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8 只是在感慨而已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一条通往主街的树荫隧道里,没怎么经过修剪而显得茂密的树林之中。
  此时,罗真、夜夜、夏露以及西格蒙德一行四人便躲藏在一处草丛内。
  日轮、昴以及六连一行三人并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那可是随机杀人魔,俺们可不能让大小姐去涉险。”
  “虽然有点对不住,但反正有罗真在,你们就自己解决呗。”
  昴与六连便以这样的理由阻止日轮的出行,让日轮眼泪汪汪的注视着罗真一行人的离去,留在了别房中,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消息。
  再怎么说都是华族的公主殿下,让日轮跟着一起来,的确不太妥当。
  所以,罗真一行就在夏露的带领下来到这儿。
  “看,就是那里。”
  夏露将自己藏在草丛中,并指向前方,压低着声音的对着罗真与夜夜这么说着。
  罗真与夜夜均都抬起眼帘,看向前方。
  只见,在树林的空地上,有一个少女出现在了那里。
  那是一名穿着和夏露一样的女生制服,脖子上缠有一条长度长得莫名的围巾,大腿上亦别着吊带袜,盘在脑袋右侧的长长的马尾上也别着蓬蓬的蕾丝蝴蝶结,看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感的少女。
  但是,少女的外表却不能说是可爱。
  不是说对方长得不好看。
  恰恰相反,少女的长相精致的很,虽然没有夜夜那种如同艺术品般的美丽感,更没有夏露那样仿佛妖精似的梦幻感,却有着一种柔软又温和的亲近感。
  除此之外,少女的身材更是好得惊人,不仅前突后翘,上围还饱满得令制服的纽扣都扣不上,只能就这么松着,让那令男人血脉喷张的沟壑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不知为何,我突然有点后悔到这里来了。”
  “真巧,夜夜也是这么想的。”
  夏露与夜夜便同时如同遭到了什么打击一样,表情显得极为微妙和失落,最后还咬牙切齿了起来。
  罗真则是紧紧的盯着对方,终于是明白为什么夏露会带自己来到这里。
  仔细一看,少女的身旁还携带着一只黑色的大狼犬。
  大狼犬的肩膀上附有着装甲,告诉了别人,那不是一只真正的狼犬,而是少女的自动人偶。
  少女就让自己的自动人偶躺在一旁打盹,自己则是将双手高高的伸向天际,集中着魔力。
  罗真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为了达到精神统一的基础魔力训练法。
  看来,少女似乎是在这种没什么人烟的地方独自进行着训练的样子。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少女那一头盘在右侧,形成长长的马尾的头发,竟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色泽。
  那是宛如珍珠一般的颜色。
  与此同时,少女的肤色同样似珍珠般纯白,呈现出一种莫名的不健康感。
  携带着犬型自动人偶,拥有着珍珠色的发色的少女。
  “这就是所谓的了吗?”
  的确是相当贴切的形容。
  夏露便有些闷闷不乐的出声。
  “她的名字叫做芙蕾,三年级生,使用着犬型的自动人偶的史学部学生,自动人偶的名字叫做拉比,成绩则是在100名前后徘徊不定,目前排在第100名,是夜会参加者中排名最低的人,登录代号————〈寂静的轰鸣〉。”
  夏露将少女的情报全部透露了出来。
  “第100名?那不是排在罗真前面一位的人吗?”夜夜有些惊讶似的看向夏露,道:“不过,没想到夏露小姐居然会认识夜会中排名末席的人,明明是〈十三人〉那种等级的学生。”
  “这很奇怪吗?”夏露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道:“就算排名再低,那也是会出席夜会的人,既然会出席夜会,那就算几率再小,对方都有可能成为我的敌人,我当然要将敌人的情报都记在脑袋里了。”
  这个少女意外的挺认真的。
  只是...
  “你刚刚跑回宿舍不就是去找笔记的吗?所以不是记在脑袋里而是差点就忘了吧?”
  西格蒙德冷不伶仃的说了这么一句,让夜夜有些哑然了。
  感情,这就是夏露突然跑出去的原因吗?
  “闭闭闭闭闭嘴啦!西格蒙德!”夏露俏脸一红,又是羞怒又是羞愤的道:“小心我把你午餐的鸡肉换成狗粮!”
  “我又不是狗...”西格蒙德半眯着眼睛,连连叹息。
  夜夜只能悻悻的笑着,紧接着转过头,看向罗真的方向。
  在那里,罗真依旧紧紧的盯着芙蕾的方向,不仅是目不转睛,连眼都不眨一下。
  这让夜夜先是一怔,随即心中升腾起漆黑的感情。
  “不能再看了啊!罗真!那只不过是脂肪块而已!”
  感情,夜夜是以为罗真被芙蕾姣好的身材给迷住了。
  然而,这样的夜夜心中的漆黑感情渐渐的消失不见。
  因为,夜夜发现了。
  发现了罗真紧盯着芙蕾的眼中,先是涌现出惊讶,紧接着涌现出怜悯和同情,随即便被无边无际似的冰冷跟怒火给取代。
  “罗...罗真?”
  夜夜即讶异又不安的唤了罗真一声了。
  “你...你怎么了啊?”
  连夏露貌似都发现了什么,神色变得怯怯而起。
  面对两个少女的呼唤,罗真立即深吸一口气,压下心情的情感。
  “我没事。”罗真冷漠的出声道:“我只是在感慨而已。”
  “感慨?”夜夜愣了愣。
  “感慨什么啊?”夏露更是直接询问出声。
  对此,罗真露出了冷笑来。
  “感慨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都有那种不将别人的命当做一回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杂碎在。”
  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无论是夜夜、夏露还是西格蒙德都无法听懂。
  众人只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罗真肯定发现了什么,方才会导致其产生这样的情绪。
  至于那到底是什么,夜夜和夏露都没有问。
  不是不想问,而是觉得问了也无济于事。
  当下,夏露不自觉的开口。
  “话...话说回来,那个〈魔法啃噬者〉真的会来袭击芙蕾吗?”
  这岔开话题的意图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
  不过,这倒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没错。
  罗真依旧注视着芙蕾,心中的情感则被其顺利控制住了一样,令得他的语气稍微缓和下来。
  “他会来的。”罗真就这么说道:“如果我猜测的没错,那在夜会开始之前,对方一定不会停下袭击。”
  笃定的话语,让夏露、夜夜以及西格蒙德的目光都转到罗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