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 〈空间歪曲〉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与此同时。
  在遥远的天际之上,一艘战舰悬浮在了云端,如同在云海里畅游一样,不停的起伏。
  战舰的主舰桥里,设置在中央的舰长席上,叛乱的主谋正赤着上半身,在接受着包扎。
  “还请务必不要扯到伤口。”
  古雷坦便一边替爱德蒙德包扎着上半身,一边看着不断的从绷带里渗透出来的鲜血,面色沉重的告诫。
  “殿下的伤比想象中的重,仅凭些许粗略的包扎根本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军队又已经被歼灭,这里没有人能够使用治愈的魔术,如果不注意的话或许会让伤势变重,请多加小心。”
  古雷坦就向着爱德蒙德这么劝诫着,其身边还站着面无表情的希菲尔德。
  面对古雷坦的劝告,爱德蒙德却显得有些不以为意。
  “这点伤就当做是登上王位,站在世界巅峰之前的必要开销吧。”
  爱德蒙德便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明明包着上半身的绷带还在渗透着鲜血,他却一点都没有展露出痛苦的表情来,反而向着古雷坦纠正。
  “还有,我不是殿下,而是陛下。”
  爱德蒙德理所当然的做出这样的纠正。
  这意味着爱德蒙德已经将英国的王位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
  可就目前的形式而言,这的确不能说是狂妄自大。
  “睁开眼睛吧,代达罗斯。”
  爱德蒙德就在舰桥里下着命令。
  “铮!”
  顿时,舰桥之内,墙壁与天花板变得透明了起来,映照出舰外的景象。
  “这是魔术?”古雷坦对此一怔,但紧接着又摇头道:“不,这应该不是代达罗斯的魔术回路造成的效果,应该是代达罗斯体内〈夏娃的心脏〉产生的知觉能力吧?”
  古雷坦非常笃定的这么说着,让爱德蒙德都赞赏了起来。
  “没错,现在呈现在我等面前的不是代达罗斯的魔术展现出来的景象,而是代达罗斯将它看到的景象投影到舰桥的内部而已,虽然需要极为精细的魔力控制,但并不算魔术。”
  爱德蒙德承认了这一点。
  这也是〈夏娃的心脏〉的一个神奇之处。
  虽说,这个回路的作用就是用来赋予自动人偶生命跟灵魂,可它自身的自由度极高,不但会给予人偶智慧,如果让出色的人偶师去着手制造,还能重现呼吸、流汗乃至消化食物等等生命体才能拥有的特征,理所当然也能转换出知性、肌力、感官等等各式各样的效果,只要是生物能做到的事情,凭借人偶师的技术,多半都能为自动人偶重现出来。
  〈雪月花〉系列的活体机巧就是如此的构造,与人类几乎相差无几,除了生育等生理现象以外,人类的少女能够拥有的生命体征,她们基本都拥有着,因此,夜夜、伊吕里以及小紫三人也需要像人类一样进食。
  〈魔剑〉系列的禁忌人偶亦是如此,像西格蒙德本身就即可以膨胀变大,还能用翅膀飞行,这也是其创造者用〈夏娃的心脏〉模仿出传说中的龙所拥有的特征的关系。
  代达罗斯现在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的东西而已,将其看到的景象投影到舰桥里,并不是魔术的效果。
  于是,爱德蒙德以及古雷坦两人均都看到了舰外的景象。
  首先,两人看到的是站在甲板最前端的伊凡。
  伊凡正在对着无边无际的天空歌唱着,让歌声不停的扩展开来,笼罩整个机巧都市。
  在歌声的作用下,机巧都市内,此时正呈现出一具具的自动人偶在活动的状况。
  有警察型的自动人偶在大街上巡逻。
  有军人型的自动人偶在整齐排列着。
