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真相与诬陷(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怎...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刻里,不仅是观众席上的一众学生而已,连被破坏了人偶,完全失去战斗能力的场上一众〈十字架骑士团〉的人都骚动了起来。
  “铛————!”
  代表夜会暂停的钟声第二次的响起,告诉了所有人,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辛。
  “大小姐...”
  辛便无声无息的掠至爱丽丝的身旁,如同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一样,即有些表情凝重,亦有些浑身紧绷。
  “别慌...”
  爱丽丝压低着声音的警告辛,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心中同样冒出了不好的预感。
  虽然个性非常的糟糕,但爱丽丝毋庸置疑是一名非常高明的策士,智慧过人,尤其喜欢蒙骗他人胜过一日三餐,单纯的以威胁而言,可谓是非常大的。
  但正因为是一名策士,见到事态出现不在自己预料之中的发展时,心中的不祥预感是更胜他人的。
  敏锐的头脑就告诉了爱丽丝,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要不然...
  “警卫队和风纪委员会都来了,连夜会都中止了...”
  这足以说明有什么大事发生。
  辛就是有这种感觉,所以大概是想趁事态发展成形前将爱丽丝给带走,强行突围吧?
  爱丽丝的直觉也在告诉她,这样做才是最好的。
  可是,从刚刚开始,前方的那名少年就一直以玩味般的眼神注视着爱丽丝,让爱丽丝有种被钉死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的感觉。
  显然,那个人是不会允许爱丽丝就这么突然逃掉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卫队与风纪委员会的人就携带着各自的自动人偶,将整个野战练习场给团团包围起来。
  紧接着,一个女人就从中缓缓的走出。
  那是一个身穿军装,腰配军刀的冷傲女子。
  不仅是罗真而已,在场所有的学生都是认识她的。
  当初,在罗真与马格纳斯激战,学院长出场阻止时,对方亦是跟在学院长的身边一起出场。
  她是学院长的秘书官,虽然不能说是学院的二把手,却是整个学院里离学院长最近,亦经常代替学院长出席众多场合的人物。
  她的名字叫做艾薇儿,人如其貌,是一个非常冷傲的女人。
  现在,这个女人就带着众多的警卫以及风纪委员一起将整个野战练习场都给包围。
  旋即...
  “爱丽丝·伯恩斯坦。”
  艾薇儿以冰冷的语气跟表情,向着爱丽丝做出宣言。
  “我以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学院理事会的名义,现以杀人罪和破坏学院秩序的罪名将你逮捕。”
  这是拥有自治权的学院院方人员的宣言,更是理所当然的职务。
  “杀人罪和破坏学院秩序...?”
  爱丽丝的眼眸微微一缩,沉默了下来。
  其身旁,辛的表情是变得越来越凝重。
  至于那些观看着现场发展的学生则是纷纷都大吃一惊。
  “杀人...!?”
  “还...还有破坏学院秩序...?”
  “她...她居然做过这种事...?”
  “不会吧?”
  学生们就一一喧哗而起。
  连那些躲在暗处观望着的人都眯起了眼睛,神情变得更加的专注。
  只有贵宾席上的日轮、昴以及六连一行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开始了。”
  三人的心中就同时出现这样的一句话。
  如是这般,夜会以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形式,出现了这样的发展。
  爱丽丝就沉默了一会,紧接着笑了起来。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爱丽丝便镇定的道:“我怎么可能杀人,又怎么可能破坏学院的秩序呢?”
  这样的话语,爱丽丝说得非常的肯定又笃定,甚至还一副正大光明,不怕做了亏心事的模样,让周围的观众都怀疑了起来。
  对此...
  “狡辩是没有用的。”
  艾薇儿面不改色,如此说着。
  “就在今天早上,有匿名的信件寄到学院理事会,上面列举了你的罪行,还附带了证据,再加上我们已经经过确认,夜会执行部部长塞德里克·格兰维尔的确已经失去踪迹,被害的可能性极高。”
  “而你...”
  艾薇儿便拔出腰间的军刀,指向了爱丽丝。
  “你以魔术伪装成塞德里克·格兰维尔,并肆意利用执行部的权利操纵学生排名以及夜会过程的事迹同样被举报,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
  艾薇儿的话语,令得在场所有人纷纷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即便是爱丽丝的面色都变了,甚至不由得出声。
  “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有?
  这就是爱丽丝想说的话。
  不过,爱丽丝不是想说自己没有犯下这些罪行,而是想说怎么可能会有所谓的证据。
  要知道,塞德里克·格兰维尔被杀害虽然是事实,可动手的人并不是爱丽丝,即便爱丽丝知情,并且还可以算是主谋,之后还伪装成塞德里克,肆意操纵排名跟夜会,以爱丽丝的头脑,自然不可能留下任何的证据,怎么会有证据确凿这种事情呢?
  爱丽丝就强忍着将这样的话给说出来,如同意识到什么一样,转过视线,看向冷眼旁观的罗真。
  “是你...?”
  爱丽丝便紧视着罗真,低声质问着。
  而罗真...
  “是我。”罗真非常坦然的承认道:“匿名举报的人是我,将证据交给理事会的人也是我。”
  “你...!”爱丽丝不由得冲动起来。
  没办法。
  匿名举报也就算了,证据又是怎么回事?
  罗真是怎么找到的?
  不,应该说,自己怎么可能大意到留下证据?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除非...
  “伪造...”
  是的。
  伪造。
  所有的证据都是伪造的。
  这并不是多难办到的事情。
  以罗真如今的知识,想伪造出所谓的犯罪证据,根本是再简单不过。
  比如,罗真可以制作出无比逼真的简易式来冒充塞德里克的尸体,并在上面留下爱丽丝的头发或者指纹的东西。
  再比如,罗真可以用咒术制造犯罪现场,保证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出其中伪造的痕迹。
  然后,罗真再配合爱丽丝的状况,留下一些不为人知的蛛丝马迹,再将其整理起来,上缴给学院理事会。
  偏偏,这些都又是爱丽丝的的确确做过的事情,谁都无法看出其中的破绽来。
  甚至,罗真还这么做了。
  “不仅是夜会执行部部长而已,她很有可能伪装成伯恩斯坦家的千金。”
  罗真就向着艾薇儿以及全场的人都这么说着。
  “她的身上现在还维持着伪装的魔术,只要将它破除,那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此话一出,爱丽丝的面色终于是变了。
  而且还是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