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 为了一人而聚集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拉斐尔男子寮。
  此时,在拉斐尔男子寮的一间房间外,许多人就聚集在了这里。
  聚集在这里的都是罗真的熟人。
  有日轮、昴以及六连三个罗真年幼时期认识的友人。
  还有夏露跟西格蒙德这样在学院里认识的同学。
  甚至,连夜夜都在这里。
  众人就一起聚在了罗真的房间外,脸上满是忧虑。
  “不行!”
  某一刻里,日轮像是终于待不住了似的,大声的开口。
  “日轮等不下去了!”
  说完,日轮就想进入房间。
  然而,日轮才刚刚一动,夜夜就挡下了她。
  “你不能进去。”
  夜夜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是,这一次,夜夜不是因为日轮想找罗真而在吃醋,更不是因为敌意。
  “罗真已经说了,这段时间不想见到任何人。”
  夜夜如此表示,只有脸上有着化不开的忧愁。
  这就是目前的状况了。
  “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夏露紧皱着眉头的道:“自从几天前出去了一趟以后就一直躲在房间里,课也不去上,夜会也不去看,甚至连饭都没吃的样子,难道他想死吗?”
  夏露颇为不快的说着这样的话,但眼神却一直瞟向房间的方向,显然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完全不在意。
  可惜,这个问题,连夜夜都回答不上来。
  “夜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夜夜只是低垂着眼帘,低声道:“上次出去调查芙蕾小姐的孤儿院以后,回来的时候,罗真就只是说了一句而已,其余的什么都没说,然后就一直躲在房间里修行,无论夜夜说什么,罗真都显得没有多少的兴致。”
  就是因为这样,众人才会到聚集在这里。
  罗真就即没有去上课,亦没有去夜会观战,整天躲在房间里修行,连吃饭的时候都是夜夜负责去食堂将饭菜给端回来,和罗真一起吃,至于罗真自己则是不再踏出房门半步。
  这让众人都为此感到担忧着。
  尤其是日轮,一直都见不到罗真,整个人便呈现出一种焦躁的状态,都着急到快哭出来了。
  这让昴的情绪亦是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以为躲起来就轻松了吗?”昴便火大般的道:“看俺不把他给拽出来!”
  说完,昴就想往里冲。
  见状,夜夜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六连就赶紧阻止了昴。
  “你先别冲动呗。”六连按着昴的肩膀,无奈道:“俺知道你也很着急,但毕竟是那个家伙,就算你来硬的恐怕都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有可能会被直接轰出来。”
  谁让罗真明明聪明伶俐,遇到事情的时候一般都会很冷静,但有时候又很冲动,很意气用事,即使有些事情已经权衡好了利弊,该做的时候还是会去做呢?
  “就像小时候,在禁地里,当俺们都认为不可能闯过烟烟罗那一关,进入神社去取得信物的时候,只有那个家伙敢去利用山神,敢去挑战烟烟罗,甚至为此不惜将烟烟罗引进神社里,直接引爆那么多的极乐蝶,将自己和烟烟罗一起给炸了。”
  六连就即无奈又好笑的这么说着。
  “所以,再聪明的人也是有脾气的,昴,你还是别去故意惹火他呗。”
  听到六连的话,昴貌似也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想起了当年那个带领着自己等人这样的一群小鬼,无畏无惧的去挑战烟烟罗的罗真的事情。
  “嘁...”
  当下,昴咋舌出声,却也不再冲动了,转过身,不再理会任何人。
  “罗真大人...”
  日轮就看着这一幕,又看向罗真房间的房门,语气中满是担忧。
  “所以才说男人都是一群笨蛋,有什么事情就是不会说出来,总以为自己能够抗下来,就不能跟身边的人一起分担吗?”
  夏露则一直都在埋汰着,但字语行间的深意,相信,谁都能够听得出来。
  至于西格蒙德,却是来到了夜夜的肩膀上。
  “你也别太担心。”西格蒙德如同在安慰着自己的后辈一样,对着夜夜说道:“我相信,罗雷莱应该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知道这里有这么多人担心他,一定很快就会振作起来的吧?”
  “嗯...”夜夜点了点头,虽然语气显得有些无力,可也同样说道:“我会看着罗真,实在不行的话再去找硝子和姐姐大人一起想想办法。”
  这是夜夜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
  “打...打扰了...”
  伴随着一个怯怯的声音的响起,在场的所有人均都转过眼帘,看向走廊的一头。
  在那里,有一个少女来到了这儿,正观望着这边的状况,一副想靠近过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模样。
  此人,正是芙蕾。
  时隔数天的时间,芙蕾身上的伤似乎全好了,魔力失控暴走的状态貌似亦得到控制,看起来已经没有大碍。
  “芙蕾小姐...”
  “你又来了啊...?”
  夜夜与日轮一起看向芙蕾,眼中终于是出现了一丝丝的敌意。
  原因无它。
  “今天又来看望那个家伙了吗?”
  夏露就道出了个中的缘由。
  是的。
  自从出院以后,芙蕾几乎天天都会到这里来,企图见上罗真一面。
  而原因嘛,那就更简单了。
  “我想...跟他道谢...”
  芙蕾便弱弱的出声。
  仔细一看,在芙蕾的身边,竟是不仅仅只有拉比而已了,还带着许许多多的犬只,显得异常的热闹。
  那自然是洛基从孤儿院里带出来的犬只。
  就在芙蕾出院,并且为了拯救〈加姆〉系列的自动人偶,准备再次踏上夜会的舞台时,洛基便带着这些犬只,来到满脸吃惊和激动的芙蕾面前。
  “这是那个男人让我带出来的,现在还给你了。”
  当时,洛基就只是冷冷的抛下这么一句话而已。
  芙蕾很想问,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对此,洛基没有明说,仅是即复杂又低沉似的开口,说了一句。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自由了。”
  说完这样的话,洛基便擅自离开。
  芙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神之工房〉被〈魔术师协会〉给解散,参与禁忌实验的相关人员则全部都被逮捕,连孤儿院内那些被当做人体实验的实验品的小孩都被〈魔术师协会〉给带走,只有洛基和芙蕾两人,因为是受害者,又已经有能力处理自己的问题的关系,被允许自由行动。
  当然,在此期间,洛基和芙蕾都被学院的人给叫去,配合〈魔术师协会〉派来的人员进行调查,将〈神之工房〉这些年以来的所作所为都提供了口供。
  之后,芙蕾才知道,孤儿院之所以会消失,他们姐弟二人之所以能够获得自由,摆脱身为人体试验品的命运,都是因为罗真。
  于是,这些天,芙蕾除了参加夜会以外,天天都会来到这里,拜访罗真。
  只是,直到现在,芙蕾都没有见到过罗真。
  即使是这样,芙蕾依旧天天都过来了。
  就为了说上一句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