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 被人动了手脚?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学院的医务室位于与中央讲堂隔了一点距离的医学部校舍里。
  换做平时,在已经入夜的现在,这栋医学部校舍应该早就熄灯,让整栋校舍都变得一片黑暗。
  但是,在夜会进行期间,医学部校舍会对外开放,以对那些在比赛中意外受伤或者出现身体状况的学生进行诊断和治疗。
  此时,医学部的校舍就变得有些灯火通明。
  全身的皮肤都在渗血的芙蕾躺在担架上,在医学部的学生的运送下,进入了医务室。
  在芙蕾身后的是拉比。
  这只犬型的自动人偶在主人陷入昏迷以后,自身的启动程度似乎也跟着降低了,从而同样变得昏迷不醒,跟着它的主人一起,被送到这里来。
  虽然,自动人偶照理来说应该不是由医务室负责,而是由技术科或者工学部负责管理跟维修,但拉比的状况并不是受伤,亦不是损坏,为了不要让它跟身为主人的芙蕾分开,保持双方魔力之间的流通,结果就被一起送了过来。
  就这样,芙蕾和拉比一起被送进了医务室。
  然后,没过多久,罗真亦是跟着一起过来了。
  或许是将罗真当做是芙蕾身边的人的关系,医务室的医生便告诉了罗真。
  “病患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失血过多,并且有点血管破裂的迹象,除此之外就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大碍,休息一下,好好给她输血,应该就能够恢复了。”
  医生就告诉了罗真这样的事情,紧接着回到医务室中,继续为芙蕾治疗。
  罗真没有说话,只是来到一旁的窗口,看向外面的夜空,神色显得有些阴沉。
  对于这样的罗真,夜夜罕见的没有闹别扭,只是默默的跟在罗真的身边,陪伴着他。
  没过多久,这里就又是迎来了几个新的探望者。
  “罗真大人!”
  日轮便一边叫着罗真的名字,一边小跑了过来。
  “大小姐!你别跑那么快呗!”
  “又不是罗真受伤了!干嘛那么着急啊!?”
  昴和六连跟在日轮的身后一起跑着,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显然跑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华族的公主就这么跑到罗真的面前,一边平复着喘息,一边以快哭出来一样的声音开口。
  “日轮真是罪该万死!早知道就应该待在罗真大人的身边!”
  日轮就这般哭哭啼啼的表示着。
  由于夜会的开幕式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为了保证安全,日轮并不被允许待在一般的观众席,而是经由学院的安排坐在贵宾席上观看着比赛,所以一直都没跟罗真一起行动。
  本人就对此极为遗憾,甚至沮丧了不短的时间,现在之所以这么激动,那也是因为觉得罗真的神色有些不对吧?
  罗真只能苦笑。
  “好了,日轮,你先冷静一下。”罗真安抚着日轮,并说道:“就像六连说的一样,受伤的又不是我,参加夜会的同样不是我,别搞得好像是我出事了一样啊。”
  这句话,换来的是除了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人的第四个到来者。
  “既然不是你出事,那你干嘛一副快死了一样的表情啊?”
  带着有些不快的氛围,夏露缓缓的从走廊的另一边走来,出现在罗真的面前。
  其头上,钢铁色的小龙倒是对着罗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怎么也来了?”
  罗真很是意外。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夏露将手抱在身前,理所当然似的道:“虽然我不是芙蕾的关系者,但看到她刚刚那样的异常,作为在夜会上的竞争对手,实在是没办法坐视不理。”
  大概的意思就是,同为夜会的竞争对手,看到芙蕾刚刚突然释放出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力量,夏露就为此感到警惕,方才过来看看状况,以求能够收集到这方面的情报,有所准备吧?
  当然,这只不过是不坦率的大小姐的逞强之言而已。
  其实,真正的意思嘛...
  “夏露只是觉得上次因为自己的私心,自己已经对芙蕾的事情坐视不管了一次,这次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继续坐下去,所以才会过来看看而已。”
  西格蒙德便将自己的主人的真心话给完全道了出来。
  “才才才才才才不是那么回事呢!给我闭嘴啦!西格蒙德!你想让我将你明天早餐的鸡肉换成面包屑吗!?”
  夏露高高在上的姿态一下子瓦解,面色涨红的冲着西格蒙德挥舞小拳头,让西格蒙德从其头上飞了下来,转而停在夜夜的肩膀上。
  “别闹了。”罗真失笑似的道:“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医学部的校舍,现在芙蕾正在救治当中,我们还是别太吵闹比较好。”
  听到罗真的话,众人才一一开始平静下来,不再发出大喊大闹声。
  并且,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罗真的身上,神色之间均都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特别是日轮,极为担忧的开口。
  “罗真大人,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真的没事吗?”
  日轮就试探性般的说着这样的事情。
  “我没事。”罗真摇了摇头,叹息着道:“只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而已,对于芙蕾的事情。”
  闻言,众人一下子也是理解了。
  发生在芙蕾身上的事情的确很诡异,要说不舒服的话,大家其实都觉得有点不舒服吧?
  只是,众人并没有能够理解,罗真所说的不舒服,不仅仅是因为发生在芙蕾身上的异常,更是因为发生在芙蕾身上的遭遇。
  这方面的事情,多少有些触及到罗真心中一些不太愉快的过往。
  不知道这些的众人便攀谈了起来。
  “芙蕾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夏露就这般问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那样呢?”
  这应该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回想起芙蕾痛苦的跪倒在地面上,全身的皮肤都为之破裂,鲜血亦是不停的渗出,从而被转化为源源不断的魔力的一幕,众人就觉得心中一阵毛骨悚然。
  “将血液转化为魔力应该是赤羽家的拿手绝活吧?”昴看向罗真,如此道:“难道,那个叫芙蕾的小姑娘也拥有着类似于赤羽家的〈红翼之血〉的东西吗?”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人里面,除了不知道赤羽家的存在的夏露和西格蒙德以外的所有人都默默的点头了。
  然而...
  “并不是这样。”
  罗真淡淡的出声。
  “鲜血本来就是一种非常高纯度的魔术素材,因为魔力的源泉就是生命力,而鲜血就是人体内蕴含生命力最丰富的东西,即使没有〈红翼之血〉这样的特殊体质,更没有〈红翼阵〉那样的秘术,同样有办法将鲜血转化为魔力,只是效率不太高,并且很危险而已。”
  芙蕾就是这样的状况。
  “她的身体被人动了手脚。”
  罗真就有些冰冷的说出这番话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