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多说无益之遭遇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刻里,出众且膨胀的灵气在缓缓的向着这边走来的三名独立祓魔官的身上升腾着,令得整条被结界给覆盖的回廊都卷起灵气的气流一样,不断的出现灵气的回旋。
  ————〈神通剑〉。
  ————〈噬鬼者〉。
  ————〈结界姬〉。
  三名隶属于祓魔局的独立祓魔官就这么出现在了罗真的面前,成为了罗真的拦路虎。
  而既然是这三人出现了,罗真再想无视所有的攻击横冲直撞也不可能了。
  毕竟,就算有金乌和玉兔的力量,罗真也没有自信到认为对方连拦下自己的脚步都办不到。
  只是...
  “阴阳厅还真是缺乏人才啊,对付咒术者,居然出动祓魔官。”
  眼看着三名独立祓魔官向着自己缓缓的走来,罗真便悠然的笑着,说出这样的话语。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对付灵灾的话,出动祓魔官自然是理所当然之事,可对付咒术者,果然还是咒搜官比较擅长,所以,罗真还以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要么会是天海大善,要么会是大友阵那样的人物呢。
  不过...
  “谁让祓除灵灾才是阴阳厅最主要的工作呢?咒搜官中缺乏〈十二神将〉等级的人才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罗真耸了耸肩,完全没有被逼入绝境的人该有的模样。
  但罗真说的也没错。
  现如今的阴阳厅里,被列为〈十二神将〉的国家一级阴阳师中,仅有天海大善一人隶属于咒搜部,祓魔局则是有着整整四名独立祓魔官,可想而知,相比较起咒术犯罪,阴阳厅的工作还是更偏向于祓除灵灾。
  虽说现已隐退的大友阵也曾经隶属于咒搜部,所以也不能说咒搜部没有人才,但祓魔局里同样有一名独立祓魔官因为意外受伤的关系正在修养中,相比较起人才,果然还是祓魔局这边比较多。
  而能充当罗真对手的也只有〈十二神将〉等级的阴阳师,对方似乎是这么考虑的。
  既然如此,让三名独立祓魔官出现在这里,似乎也变得理所当然。
  问题仅在于...
  就在罗真想到某件事情的时候,对面的三人也开口了。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木暮禅次郎率先开口了才对。
  “投降吧。”
  手中紧握神刀的木暮禅次郎紧视着罗真,以之前从来没有过的冷静且沉重的口吻,如此说着。
  “如果现在投降的话,我可以以我的名义担保,势必会让你受到从轻发落。”
  木暮禅次郎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这一点都不奇怪。
  即使仓桥源司是一切的幕后黑手,但这并不代表着整个阴阳厅就是黑的。
  在现役的〈十二神将〉当中,应该只有宫地盘夫是真正知晓所有的内幕并且选择站在仓桥源司那边的人,其余人应该还不了解真相吧?
  至少,罗真不认为眼前这三人会是仓桥源司的马前卒。
  不说充满正义感和责任感的木暮禅次郎,就是那个一直一板一眼,一丝不苟的弓削麻里,罗真都不认为她会选择站在仓桥源司那一边。
  至于镜伶路就更是不用说,与其说他是那种会助纣为虐的人,不如说他是那种不会选择明确的站在哪一边,只要能够大闹一场就会毫不犹豫的行动的类型。
  所以,在眼前这三人看来,罗真应该只是一名不小心误入歧途的塾生吧?
  “过于优秀的才能导致了暴走,这就是阴阳师的悲哀啊。”
  弓削麻里便低声说着这样的话,告诉了罗真,这些独立祓魔官到底是怎么想的。
  显然,对方是认为罗真是因为过于优秀的才能,不满足于慢吞吞的进步,因而触及了禁忌,触犯了阴阳法才会做出现在所有的事情的吧?
  想必,仓桥源司以及宫地盘夫就是这么向这些解释的。
  毕竟,罗真因为降神的仪式差点引起大乱的一幕,在场的这些祓魔官可都是亲眼见识到的。
  而现在,在他们看来,罗真也只是不甘心于就此止步,所以准备逃跑而已。
  换言之,姑且不论镜伶路,至少木暮禅次郎和弓削麻里是站在正确的立场上行事。
  特别是木暮禅次郎,或许是因为对罗真的印象和感官都很好的关系,顾及之前的旧情,现在才会极力的劝说。
  “以你的才能,将来必定能够在咒术界里有所贡献,根本不需要急于求成,去触及不该接触的禁忌。”
  木暮禅次郎便以强而有力的口吻对着罗真开口。
  “我是不知道你具体做了什么,但看你现在穿在身上的大衣就知道,一定是做了和夜光有关的研究吧?”
  这倒是正确的。
  看来,木暮禅次郎对鸦羽也是有所了解的。
  谁让祓魔局的防障衣就是仿造鸦羽制作出来的呢?
  既然如此,会有这种猜测,那也很正常。
  只不过...
  “夜光的领域是极其危险的,一个不小心沉浸在其中,那就会成为如同夜光信徒一样的存在,在阴阳塾里的时候你明明奋起反抗,绝不容许被鸦羽附身,现在难道已经堕落了吗?”
  木暮禅次郎就做出这样的质问。
  反倒是镜伶路,非常愉快的咧嘴笑着。
  然后,镜伶路就这么说了。
  “还是,你真的是夜光的转世,现在已经觉醒了呢?”
  镜伶路的话语便让现场的气氛都为之一变。
  但这估计就是木暮禅次郎在担心的事情吧?
  只看现在的状况,罗真简直就像是被鸦羽的附身,并得到了这件传说等级的咒具的认可一样,不但没有暴走,反而相当理智。
  既然如此,落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简直就像是罗真已经被确认为夜光的转世,现在已经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方才会做出这一连串的事情。
  证据就是木暮禅次郎接下来的话。
  “你真的准备再一次的踏上前生的业吗?土御门!”
  木暮禅次郎不由得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对此...
  “多说无益了呢。”
  罗真仿佛认识到解释是没用的一样,更不认为眼前这些人会相信自己的说辞一般,撇了撇嘴,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很赶时间,麻烦你们在那里让开吧。”
  不由分说的话语,令得气氛终于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看来的确多说无益了。”
  弓削麻里紧绷了俏脸。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木暮禅次郎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以后,整个人都开始释放出冷冽的剑气。
  “没错!就是要这样!”
  镜伶路却终于是放肆的大笑起来,盯着罗真的眼中浮现出欣喜若狂的暴戾。
  “就让我实现当初的话,在这里杀了你吧,臭小鬼!”
  如此喊着,镜伶路的身上爆起惊人的咒力。
  大战,在此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