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敌人跟狐狸精?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拉斐尔男子寮。
  这是只有在学院中名列前茅的优等生们才能入住的宿舍。
  它有着宛如别墅一般的规模,看起来即似豪华的旅馆,又像贵族的宅邸,不仅有着足以称得上金碧辉煌的外观,外部还坐落着赏心悦目的庭园和林道,说是人间仙境或许会太夸张,但作为区区一介学生能够入住的地方,真的是规格外的待遇。
  此时,在其中一间拥有着能够让人联想到总统套房的内部装潢,并坐落着宽敞舒适的沙发、小型的双人床以及宽大的学习桌与阔气的书架的房间里,罗真躺到了床上。
  “总算是能够稍微休息一下了。”
  罗真便在床上伸着懒腰,一副舒适无比的模样。
  “辛苦你了,罗真。”
  夜夜亦是温柔的慰问着罗真,称呼亦是总算纠正过来的样子,简直宛如女神般令人感到身心舒畅。
  如果...
  “你能别一脸理所当然的爬上我的床就好了。”
  罗真淡定的指出这一点,让爬上床铺的夜夜脸上那温柔的表情僵住。
  “夜...夜夜只是想帮罗真脱掉身上的大衣而已!”
  夜夜便狡辩了起来,一副过于激动跟拼命的模样,反而让人想吐槽。
  “我看你不仅是想脱掉大衣,连我全身的衣服都想脱掉吧?”
  罗真便吐槽出声了。
  这让夜夜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
  “可以吗...!?”
  夜夜便更加激动的确认,连那美丽的俏脸都使尽的凑到罗真的面前。
  “当然不可以了!白痴!”
  罗真想也不想,用力的推开夜夜的脸。
  “那...那就算只有大衣也好!请让夜夜脱吧!”
  夜夜便做出最后的挣扎。
  听起来似乎可以依着她。
  可问题在于...
  “真被你脱掉的话,我根本就不可能安然无恙吧?”
  罗真极力的控诉起来。
  毕竟...
  “如果不是有金乌在保护我,凭我的身体能力,一定会被你压得死死的,到时候你就能为所欲为了吧?”
  罗真半眯着眼睛的说出这番话。
  “啧...”
  夜夜顿时犹如被看穿如意算盘一样,暗中咂嘴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极力的忍住叹息的冲动。
  过去的十天里,夜夜就不止一次的夜袭过罗真,企图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只是,夜夜的夜袭,最终都因为罗真身上所穿的金乌大衣的存在,最终都宣告了失败。
  一开始的时候,罗真只不过是因为嫌麻烦,所以没有脱掉金乌大衣,直接睡下,谁曾想半夜的时候,身上的咒具便被触发了自动防护与反击的效果,将夜袭的人偶少女给弹飞。
  自那以后,罗真每天晚上睡觉都会穿着金乌所化的大衣。
  要不是有金乌,以夜夜出色的身体机能以及能够大幅度提升身体机能的魔术回路,罗真那脆弱的小身板一定已经被摧残得不像样了吧?
  正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情,夜夜才会处心积虑的想将罗真身上的大衣给脱掉。
  罗真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能强忍叹息。
  “金乌,玉兔,你们就出来吧。”
  不顾夜夜那不甘的表情,罗真向着自己的使魔兼式神下指示。
  下一秒钟,罗真身上的大衣无风自动,散做无数漆黑的羽毛,紧接着汇聚成一只三足的乌鸦,飞上半空,其左手上的一枚精致的戒指亦是化作一阵光华,最终转化为雪色的白兔,出现在房间里。
  “辛苦你了,金乌。”
  罗真便先向金乌慰劳。
  毕竟,从日本到英国,再到利物浦,整个路程都是金乌一手包下,带着罗真和夜夜一路飞了过来,稍微慰劳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金乌便扬了扬自己的羽翼,一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的高傲模样,落在床头上,直接停在那里休息。
  而玉兔则是钻进罗真的怀中,如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一样,直接趴了下来,慵懒的在那里休息着。
  罗真便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伸出手,在玉兔的身上轻轻的抚摸着,令得玉兔露出舒服的表情。
  看着这一幕,蹲坐在床尾的位置的夜夜就有如正在嫉妒一般,咬着一条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手帕,一副无比羡慕的模样。
  终于,夜夜忍不住了。
  “夜夜也是罗真的人偶!反对区别对待!”
  夜夜就这样抗议了起来。
  这是因为罗真已经向知道金乌跟玉兔的存在的人说过,它们是自己偶然获得的两个高性能的自动人偶,可以化作魔具————即内置了魔术回路,可以通过使用者的操纵来使用魔术的道具,进而保护使用者的关系。
  换言之,在知情人的心中,金乌跟玉兔是两个非常特殊的自动人偶,根本不知道这两位是真正的神灵。
  只不过,花柳斋硝子似乎是看出金乌跟玉兔的不简单,对它们产生了不小的兴趣,夜夜则一直都在嚷嚷着「鸣神的人偶应该是夜夜」这样的话,屡次想暗中销毁掉这两个夺走罗真的可恨存在,结果自然是只能想想而已。
  现在,在夜夜的心中,金乌大概是妨碍自己跟罗真亲亲我我的敌人,玉兔则是夺走罗真的心的狐狸精吧?
  谁让罗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抚摸玉兔那柔顺的毛皮呢?
  所以,夜夜会羡慕嫉妒恨,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对一只兔子感到羡慕嫉妒恨真的是理所当然的吗?
  虽说,玉兔根本不是什么一般的兔子,而是比人类都高等的多的存在就对了。
  至于夜夜口中所喊着的「反对区别对待」的意思嘛......
  “请罗真也像那样摸夜夜!不!只要摸夜夜就好了!”
  这样叫着的夜夜竟是准备将衣服脱下来。
  “给我住手!你个痴女人偶!”
  罗真顿时上去就是一拳头,让夜夜痛呼出声的同时,亦是坐在那里开始委屈的缀泣了。
  看着这一幕,金乌是一脸的不耐烦,像是已经看腻了一样,别过头,梳理起自己身上的羽毛,玉兔则是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夜夜以后便懒散的重新闭上眼睛,继续舒舒服服的依偎在罗真的身上。
  “唉...”
  罗真的叹息终究还是没忍住,一边叹了出来,一边同样继续抚摸起玉兔柔顺的毛皮。
  环视了一眼整个豪华的房间,罗真喃喃而起。
  “目前已经成功入学,接下来又要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罗真不由得进行了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