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 〈炎魔〉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铮...”
  淡淡的流光当中,笼罩整条回廊的结界开始渐渐的失去效果,褪去咒力,消失不见。
  而在回廊中,获得胜利的北斗心情愉快的在半空中遨游,烟烟罗亦是缭绕在其身周,好奇的观望着它,似遗忘了刚刚的对手一样,显得非常的天真。
  十名女武神则是再次在罗真的身周单膝跪下,拥护着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目光扫向倒在地面上的三人。
  “唔...”
  弓削麻里已经晕厥,只是下意识的发出苦闷的声音。
  “”
  镜伶路躺在血泊里,连生死都不知。
  “可恶...”
  木暮禅次郎紧握着神刀不放,挣扎着准备起身,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禅次郎!”
  “振作一点!”
  “快点起来啊!禅次郎!”
  “坏人要走了!”
  四只乌天狗守在木暮禅次郎的身边,声音中充满着焦虑和急切,仿佛快哭出来一样,一边向着木暮禅次郎叫着,一边还在怒视着罗真。
  对此,罗真却没有理会,反而检讨着自己的这一战。
  虽然没有使用〈红翼阵〉进行作战,但刚刚那一战,除了这张王牌以及还未恢复的令咒,罗真确确实实的拿出了全力。
  印证了自己的全力,罗真终于明白,自从法兰西的特异点以后,自己即是在刀剑神域的世界中苦修,又在这个以东京为中心的暗鸦世界里磨炼,前后差不多三十年的时间,到底提升到了什么样的级别。
  “如今的我,即习得了〈心眼〉这种绝技,又实现了〈红翼阵〉的获取,再加上已经能够召唤上级使魔,还得到了大量的咒术知识,既然能够毫发无伤的击败三名〈十二神将〉等级的国家一级阴阳师了,那应该毫无疑问能够跟最上级使魔一战了吧?”
  如果是现在的罗真,就算是在不使用〈红翼阵〉的状况下,那都足以与最上级使魔一较高下!
  而如果是使用了〈红翼阵〉的话,那甚至能够与战略级的最上级使魔一较高下了!
  战略级!
  这可是足以单人匹马的匹敌一个国家的存在啊!
  这样的存在,哪怕是在从者当中都是毋庸置疑的顶级,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的那一批英雄!
  现在,罗真就有了与顶级从者一较高下的能力!
  当然,这是不计算宝具的状况。
  一些从者拥有的宝具实在过于犯规,一旦使用,效果将远远大于自身的实力的状况都很常见,若是对方真的拥有足以改变战局的宝具,那罗真或许就悬了。
  更甚者,别说是宝具,一些从者的技能都足以让罗真头疼。
  就像〈对魔力〉这个技能,一旦达到A级的话,恐怕,罗真大部分的咒术就连擦掉对方的一层皮都做不到了。
  而要是一些实力仅有上级使魔的层次,却拥有Ex级的破格宝具的从者的话,罗真就算对上了,也许都有可能翻车。
  反过来说,要是对方比战略级更强,自身却没有什么出格的宝具,那还能使用令咒的力量的罗真的胜算反而更大。
  但到了那个等级的从者真的会没有出众的宝具吗?
  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看来可以开始研究〈英灵召唤〉的术式了。”
  罗真便在心中下了这么一个决定。
  如果罗真能够随心所欲的召唤英灵,那届时,他的实力会蜕变成什么样子呢?
  简直不敢想象。
  现在,罗真认为,自己已经具备初步研究〈英灵召唤〉的能力。
  “就算只是上级使魔层次的英灵,只要能够召唤到拥有高等级的宝具的类型,那他都有办法一跃成为我的王牌。”
  罗真就做出这样的打算。
  因此,罗真的苦修之旅,尚且还没有结束。
  十年如一日的磨炼,以后依旧会继续。
  就是这么回事而已。
  不过...
  “如果能够将金乌跟玉兔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或许,就算是拥有极其强力的宝具的顶级从者,我都能够战而胜之了也说不定。”
  来到这个世界里,罗真最大的收获果然还是这两只式神兼使魔。
  多亏了它们,罗真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
  “别的不说,单单以金乌和玉兔的防御跟抗性,就算是一些高等级宝具的解放,挡下应该都不成问题。”
  想到这里,罗真的心情也是极为愉快。
  “好了。”
  检讨结束,让罗真转过头,看向回廊的前方。
  “先去将夏目和铃鹿接出来吧。”
  说完,罗真的身体在金乌大衣的携带下悬浮而起。
  “等...等...!”
  看到这一幕,木暮禅次郎宛如受到刺激般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
  对此...
  “————唵·毗悉毗悉·伽罗伽罗·悉摩利·娑婆诃————”
  咒力的锁链就这么掠过空间,缠绕在失去战斗能力的木暮禅次郎的身上,将其束缚了起来。
  “!?”
  感觉到自己被〈不动金缚〉给束缚,甚至连精神都被牢牢的绑住,逐渐的被压下,木暮禅次郎的面色便陡变而起。
  得到夜光生前的知识以及〈心眼〉的提升,让罗真总算是能够发挥出〈不动金缚〉的些许真谛,连对象的精神和灵体都能束缚起来,令对方失去意识。
  “抱歉,唯有你我不想做得太过分,你就老老实实的睡下吧。”
  罗真注视着木暮禅次郎,微微叹息了一声,说出这番话。
  听着这番话,木暮禅次郎无法抵抗被束缚的精神,带着不甘,陷入了沉睡。
  “禅次郎!”
  乌天狗们纷纷哀鸣出声,紧接着也因为术者失去意识,一个个的消失。
  现场,总算是完全恢复了寂静。
  罗真就看着沉睡的木暮禅次郎、晕厥的弓削麻里以及躺在血泊中生死不知的镜伶路,准备将式神全部收起来。
  但是...
  “主人!”
  “主人!”
  这时,一个个的女武神纷纷发出紧张的声音,甚至一个个的跃到罗真的身前,将其保护起来。
  “————!”
  与此同时,北斗也失去了从容,猛的转过头,盯着一个方向,发出威吓般的低吼,烟烟罗亦整个身体都凝固起来似的,发出刺耳的叫声。
  而在这些式神纷纷产生反应之前,罗真的〈天眼〉就已经窥视到了端倪,手中的玉兔之戒更是传来一股警告,连身上的金乌大衣都翻飞起来,令得罗真豁然转身,注视向回廊的前方。
  在那里...
  “唉...”
  叹息声缓缓的响了起来。
  “结果居然变成这样了吗?”
  说着这样的话,一个男人朝着这边走来了。
  看着这个男人,罗真的脸往下沉去。
  “〈炎魔〉...”
  正是宫地盘夫。
  此时,这位当代最强的阴阳师的身上不再穿着看起来像便宜货的西装,而是如同一名僧侣一样,穿着袈裟,拿着数珠,气氛与平时完全不同。
  “可以的话,我真的不希望在厅舍里面动手。”
  宫地盘夫一边向着这边走来,一边还在叹息着挠头。
  “要是我将厅舍给整个烧掉,那问题就真的大了啊。”
  就是因为这样,宫地盘夫才一直没有出现。
  现在...
  “真是太遗憾了。”
  宫地盘夫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总结。
  能够对罗真造成威胁的敌人终究还是出现了。
  就在罗真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