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还是先担心自己(五更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哒哒哒哒”
  寂静的漆黑通道里,只有三个人的脚步声在饶有节奏似的响动着,回荡在了四周。
  罗真、夏露以及安里一行三人就顺着通道往前走,很快就脱离了坍塌的位置。
  这里连一点光线都没有,可见度非常的低,对于行走来说可是非常的不便。
  即便罗真拥有着〈天眼〉的能力,不会被这样的事情给困住,但夏露和安里就没办法。
  姑且不说安里,就是夏露都不会〈天眼〉的能力,在这里自然施展不开行动。
  虽说,以夏露的才能,就算习得〈天眼〉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魔术师的八大阶梯本来就不是全部都得必备的技巧,根据自身状况的不同,选择不浪费时间学习同样是可以的。
  就拿〈天眼〉来说好了,虽然它可以让人窥视到周围的所有环境,但只要不需要它或者是有可以代替的方案就无需学习。
  比如芙蕾所操纵的加姆就可以利用嗅觉、听觉乃至对音压的感觉来做到同样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习得〈天眼〉的能力。
  罗真也是一样,魔术师的八大阶梯虽然习得了七个,但同样有一个没有学习,便是因为它不是自己需要的东西。
  夏露则比较极端,在魔术师的八大阶梯中仅习得了〈念动〉和〈灵视〉的能力而已,其余一概都没有学习。
  有西格蒙德那种足以消灭一切的破坏力,夏露肯定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魔剑〉的掌控上,方才没有在八大阶梯的技巧上下多大的功夫吧?
  既然如此,夏露不具备〈天眼〉的能力,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自然会行动受限。
  为了避免麻烦,亦为了别浪费魔力,罗真就甩出一张火行符,令其在自己的面前点燃,如同一个火球般的悬浮在前方,照理了周围,众人这才能顺利的走在这条通道上。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安里就一边走着,一边紧紧的抱着自己姐姐的手,害怕得娇躯一直都在颤抖。
  “没没事的啦,安里,有我在,如果有哪个不要命的真的跑出来打算对我们做什么,我一定会让西格蒙德将他烧成灰的。”
  夏露安抚着自己的妹妹,但声音同样在微微颤抖。
  显然,这个大小姐又在逞强,明明同样很害怕,还是不想在自己的妹妹面前丢脸的样子。
  比劳家的姐妹两人就相依为命似的走在通道中。
  在这个时候,罗真认为,自己必须提醒一件事情。
  “说起来,西格蒙德同样掉进这里来了吧?”
  罗真就很随意的说出这句话。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然而,这却让夏露和安里同时滞下脚步,脸上的表情更是彻底的冻结。
  一会以后
  “西西格蒙德!西格蒙德到哪里去了!?”
  夏露终于是慌张了起来。
  这个少女终于是发现这件事情了。
  走在前面的罗真便撇了撇嘴,这般出声。
  “掉进这里的时候,西格蒙德还是维持着巨大的体型的样子,后面估计是因为没有得到你的魔力支持,体型恢复正常,所以被埋在哪里的石头堆下,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吧?”
  至少,罗真的〈灵视〉和〈天眼〉都没有发现西格蒙德的所在。
  因此,西格蒙德或许是被冲到通道的另一边去了,那也说不定。
  “我我要去找西格蒙德!”
  夏露大叫了起来,转过身,就想往回跑去。
  “等等等啊!姐姐大人!那样太危险了!”
  安里连忙抓住夏露,阻止了夏露的乱来。
  这真的是乱来。
  不说回去随时有可能迎来二次坍塌,就是在这种地方单独行动都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而夏露即对八大阶梯的能力触及不深,现在又没有自动人偶在身边,连家传的〈精灵术〉都不具备,一旦离开罗真,那基本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少女,根本应付不了任何的危险。
  至于安里就更是不用说了,罗真可以感觉到这个少女的魔力相比较起夏露,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自身亦是几乎没有半点魔术涵养,恐怕根本就没有进行过系统性的学习吧?
  这样的一对姐妹若是在这样的地方随便行动,那真的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罗真就没好气的出声。
  “放心,就算离开了你,西格蒙德还是有点自保的能力,不至于真被活埋致死吧?”
  罗真说着这样的话,做着这样的肯定。
  “你你为什么能那么肯定啊?”
  夏露就质问出声。
  罗真看向夏露,漠然一笑。
  “因为,西格蒙德是禁忌人偶,难道不是吗?”
  此话一出,夏露和安里便相继睁大了眼睛。
  “为为什么”
  夏露想说什么,却被罗真给抢先。
  &nb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件事情吗?”罗真似笑非笑的道:“很简单,我猜的。”
  “猜猜的?”夏露和安里同时愕然了。
  可这的确是事实。
  “英国人都知道,初代的比劳伯爵在一百二十年前打倒了为非作歹的魔龙,并将其驯服,于是,比劳家的〈魔剑〉出现,世世代代都与比劳伯爵家同在。”
  罗真这样子说着。
  “如果这段传说属实,那么,魔龙就是西格蒙德,初代的比劳就打倒了西格蒙德,将它给驯服的吧?”
  既然如此,那就证明初代的比劳与西格蒙德曾经交战。
  “这只有可能导致两种状况出现。”
  罗真伸出两根手指。
  “一:初代比劳是与操纵魔龙的人偶使进行战斗。”
  “二:初代比劳是与魔龙自身直接进行战斗。”
  如果是第一种状况,那就是初代的比劳打倒了滥用西格蒙德的人偶使,然后将西格蒙德给带走。
  可如果是第二种状况
  “那就证明西格蒙德是禁忌人偶,自身就能够生成一定程度的魔力,拥有一定程度的战斗力,方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罗真就侃侃而谈着。
  “而我在西格蒙德的身上就〈灵视〉到了生成魔力的迹象,所以,我可以断言,西格蒙德就是禁忌人偶。”
  既然是禁忌人偶,那么,就算离开了人偶使,西格蒙德都有一定程度的力量,自保应该没问题。
  “你你居然能够视得西格蒙德体内有生成魔力的迹象!?”
  夏露就不由得惊讶了。
  要知道,禁忌人偶体内的魔力过少,再加上一般都会被制作者施加某些用于掩饰的手段,以免被发现是禁忌的产物,即便是〈灵视〉都没办法察觉人偶体内流动的魔力。
  更别说,谁又能够判断得出来,这股魔力究竟是人偶自身的魔力还是人偶使提供的魔力呢?
  所以,罗真做出的发言,实在是令夏露惊讶。
  这样的夏露根本不知道,早在当初,罗真就拥有着可以发现〈雪月花〉是禁忌人偶的〈灵视〉能力,更别说是现在。
  而且
  “比起西格蒙德,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罗真突然笑了起来,眼中却全然没有笑意。
  “不欢迎我们到来的家伙可是已经接近过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