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 “醒过来”的人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如天海大善所说的那般,现在,罗真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与夏目和铃鹿的联系了。
  明明先前还能模模糊糊的感应到,现在却是一下子突然什么都感觉不到,实在是太蹊跷。
  因为这个原因,罗真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与夏目和铃鹿的式神契约被破除,等到仔细确认以后才发现,自己和两个少女的契约还在,只是两人似乎被施加了更重的封印,或者是被放进等级极高的结界里,方才将契约的联系给完全断绝。
  所以,罗真只能遵循着最后感应到的夏目与铃鹿的位置,来到这里,见到了站在审讯室前的天海大善。
  想必,在此之前,夏目跟铃鹿应该是被关在那间审讯室里的吧?
  而现在看来,夏目和铃鹿已经不在那里了。
  “见势不妙,所以在夏目和铃鹿的身上施加了更大的束缚,断绝与我之间的联系以后,再转移到其余地点去了吗?”
  罗真便对着天海大善这般讽刺着。
  “难道你们以为这样就能牵制住我?”
  罗真的语气开始带上些许的不善。
  闻言,天海大善是再一次的失笑。
  “喂喂喂,你才是这一次的坏人啊,怎么说得好像这边才是坏人一样?”
  天海大善便提醒了这一点。
  确实,从阴阳厅方面的人看来,罗真只是一个准备越狱的咒术犯罪者,现在正在为了救出同伙而行动吧?
  而在此期间,罗真还导致了数名〈十二神将〉要么身受重伤,要么生死不知,还在阴阳厅的本部里如此大闹,真的计较起来的话,罪行已经是大到不能容忍。
  因此,真要说的话,罗真的确才是这一次的坏人。
  不过,罗真却是注视着天海大善,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你真的这么觉得,那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这句话,让天海大善的眉头都为之一挑。
  可事情不就是这样的吗?
  “既然你认为我是犯罪者,那在将夏目跟铃鹿给转移以后,你就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直接在这里设置咒术陷阱,再率领咒搜部的大部队将我包围起来,那样才更合理吧?”
  罗真就这样子说了。
  “但你却没有这么做,反而独自一人在这里等我,这应该不是因为想一个人迎击我的关系吧?”
  即使天海大善是〈十二神将〉当中的老牌人物,自身亦是对人咒术方面的至强者,可在罗真打败了宫地盘夫这个当代最强的阴阳师以后,对方也绝对不敢托大,认为单凭自己一人就能拿下罗真。
  如此一来,将这里当做陷阱,等罗真自投罗网以后再率领咒搜部的大批人马将其包围,那才是合理的迎击方式。
  “结果,你却只是试探性的对我使用了幻术,周围也连一个人的灵气都视不见,证明了你是孤身一人,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打从一开始就对我没有敌意呢?”
  罗真便冷静的道出这番话。
  这让天海大善撇了撇嘴。
  “所以我才说最近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这样的一句话,告诉了别人,天海大善将罗真所说的内容都给默认下来了。
  也就是说,就像罗真所说的那般,天海大善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逮捕罗真。
  原因罗真大概能够猜得到。
  “身为咒搜部的部长,面对过的咒术犯罪事件何其多,我就不相信你完全没有发现半点端倪。”
  罗真直截了当的这么说着。
  这就是理由。
  换言之,天海大善可能已经发现了阴阳厅的内幕,知道仓桥源司的问题。
  “再怎么说,那位公主都将阴阳厅当做自己的家一样出没着,其余人或许会将其当做厅内的什么人的亲戚,但堂堂咒搜部的部长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种片面的判断吧?”
  罗真对着天海大善侃侃而谈。
  “再加上前阵子咒搜部对双角会进行全面搜捕的事情可是直到现在都闹得满城风雨,如果是鼎鼎大名的咒搜部部长,多少会在双角会的身上发现些什么吧?”
  谁让双角会与仓桥源司和相马多轨子关系匪浅呢?
  夜叉丸生前就是双角会的首领,蜘蛛丸也是双角会的高层,两人死后都成为了相马多轨子的式神,还陪着相马多轨子一起在阴阳厅中大摇大摆的出入,就算这些事情都不为人知,可通过双角会这个组织,天海大善应该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如今,天海大善应该不至于发现所有的真相,但肯定已经对仓桥源司起疑心了。
  于是,天海大善才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
  恐怕,天海大善是想借这个机会,从罗真这里获取线索,得知一些真相吧?
  这就是罗真的猜测。
  可惜,这最后的一个猜测,罗真却是错了。
  因为...
  “本来的话我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不需要了。”
  天海大善敲了一下扇子,做出这样的一个回答。
  “什么?”
  罗真顿时微微一怔。
  见状,天海大善才重新让脸上浮现出桀骜不驯的笑容。
  “你以为我真的将你的那两个小姑娘给转移了吗?”天海大善愉快似的道:“其实,在我等你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将她们救走了。”
  “有人将夏目和铃鹿救走了?”罗真为之愕然。
  “没错。”天海大善肯定道:“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想跟你打照面,所以利用咒术隔绝了你和式神之间的联系,还说幸好你使用的契约是从土御门家的术式里改动出来的,否则,特化成那样的契约,连他都只能束手无策了呢。”
  天海大善的言下之意是什么,罗真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将夏目和铃鹿给救走的是土御门家的人?”
  罗真喃喃出声。
  “没错。”
  天海大善点了点头,随即压低声音,道出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只有罗真听见了。
  只是,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罗真再也说不出话来。
  良久以后,罗真才叹息了一声。
  “看来,他已经成功「醒过来」了啊。”
  罗真的这句话,换做别人,一定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吧?
  可天海大善貌似已经明白。
  也许是因为对方连同阴阳厅的黑幕一起告诉他的。
  也许是因为和对方打过照面,看到对方的表现,所以彻底明白过来的。
  但不管怎么样,有一件事情是可以放心了。
  那就是...
  “那两个小姑娘没事,甚至已经安全离开阴阳厅。”天海大善就这么说道:“你打算怎么办呢?”
  那还用说吗?
  “既然不需要救人,我可没什么心情再留在这里玩耍。”
  罗真瞥了天海大善一眼,微微一笑。
  “我们就后会有期吧,天海部长。”
  说完,罗真身上的大衣翻飞而起,如斗篷一样,将其全身都覆盖进去,紧接着化作一只三足的乌鸦,飞向远方。
  天海大善没有做出阻拦,目送着三足乌鸦的离去,一会以后才幽幽着出声。
  “看来,我得重新考虑一下现在的立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