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 走向不同的发展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时间到十天之前。
  因为奇迹的反召唤,罗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东京暗鸦的世界,到机巧的世界里。
  一来,罗真便直接出现在花柳斋硝子的宅邸中。
  “看来,呼唤我来的人应该是花柳斋硝子了。”
  罗真的心中迅速的流过这么一个念头,紧接着就立即前往寻找花柳斋硝子,想了解状况。
  然而
  “我说,你能先放开我吗?”
  在宅邸的大厅里,直接坐在榻榻米上的罗真便一脸无奈的出声。
  “鸣神!鸣神!鸣神!”
  人偶的少女却是对罗真的无奈跟话语视而不见,一直紧紧的抱着他,如同担心他会跑掉一样,一边缀泣,一边叫着他在这个世界的名字。
  人偶的少女自然便是夜夜了。
  而在被夜夜给紧抱着的罗真的对面,花柳斋硝子、伊吕利以及小紫一行三人同样在场。
  “欢迎来,鸣神大人。”
  伊吕利便向着罗真毕恭毕敬的行礼。
  “你再不来,夜夜姐就要故障了。”
  小紫则追逐着不愿意被她抱的玉兔,一边追还一边对着罗真笑了笑,说出这样的话来。
  至于花柳斋硝子则是正以兴致满满的眼神看着停留在罗真肩膀上的金乌,即像若有所思,又像耐人寻味似的出声。
  “消失了两年的时间,再来的时候居然就带上了这样的东西,真让人好奇你都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啊。”
  花柳斋硝子便如此表示了。
  即使罗真早已向在场的人说明,金乌跟玉兔只不过是比较特殊的存在,是自己偶然在外获得的自动人偶,但这话骗骗别人或许没问题,想骗过闻名天下的人偶大师花柳斋的话就有些水准不高了。
  “通体都是由魔力所形成,只有核心的部位是实体的魔具在充当媒介,维系住它们的存在,使它们不至于消散,这与其说是人偶,不如说是式神,跟伊邪纳岐流的那些阴阳师使用的式神是同样的原理啊。”
  花柳斋硝子便直接道破了这一点。
  事实上也是如此。
  经过东京暗鸦的世界以后,得到大量咒术知识的罗真如今对阴阳术已经不再是一知半解了。
  因此,对比这个世界和上个世界,罗真发现,虽然两个世界都有阴阳师,两个世界都有式神,但双方却因为环境的不同走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发展。
  东京暗鸦的世界是因为出现了土御门夜光这个稀世的天才,使咒术得到了发展,作为核心的阴阳术更是吸取了各个宗教的精髓,成功实现实战性和实用性的最大化,最终使上个世界成为了阴阳师的殿堂。
  而机巧的世界则是因为机巧魔术的出现使得人们逐渐舍弃了繁琐和冗长的术式,转为依赖自动人偶进行快捷、简便、精准的战斗,导致阴阳师们为了跟上时代的发展,同样逐渐舍弃了麻烦的术式,最终分为两个不同的派系。
  这两个不同的派系,一个是像赤羽家那般,舍弃掉家传的阴阳术的知识,转为修炼傀儡术这种与操纵自动人偶进行战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类型,一个则是像伊邪纳岐流的人一样,虽然坚守着阴阳术的地位,却也转而着重于式神这种能够直接进行操纵战斗的使魔,起到和操纵人偶一样的效果,快捷、简便且精准的战斗着,使得阴阳术几乎成为操纵、使役、驾驭乃至生成式神的技术的代名词。
  并且,和东京暗鸦的世界不同,这个世界的式神几乎都是由瘴气所形成,不像东京暗鸦的世界,除了鬼之类的存在以外,大多都还是自然的灵气所凝聚而成的灵性存在,即使就分类而言还是属于灵灾的范畴,却不一定都是能够危害人体的瘴气,而是由稳定的灵气所形成。
  话是这么说,但在上个世界的时候也已经说过,所谓的灵气其实就是生命力,因灵气的扭曲转变而成的瘴气则是有别于生之力的死之力,这在这个世界中同样是通用的理论。
  然后,不管是灵气还是瘴气,最终形成的式神其实都是魔力的凝聚体,这点亦毋庸置疑。
  有鉴于此,即是罗真的式神,又是罗真的使魔,作为连自身都化作纯粹的记录刻进罗真的灵魂,在外显现的仅是魔力的凝聚体的金乌跟玉兔,一下被看出式神,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不过
  “赤羽家已经舍弃阴阳术了,所以暂时将它们当做比较特殊的自动人偶就行了,花柳斋阁下。”
  罗真便只能选择性的遗忘挂在自己身上的夜夜,翻着白眼的说出这番话。
  没办法。
  在这个世界里,式神都是由瘴气形成,金乌和玉兔却没有那种浓郁的死之气,将金乌跟玉兔解释为式神的话,需要做的说明跟会引起的疑惑就太多了。
  既然如此,干脆直接将金乌跟玉兔说成是自动人偶比较好,这就是罗真的想法。
  “是吗?”
  也不知道花柳斋硝子是不是看出了罗真想敷衍的心情,敲了敲手中的烟斗,抖掉烟灰以后,无所谓的出声。
  “那就当做那样好了。”
  花柳斋硝子这么说着,但看着金乌跟玉兔的眼神还是显得兴致满满。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直接进入了主题。
  “好了,花柳斋阁下,这种话题就留到下次再一起探讨吧。”罗真便看向花柳斋硝子,这般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边应该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状况吧?”
  罗真如同打哑谜般说出的话语,让花柳斋硝子眉头微微一扬。
  然后
  “在外面听到什么消息了吗?小弟弟。”
  花柳斋硝子悠然的说出这番话,还抽了抽烟斗,一如以往那般慵懒又妖艳。
  只是
  “你应该挺急的吧?”
  罗真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出声。
  “那还是现在直接说出来比较好哦?”
  罗真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花柳斋硝子,让身上的夜夜都停下了缀泣,小紫亦是停下追逐玉兔的动作,连伊吕利都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花柳斋硝子则是继续抽着烟斗,表情未变,可眼中流露出来的无比复杂的情绪是怎么都抹除不了的。
  这正印证了罗真的说法。
  花柳斋硝子,的确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