “这就是神的力量。”
  罗真险些为之陶醉。
  但一会以后,罗真的眼中又恢复了清明。
  “既然难得得到了这样的力量,那就得好好的使用。”
  这就是罗真和相马多轨子等人的不同,虽然会追求,却不会迷失,更不会被吞噬和诱惑,坚守着自己的底线跟原则,一切皆为了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人。
  “现在就去将夏目和铃鹿救出来,拜托你们了,金乌,玉兔。”
  罗真的话语,换来的是身上的大衣像是回应般舞动,洒出大量的火粉,指间的精致戒指亦是流转过绚丽的光华,非常的美丽。
  然后,罗真的身形才再次飞舞了起来,往其所感应到的方向掠去,速度快得简直都像是一发子弹了,让火粉都从半空中不停的飘落下来,异常的赏心悦目。
  途中,一名名的咒搜官依旧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站住!”
  “停下!”
  “给我停下!”
  一名名的咒搜官相继的发出高声的呐喊,随即或是掷出手中的符篆,使出符术,或是咏唱咒文,使出咒术,甚至有人唤出自己的式神,对罗真进行攻击。
  面对这些,罗真根本连动手都不需要动手,金乌自主的就发起攻击和防护,或是将咒术给全部反弹回去,回事将逼近而来的式神用大衣的一摆给扫飞,让所有的袭击都无功而返。
  至于那些看不见的攻击,例如幻术、言灵乃至诅咒,则全部都被玉兔给拦了下来,没有伤到罗真一丝一毫。
  罗真便这般无视了所有的咒搜官的袭击,往自己感应到的方向掠去。
  而之所以仅有咒搜官,没有祓魔官,应该是因为祓魔局并不在阴阳厅内,而是在别的地方的关系吧?
  不过,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罗真渐渐的感觉到自己和夏目、铃鹿之间的契约联系变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前面吗?”
  罗真心中一动,让身上的金乌大衣翻飞,掠进一条宽敞的回廊。
  就在这时...
  “————唵·修利摩利·摩摩利摩利·修修利·娑婆诃————”
  一个冷冽又凛然的声音陡然响起,让一层相比较起之前的咒搜官们所使用的结界坚固得多,规模亦庞大的多的咒术屏障如光似风般的袭过整一条回廊,将整个回廊都给笼罩了起来。
  “哞!”
  下一秒钟,一个即简单又快速的种子字化作实质的力量,如同一道咒力的闪电一般,重重的冲击在罗真的身上。
  “嘭!”
  飞掠在半空中的罗真顿时浑然滞下身形,身上的金乌大衣更是自动暴起,衣摆化作壁障,将来袭的咒力闪电给击飞了出去。
  “呛!”
  这时,又是一道强力无比的咒力斩击划破半空,带着清晰可闻的剑音,掠向罗真的方向。
  这次,罗真没有让金乌自主反击,而是凭借〈心眼〉勘破来袭的攻击,让金乌往下落,避开了来袭的斩击。
  “哒!”
  罗真终于再次脚踏实地。
  而在其面前,三道身影缓缓的走了过来。
  “哟,又见面了啊,臭小鬼。”
  将双手都插在口袋里的镜伶路放肆的笑着。
  “看你干的好事!”
  弓削麻里则一丝不苟的投出了责难。
  “真是太遗憾了,秋观君。”
  木暮禅次郎紧握着神刀,面沉如水。
  三名独立祓魔官就此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