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 冰中宣言!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奇迹的召唤师序章686冰中宣言!?若是土御门家以及那些见过北斗的人看到现在的北斗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因为,比起过去,北斗的体型不但变大了许多,身上散发出来的龙气更加显得极其澎湃和惊人,有如得到成长一样,连全身的鳞片的色泽都变得更加的璀璨耀眼。
  没错。
  成长。
  北斗得到了成长,因此,体型和力量都提升了不少。
  这是因为罗真找到了培养北斗的方法。
  作为自然形成的灵性存在,北斗其实就是特殊的灵灾。
  既然是灵灾的话,那就有壮大的可能性。
  就像一般的瘴气,从最初的Phase1开始,一直到被称为神的Phase5为止,都是一种蜕变、壮大的过程。
  即使灵灾的分级只代表着灵灾的规模,并不代表着灵灾的力量,在Phase3之中亦是有像角行鬼那样存在千年以上而累积了强大力量的类型,可无论是扩大规模还是累积力量,都是一种在壮大灵灾自身的方式。
  有鉴于此,罗真不由得想到。
  “只要像降下金乌和玉兔的时候那样,引动自然的灵气,并从中调出附和北斗波长的部分,注入北斗的体内,那就可以让北斗的灵性得到不断的提升。”
  如罗真之前对付过的鵺就是因为吸收了瘴气,扩大了自身的规模,方才从Phase3成长为Phase4一样,只要能够让北斗吸收和自身一致的灵气,那就可以累积力量,扩大规模,逐渐壮大自身,最终得到成长。
  而龙是属于阴性的水气,若是能够引动自然的灵气,从中分出水气,再去除阳性的部分,留下阴性的部分,将其进行凝聚、压缩、调整成高级灵气的波长,持续注入北斗到体内,那北斗就能提升自己的力量,得到成长了。
  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想引动自然的灵气本来就是一件相当危险且困难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好,那分分钟都会变成灵灾,还想在这个过程中进行调整、去除、凝聚等等工作,并将其注入北斗的身体,那难度虽然不会难到跟降神有得一比,却也是几乎仅次于〈泰山府君祭〉这种降灵仪式的难度了。
  最重要的是,它还得持续不断的进行。
  毕竟,被引动的灵气经过调整、去除与凝聚以后仅剩下的部分已经很少,要让北斗得到充分的成长,那就需要不停重复这个工作。
  可以想象得到,这个过程究竟有多枯燥和辛苦,又需要有多大的耐心了。
  可以说,除了能够数十年如一日的持续不断的进行苦修的罗真以外,别人几乎都无法完成这个工作。
  而罗真则是在日常的修炼结束时,往往都会留下一部分时间不停的进行这个工作,持续不断的培养着北斗,终于是让北斗跨越了过往的极限,获得了成长。
  现在的北斗可是货真价实的最上级使魔,在罗真所能使役的式神和使魔中,除了金乌和玉兔以外,毋庸置疑,最为强大。
  再加上罗真的操纵和支援,现在的北斗完全有资格向角行鬼那样的鬼王叫板,与其一较高下。
  于是,北斗的体型才会变得如此庞大,不再像过去那般,仅有十米左右的长度,而是有着整整数百米的身长。
  在此状况之下,北斗竟是获得了能够操纵天候的特性,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天气,如这般,一被召唤,立即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风生水起,气压起伏。
  毫不客气的说,只要罗真不顾消耗,直接开启〈红翼阵〉给北斗提供最大量的魔力,那以北斗现在的力量,分分钟都能让整座机巧都市利物浦被暴风雨所淹没,直接沉进大水之中。
  这就是现在的北斗的力量,即使是与顶级从者较量都能不遑多让。
  此时此刻,罗真就将这头真龙给召唤了出来。
  “轰隆隆...”
  天空便不停的发出轰鸣,让密布的乌云中电闪雷鸣,下起大雨。
  北斗就在云层中出没着,低下头,看着下方领地中的所有人,眼中泛动着以前没有的冰冷、暴戾以及残酷。
  人们仰望着那腾云驾雾的真龙,脸色完全苍白而起。
  罗真就从火海中走出,脚步很慢,很慢,只有声音清晰的回荡而开。
  “杀!”
  罗真吐出了这个字。
  这一瞬间,北斗眼中的冰冷、暴戾以及残暴亦是暴涨而起。
  下一秒钟,北斗动了。
  将全身的龙气都压缩在口中,北斗喷出了寒冰的吐息。
  一阵白雾的吐息顿时从天而降,内里蕴含着可怕的低温,所过之处,空气中的水分全部凝结成冰晶和冰粒,如冰雹般洒下。
  “嗡————!”
  震颤声中,白雾便扫过了整个孤儿院的领地,将其所触及的所有一切都被笼罩在极度的寒气之中。
  “啪叽啪叽啪叽...!”
  然后,令人觉得牙酸的凝结声就出现了。
  所有被白色的吐息所触及的事物,纷纷都被冰冻。
  被燃烧的岩石给砸碎的建筑物被冰冻。
  被轰出一个个坑洞的地面被冰冻。
  猎枪被冰冻。
  人偶被冰冻。
  连那一个个的警卫和人偶使都来不及发出惨叫,全部都被寒气所扫过,瞬间被冰冻了起来,形成一座座的冰雕。
  整个孤儿院就一下子被寒冰所覆盖,短短不到数秒钟的时间里,被从天而降的寒气给冰冻起来,完全化作一片冰地。
  等到北斗停下吐息,眼中的冰冷、暴戾以及残酷都被懒散给取代时,其下方的孤儿院早已彻底的被冻结成冰,没有一处遗落。
  不。
  要说遗落的话,还是有两个人依旧存在于这片冰地之上,没有被冻结。
  一个自然是罗真。
  还有一个,正是布朗森。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孤儿院被冻结成冰,身边的所有手下更是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直接化作冰雕的一幕发生,布朗森一对眼眸缓缓的张大,最终,脸色也是变得惨白无比。
  这时,罗真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就在布朗森的面前。
  “......!?”
  布朗森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出去。
  可是,几乎是在同时,罗真猛的伸出手,拽住他的衣领,将其拖到自己的面前。
  一如昨天晚上在医学部的走廊上。
  一如上次对其进行的宣言和挑衅。
  罗真就这么将布朗森直接拽向自己的方向。
  旋即...
  “嘭!”
  沉重的一拳重重的轰在布朗森的脸上,在其侧脸炸裂。
  “噗嗤!”
  布朗森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被揍飞,倒在地面上,脸颊直接变得红肿起来。
  罗真的声音这才传入其耳中。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太痛快的。”
  罗真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且无情。
  “使出你的浑身解数吧。”
  罗真俯瞰般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布朗森,眼神出奇的漠然。
  “我要折磨你。”
  这就是罗真现在最想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