  其余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自动人偶同样一一被分配到机巧都市的各个角落,封锁了整座都市。
  这些自动人偶的身边都没有操纵者,全部都是自主行动,一旦看到人类甚至会主动攻击,让整个机巧都市呈现出一片混乱、恐慌。
  爱德蒙德就看着这个景象,露出了桀骜不驯的笑容。
  “只需要我独自一人提供魔力,伊凡就能在〈无限连锁反应〉的作用下将〈绝对王权〉扩散至全机巧都市,彻底控制整个机巧都市的自动人偶,让我轻轻松松得到了足以媲美一国之力的机巧军团,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就是〈绝对王权〉搭配〈无限连锁反应〉的恐怖之处。
  “作用范围内的自动人偶全部成为了我的走卒。”
  “作用范围外的自动人偶也不敢贸然进攻,否则就会在踏入都市的瞬间被我纳入麾下。”
  “想对付我,只能派出纯粹的人类组成的军队,可一般人类就算有武装,那也根本及不上可以使用千万种魔术的机巧军团。”
  “在这种状况下,帝国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王位也只能乖乖的让出来,届时我再以英国作为跳板,向世界进军。”
  “真是太顺利了。”
  爱德蒙德便坐在舰长席上笑着,虽然没有得意忘形,更没有欣喜若狂,可眼中却流露出无穷无尽的野心。
  “昏庸无能的老爸也该认清楚现实,乖乖从王位上滚下来了吧?”
  爱德蒙德就只是这么睥睨般的发着言。
  “千万不可大意啊,殿...陛下。”
  古雷坦面色严肃的警告。
  “即使帝国引以为傲的机巧师团已经派不上用场,这个国家依旧有着舰队,凭借它们的炮击,一旦从〈绝对王权〉的作用范围外发射过来,陛下就危险了。”
  古雷坦就忧心着这一点。
  可是......
  “只要是在代达罗斯之内,那就绝对不会有危险。”
  爱德蒙德如此说了。
  这让古雷坦想了起来。
  “说起来,那位技术高超的少年的攻击似乎就在触及代达罗斯的时候被消除了大半。”
  古雷坦回想起在代达罗斯的周围扭曲、摇曳的空间,有些明悟般的开口。
  “难道这才是代达罗斯的魔术回路?”
  是的。
  这才是代达罗斯的魔术回路。
  “————〈空间歪曲〉。”
  爱德蒙德揭露了这一点。
  “可以自由自在的扭曲周围的空间的魔术,正是代达罗斯引以为豪的力量。”
  只要将周围的空间扭曲,那外部的干涉就全部都触及不到代达罗斯,所有人也都接近不了代达罗斯,即便是空间转移都没办法闯进去。
  既不会受到外来的攻击,也不会被攻入内部,代达罗斯便绝对不会沉。
  这也是爱德蒙德一进入机巧都市,立刻就直奔代达罗斯而来,出现在代达罗斯的广场上的原因所在。
  “只要在这里那就是绝对的安全,我只需要坐享其成就行了。”
  爱德蒙德傲然的说着这样的话,让古雷坦亦是彻底放心了。
  如此一来,机巧都市就完全落入这边的手中,以这里的人为人质,王位也迟早是囊中之物。
  (陛下性格傲慢自大,却能考虑得如此周详,也许真能征服世界。)
  古雷坦就这么想着,同时也才下定决心。
  (我要跟随他。)
  这就是古雷坦的决定。
  “来吧,认同我的资格,承认我为王吧。”
  爱德蒙德就眺望着整个机巧都市,桀骜的笑着。
  就在这时...
  “嗯?”
  古雷坦眼尖的发现了异常,面色一凝,指向一个方向。
  “陛下,请看那里。”
  闻言,爱德蒙德下意识的看了过去,随即就发现了。
  在机巧都市最顶端的一座钟塔之上,一只三足的乌鸦从天而降,落在塔顶,化作了一群人。
  “是他?”
  爱德蒙德眼前一亮,不惊反喜,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