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我欠你一个人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拉斐尔男子寮,宿舍后方。收藏本站
  在西格蒙德的带路下,罗真就从宿舍里出来,来到了这里。
  而一来到这里,罗真就看到一个局促不安的少女正背对着这边,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见状,罗真与西格蒙德互相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彼此默契的消除了动静,悄悄的接近过去。
  一接近过去,罗真就听到了。
  “那那件事情是我不小心的啦!既然你是个男人!那就别将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啊!”
  夏露便有如对着看不见的某人说话一样,冷哼了一声,颇为高傲的说出这番话语。
  但是,一会以后,夏露又垂下了脑袋,暗自嘀咕着。
  “这样不行啊,感觉更像是在找茬,我明明就是来道歉的。”
  说着,夏露又咳嗽了一声,面露严肃之意的对着面前的空气说话。
  “那件事情的确是我不好,抱歉,请你原谅我吧。”
  这么说了以后,夏露脸上的严肃又垮掉了。
  “不行不行,这样会显得我很低声下气,我可是比劳家的夏洛特啊,被女王授予过独角兽徽章的伯爵家的女儿,对外国的转学生这么低声下气,那会让家族和祖国蒙羞的。”
  夏露就摇了摇头,不停的转换着方式,对着面前的空气,持续进行着各种方式的演讲。
  看到这里,罗真就明白了。
  不仅是罗真而已,连西格蒙德都明白了什么似的,一副看着笨拙的女儿的模样,即无奈又宠溺。
  这让罗真不由得为之失笑,终于是选择了出声。
  “你这是在干什么?练习道歉吗?”
  罗真就极其突然的出声。
  “呀!”
  夏露顿时跳了起来,发出一声悲鸣。
  随即,夏露才狼狈的转过身,看到了站在身后的罗真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你你你你你!”夏露顿时睁大了眼睛,惊慌失措的叫道:“你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我吗?”罗真笑吟吟的道:“就在你说那那件事情是我不小心的啦!既然你是个男人!那就别将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啊!的时候哦?”
  闻言,夏露的一张精致的俏脸瞬间涨得通红。
  “居然悄悄的躲在淑女的背后你这个无礼之徒!”
  夏露便眼角带泪,在强烈的羞耻心下,抡起了小拳头,不断的敲向罗真。
  “明明就是你公然在这种地方做那种事情的错,可别把锅甩得太干净。”
  罗真施施然的避开着夏露抡来的小拳头,不急不缓的说着这样的话语。
  “然后呢?”罗真看向夏露,有些感到好笑般道:“你深更半夜的到这里来找我,目的就是为了道歉吧?”
  道什么歉呢?
  “因为将我的行踪泄露给菲利克斯知道,从而导致菲利克斯对我所做的一切,你就对此感到不安,所以才过来找我道歉的吧?”
  罗真就将这件事情给揭了出来。
  换言之,罗真早就猜到这个状况了。
  毕竟,知道罗真在监视着芙蕾的人就只有夏露而已,菲利克斯既然知道罗真在树林中监视着芙蕾,而且还带领着风纪委员的大部队埋伏在那里,等着罗真跳出来,再对其安上罪名,那只怕是从夏露那里得知罗真的状况才能做到。
  现在看来,菲利克斯是在准备踩点,选取那天晚上要袭击的猎物的时候进入树林,意外遭遇到夏露,并从夏露的口中套到罗真的消息,方才打消袭击芙蕾的计划,转而将锋芒对向罗真吧?
  比起芙蕾的自动人偶的魔术路,菲利克斯肯定更想要夜夜的魔术路,却因为上次袭击失败的关系,认为不能硬来,所以才准备冤枉罗真,将其暂时当做嫌疑犯囚禁起来。
  如此一来,为了让嫌疑犯无法反抗,风纪委员会势必得将罗真和夜夜给隔离,令罗真失去自动人偶,更令夜夜失去人偶使对魔力的提供,从而变得无法抵抗。
  到那时,菲利克斯就可以放心的袭击夜夜,将夜夜的魔术路收入囊中,再慢慢利用自己风纪委员会主委的身份善后吧?
  可惜,菲利克斯并不知道,当时的罗真就已经怀疑上学院,对于很有可能是魔法啃噬者的学院组织早已起了疑心,菲利克斯又出现得太过于恰好,再加上以前对上阴阳厅的教训,因而一开始就不打算妥协。
  倒不如说,就算当时罗真妥协了,菲利克斯也必定无法成功吧?
  谁让罗真与夜夜早已缔结式神契约,即使被分开,那也能通过彼此之间的契约令魔力互相流通呢?
  所以,如果菲利克斯真的对落单的夜夜进行袭击,那么,除非是一击毙命,不然,等夜夜反应过来,绝对是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而已。
  当然,没有罗真在一旁操纵,夜夜的金刚力估计无法发挥出完全的效果,能不能敌得过魔法啃噬者亦是两说。
  总之,夏露似乎是认为罗真会有这番遭遇,原因全在自己的身上,因而才这般不坦率的前来道歉吧?
  “你倒意外的是个相当认真又守规矩的女孩子啊。”
  罗真多少有些对夏露刮目相看。
  原本,罗真还以为夏露就是一个性格高傲的大小姐,脾气不好,又自我意识过剩,这才导致其风评变得那么差。
  但现在看来,这个少女只是不坦率而已,本身的性格并不差。
  只不过
  “我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罗真对着夏露说道:“你也不需要认为这都是你自己的责任。”
  夏露便将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的样子。
  “就算是这样”夏露咬了咬嘴唇,有些固执的道:“就算是这样,你也是因为我的关系才遭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我没办法对此坐视不理。”
  由此可见,这个少女的内心深处的确有着相当认真的一面。
  “那你准备怎么做?”罗真耸了耸肩,道:“让我接受你的道歉就行了吗?”
  “当然不只是这样了。”夏露摇了摇头,有些认真的道:“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将来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你需要我,并且不违背我的原则,那我就会把力量借给你。”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说完,夏露才终于是有些放松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吧。”
  夏露便趾高气扬似的开口。
  “能让我夏洛特比劳欠下人情的人可不多。”
  留下这样的话,夏露才转过身,很是干脆的离开了这儿。
  “别介意。”西格蒙德这才出声,对着罗真道:“夏露就是不好意思而已,你就接受吧,罗雷莱。”
  语毕,西格蒙德亦是跟上夏露,与其一起,离开了这里。
  罗真便目送着那一人一龙的离去。
  旋即,罗真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树荫。
  “然后呢?你也是来找我的吧?”
  罗真就对着树荫的方向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