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 将你送上断头台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唰唰唰唰...!”
  在刺耳的风切声中,一根根荆棘般的短剑便一边划过空间,一边划开大气,如同一发发子弹一样,向着这边暴射而来。
  短剑并不单单只是从名为智天使的自动人偶身上弹射出来而已,射击的过程中更是有一股不自然的气流在其身周流动,让空气都遭受到剧烈摩擦似的散发出高热,形成热风,令得一把把的短剑如乘风破浪一样,在热风的加持下,从四面八方精密的划过一道道优美的轨迹,包围向了罗真。
  面对这样的一片射击之雨,寻常的人偶使早就因为不知道该应付哪一个方向的射击而慌了手脚,更别说是一般人了。
  那就像是从八个方向分别攻来的八名技术高超的剑客,寻常的人偶使又怎么可能应付得了呢?
  然而,罗真却不是什么寻常的人偶使。
  “哈!”
  挡在罗真面前的夜夜便全身爆发出惊人的魔力,瞬间凌驾于洛基之上,在洛基的面色再度为之一变时,将双手的和服袖子浑然一展,紧接着就像是一个陀螺一样,飞速的转动了起来。
  顿时,夜夜整个人都如同化作一阵漆黑的龙卷风一样,带起一阵呼啸的劲风,与迎面而来的热风互相碰撞。
  而夹杂着热风的八把短剑则是纷纷都落在了漆黑的龙卷风之上。
  “锵锵锵锵...!”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交击声,短剑全部都被漆黑的龙卷风给弹开,甚至被呼啸的劲风给吹飞,没有一把能够落到其身后的罗真身上。
  洛基双眼一凝,就想继续操纵智天使进攻。
  可是,这一次,反倒是罗真先攻了。
  “嗡!”
  一股绝大的魔力就从罗真的身上升腾而起,通通都灌注到了夜夜的体内。
  “磅!”
  夜夜猛然停下转动的身形,并一踏地面,整个人从漆黑的龙卷风化作绚丽的月光,一边让脚下扬起劲风,一边以惊人的速度向着智天使的方向暴窜而去。
  本来,夜夜与智天使的距离就不远。
  这样一来,在夜夜〈金刚力〉全开的惊人速度之下,这点距离不消一秒就被化为了零。
  夜夜就这么如一道闪烁的月光一样,顷刻间突进到智天使的面前。
  “......!”
  洛基及时反应了过来。
  不得不说,洛基的能力的确极其不俗,在反应过来的瞬间里立即就使用强制支配的技巧,直接操纵智天使,让智天使的动作变得极为迅速。
  当下,智天使豁然举起一只手,让手上装备的大剑刃面闪烁起冷冽的弧光,如同一道落雷一样,狠狠的劈下。
  这一劈,就像刚刚的短剑一样,一股不自然的热风吹起,令得智天使的斩击如同被热气给推动了似的,速度变得极其惊人。
  因此,智天使成功的做到了后发先至,在夜夜欺身到自己的身前的同时,大剑突破音障,重重的劈至夜夜的额头。
  旋即...
  “铛————!”
  一声极为响亮的敲击声如钟响,回荡在整栋医学部的校舍之内。
  热风与劲风一起回旋,在走廊上肆虐,吹得周围的玻璃都不断颤动,最终甚至在一声当中出现了一道道的龟裂。
  “呀!”
  日轮和夏露相继发出悲鸣,被强风吹得要么帽子飞扬,要么裙摆飞扬。
  “大小姐!”
  “真是的!”
  昴与六连连忙挡在两个少女的面前,将来袭的热风和劲风都给拦下。
  而作为热风与劲风的冲击点,夜夜与智天使却是已经接触到了一块。
  仔细一看,智天使那锋利的大剑正落在夜夜的额头上。
  但是,这沉重的一劈,却是不仅没有伤到夜夜,反而被夜夜的额头给弹开,溅射出火星来。
  热风与劲风便在这种状况下迸裂。
  “什么...!?”
  洛基则是大吃一惊。
  这位〈剑帝〉根本就没有想到,智天使全力的一劈,居然连夜夜的皮肤都没有割开吧?
  那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一砍而已,而是将智天使的魔术回路启动,从而使用了魔术,将斩击的威力提升到最高。
  刚刚那一砍,哪怕是落在军舰的舰桥上,那都能够将其劈成两半吧?
  可夜夜却是以额头将这样的一击给弹开了。
  于是,夜夜终于是欺身进智天使的怀中。
  面对智天使那全身都是锋利的钢铁的机械身体,夜夜却是毫不犹豫的抱了上去,并如同罗真那般,直接拽住对方,将其往旁边的墙壁,用力的扣上去。
  “嘭!”
  撞击声中,墙壁被智天使那钢铁的身体撞得龟裂粉碎,扬起一阵尘风。
  智天使就被夜夜给直接扣压在墙壁上,再也动弹不得。
  “智天使!”
  洛基不由得上前一步了。
  可是,下一秒钟,洛基的身体就僵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
  “嗡...”
  只见,一块玻璃碎片正在一股纯粹、锋利的念力的作用下,不仅悬浮在洛基的面前,甚至将尖端对准着洛基的喉咙,上面吐露着寒芒。
  这是...
  “〈魔韧〉...!?”
  洛基认出了这一将念力修炼到登峰造极才能习得的技术。
  这样的技术就被运用在一块玻璃上,悬浮在洛基喉咙前端。
  想必,只要念力的主人愿意,那下一秒钟就能够凭借这块玻璃,将洛基的脑袋整个给割下来吧?
  洛基的额头上便流出了一滴冷汗。
  而同时使用了〈念动〉与〈魔韧〉的人是谁,已经是连想都不用想了。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罗真依旧拽着布朗森的衣领,将其拽在自己的面前,瞥了洛基一眼,冷声道:“给我闪一边去。”
  洛基的面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布朗森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同样往下一沉,看着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领的罗真,沉默了一会以后,冷静的开口。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布朗森沉声的问着。
  罗真讥讽的一笑。
  “没什么,只是想让大言不惭的说要给我建议的前辈好好提个醒而已。”
  罗真直视着布朗森,脸上的讥讽变得越来越浓郁。
  “我看你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罗真就极为直截了当的这么说了。
  “我是不知道,你一个连魔王之位都没有得到的失败者,究竟有什么脸敢教训我,让我不择手段。”
  罗真就在布朗森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的这个瞬间,缓缓的说着。
  “不过,我得先告诉你,布朗森先生。”
  罗真的声音便极为清晰的传开。
  “我跟芙蕾不是朋友。”
  “但是,芙蕾的事情,不管多宽,我都管定了。”
  “你最好真的没有触及你口中所谓的禁忌。”
  “否则,我会亲手将你送上断头台。”
  说完,罗真松开布朗森的衣领。
  “夜夜,我们走。”
  “是。”
  在罗真的命令下,夜夜亦松开了智天使,跟着罗真一起,离开了这里。
  见状,日轮、夏露、昴以及六连等人连忙跟上。
  只剩下布朗森和洛基,一个面色难看,一个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