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 这样,才是真正的赎罪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就让学院逮捕我吧。”
  当这样的一句话在伊欧的口中传出时,全场为之一寂。
  连罗真都转过头,看向了伊欧,眼眸微微闪烁了起来。
  “决定了吗?”
  罗真即没有反对,亦没有赞同,只是像这样平静的询问着。
  这让伊欧苍白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黯然来。
  “这本来就是我的错。”
  伊欧就像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泪水再次涌出一样,缓缓的说着。
  “我很喜欢自动人偶,非常非常的喜欢。”
  这一点,不需要伊欧特别说明,罗真也能够看得出来。
  因为,如果伊欧不喜欢自动人偶的话,那就不会追求〈雪月花〉系列,并且还是那么的执着。
  这其中或许也有〈雪月花〉是出自花柳斋之手,而花柳斋又是伊欧的偶像的原因,可从伊欧那一谈到自动人偶就闪闪发光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少女真的很喜欢自动人偶。
  尤其是经由其手制作出来的自动人偶,伊欧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否则在站前广场看到伊凡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开心、激动,发现伊凡出现问题以后便那么震惊、不安了。
  “你一定会嘲笑我吧?”伊欧自嘲着说道:“明明说喜欢自动人偶,却将自己亲手制作的女儿交出去,就算不知道那是殿下的阴谋,为了自己的目的,我还是将伊凡当做可以使用的道具、武器交给了殿下,就是因为这样,现在才会遭受到报应。”
  这件事情,一定在此之前就一直压在伊欧的心里吧?
  毕竟,在爱德蒙德展露自己的野心之前,伊欧就已经将伊凡交了出去,肯定每天都在为此自责、难过。
  可是...
  “我真的很想阻止战争的爆发。”
  伊欧终于是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因为,我实在不想看到我做出来的人偶上战场,更不想看到孩子们去杀人。”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均都沉默了。
  真的沉默了下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自动人偶之所以存在于世,就是因为它们是可以代替自己使用魔术的媒介。
  它们是武器。
  它们是道具。
  既然是武器、是道具,那就难免会被用来战斗、厮杀。
  那些具备战斗能力的人偶哪一个手中没有粘过鲜血?
  那些性能优越的自动人偶哪一个没有丧送过一两条命?
  哪怕是那些心地善良的人偶使,没让人偶去杀人,却也让人偶去杀人偶,丧送过自动人偶的一生。
  偏偏,在这个时代里,人偶使的存在目的之一就是上战场,为国家效力。
  自动人偶,已经无可代替的成为了战场上必备的武器。
  哪一个国家会没有机巧军团?
  哪一次战争会没有自动人偶?
  伊欧作为一名人偶师,发自内心的喜欢着自己制作的孩子,又怎么能够忍心让它们成为武器,在战场上杀人?
  “我想要创造一个让那些孩子不需要再杀人的世界。”
  伊欧的泪水不断的溢出眼眶。
  “所以,即使真的很痛心,我还是希望伊凡能够代替我,阻止战争的发生,让人民们也不再流血流泪。”
  若是搭载了〈无限连锁反应〉的〈绝对王权〉的话,想办到这一点,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只要伊凡站在战场上歌唱,那自动人偶就全部都会听其命令,不再杀戮。
  只要伊凡的能力能够震撼世界,那谁都无法凭借机巧魔术来互相争斗。
  让伊凡成为战争的抑制力,并不是空口无凭的白日梦而已。
  但伊欧明显没有想到,所谓的力量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震慑,用得不好,伤人伤己。
  如此跨世纪的能力,不被人盯上才是不可能的事情。
  爱德蒙德,只不过是第一个发现,并第一个利用了而已。
  “现在,伊凡的情感已经被破坏了,不再认识我,更成为了致命的武器,不但威胁到学院,还威胁到国家,甚至让那些无辜的自动人偶都全部成为了殿下的道具。”
  伊欧咬着嘴唇。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故此,伊欧选择了赎罪。
  “逮捕我吧。”
  这是伊欧现在唯一的念头。
  “不然,实在太对不起大家了。”
  伊欧只能这样做。
  听着伊欧的话语,在场的所有教授、学生、警卫以及各种各样的人物都无话可说。
  “非常感谢你的理解,埃里亚德教授。”
  学院长亦是点了点头,叹出一口气的同时,准备指示警卫们再次上前捉拿。
  但在这之前...
  “我得先跟你说清楚。”
  罗真突然对着伊欧说出了这样的话。
  “如果你真以为被逮捕就算赎罪的话,那我第一个不会原谅你。”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令得在场所有人纷纷呆然,伊欧更是彻底的愣住。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旁若无人的发着言。
  “因为你的〈绝对王权〉的关系,我的人偶可是一个个都差点被篡改心脏,为此担惊受怕了很久,你不给我补偿就算了,居然打算躲进监狱里,你以为这样就能获得原谅吗?”
  如此发言,令得伊欧哑然了。
  反倒是夜夜、伊吕里以及小紫三人互相相视了一眼,均都笑了起来。
  罗真就这样子说着。
  “同样的道理,那些失去自动人偶的家伙也全部都没有得到补偿,只能失去重要的东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自动人偶就会攻击到自己的身上,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不帮他们解决也就算了,还打算逃掉,真以为伏法就能赎罪啊?”
  这是一个比被背叛更残酷的事实。
  “杀人犯伏法了,可被他杀的人永远都不会回来。”
  “抢劫犯伏法了,可被他抢走的钱可能早已被花光。”
  “你们以为你们已经赎罪了,可对那些受害者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通常这个时候,他们只能选择接受损失、迫害跟苦楚,然后看着你们进监狱,得到的只是一时的痛快而已。”
  “所以,别以为这样就能轻易得到原谅。”
  罗真直视向伊欧,当着伊欧的面,道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真想赎罪的话,那就去把伊凡抢回来,将她的感情修复,跟她说声对不起,再将那些失控的自动人偶全部带去还给失主,弥补受害者们所有的损失。”
  “这样,才是真正的赎罪。”
  罗真的话语,刺进了伊欧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