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魔术礼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前辈...?”
  当这样的呢喃声传入罗真的耳中,甚至于传入罗真的心中时,罗真终于是抬起了头,看向了玛修。
  这一刻里,少年与少女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凝视着彼此,并且确认着眼前之人的身份,恍惚间,少女与少女便仿佛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场景。
  在那场景里,有两人的初次相遇。
  在那场景里,有两人的互相慰藉。
  在那场景里,少女正在唤醒因熬夜而睡得死死的少年。
  在那场景里,少年正抱着濒死的少女,在火海中立下了契约。
  如今,少年与少女再一次的重逢了。
  一个相隔了数十年。
  一个相隔了半载。
  虽然时间上很不平等,可流露在少年以及少女眼中的思念与依恋竟是同样的浓郁,同样的刻苦铭心。
  但是,这都已经过去了。
  “我回来了。”
  罗真便抱着芙芙,向着玛修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闻言,玛修眼眸微微摇曳而起,紧接着脸上浮现出一个恬静、安宁且温柔的表情。
  “欢迎你回来,前辈。”
  玛修闭着眼睛的笑着。
  那个笑容,一如当初两人互相许诺并分别的时候一样,充满着温馨。
  直到这个时候,其余人才反应过来。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罗曼第一个冲了上来,脸上浮现而出的是无比的惊喜交加。
  “老哥。”
  看着自己的亲兄长就这么向着自己冲来,罗真不像对方那么惊喜,眼中却也流露出些许的激动。
  虽说,在其余的世界里,罗真也不乏一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可跟罗曼比起来,自然还是差了不少的感觉。
  再怎么说,眼前这个男人都是罗真的亲哥哥,血脉相连的亲兄弟,本质上就是不同的。
  “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达芬奇亦是感叹不已,不似其余人那么激动,只是站在那里笑着。
  只有一个人,在这种场合下迸发出无尽的怒气。
  “罗雷莱·阿涅真!”
  奥尔加玛丽终于是从地面上扑腾了起来,一飞而起,悬浮在半空中,对着罗真怒气冲冲的嚷嚷了起来。
  “你居然拖到现在才回来!?知不知道整个迦勒底都在因为你一个人的失踪差点陷入无法运作的状态啊!?”
  奥尔加玛丽心中的焦虑和忧虑就全部都化作怒火,在这一刻里爆发了出来。
  “哦?”罗真这才看向了奥尔加玛丽的方向,故作惊讶似的道:“所长,原来你也在啊?”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接帮奥尔加玛丽心中本就庞大的怒火蹭蹭的助长了好几倍。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奥尔加玛丽火气十足的道:“特异点的观测早就已经进行到一定程度了,就只差将御主和从者灵子转移过去而已,可你却消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导致现在还有六个特异点没有修复,剩下的时间却不到一年,要是因为你的散漫而导致人理的毁灭...!”
  奥尔加玛丽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全部说完就被罗真给堵了回去。
  “我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罗真颇为没好气的道:“有空在那里生无谓的气,还不如赶紧想办法恢复本来的身体或者干脆赶紧适应现在的身体,坚强的活下去,所长大人。”
  “你...!”奥尔加玛丽顿时气得声音都颤抖了。
  见状,旁观者们赶紧上前来阻拦。
  “前辈,所长在这半年里也很努力的在适应一切,现在已经能够以邪灵的身份出现在迦勒底之中,不再逃避大家,大家也都接受了所长现在的状况,你就别再故意气所长了。”
  玛修连忙好言相劝。
  “真是的,为什么你们两个一旦遇上,每次都得像这么大吵一架啊?”
  罗曼则是满脸的无奈。
  对此,罗真只不过是摊了摊手。
  虽然,在机巧的世界里,罗真已经彻底的摆脱了过去,不再被过去的伤痛所执妄,对迦勒底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排斥,而是能平心静气的接受它,甚至在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休假的时候想到要回来,早已放下以前的恩怨,可面对奥尔加玛丽,罗真还是很不甘示弱的。
  这不是罗真对奥尔加玛丽有什么意见,单纯只是两人的个性本来就不合,一旦遇上,不吵上一架,那才是一件无比奇怪的事情。
  当然,罗真也能理解奥尔加玛丽的感受,知道以她的个性,在人理烧却的危机下,自己迟迟没有回来,肯定已经焦急万分,可罗真同样不是去游山玩水,自然没有理由承受奥尔加玛丽的怒火了。
  理所当然,奥尔加玛丽同样不是真的痛恨罗真,只是在发泄心中的焦虑罢了。
  “总而言之,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赶紧做好准备!”
  奥尔加玛丽恨恨的说着这样的话,令罗真不置可否的别过头去。
  “咦?”
  这个时候,达芬奇突然惊疑出声。
  “罗雷莱,你身上的那件大衣好像很不普通的样子啊。”
  达芬奇的话,令得在场的众人纷纷为之一怔,齐齐的转过头,看向罗真的方向。
  直到这时,众人才注意到,罗真的身上正披着一件极其华丽的漆黑大衣。
  因为回到迦勒底的时候已经将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的学生制服给换下,转而重新换上迦勒底的制服的关系,罗真身上的穿着并没有出现值得怀疑的地方,只有身上的大衣,依旧被其披在身上,根本没有拿下来。
  那也是自然。
  “这可是我现在不可多得的伙伴。”
  罗真轻抚着自己身上的大衣,对着众人蓦然一笑。
  “有了它,即便对手是从者,我都有办法应付得了。”
  此言此语,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通通都惊讶了起来。
  “连从者都能够应付?”罗曼便惊讶的道:“难道那是非常强大的魔术礼装吗?”
  ————〈魔术礼装〉。
  那是和机巧世界的魔具与东京暗鸦世界里的咒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为魔术师们所用的具有魔术效果的道具。
  迦勒底的制服其实也是一种魔术礼装,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使用者所受的伤势,提升魔术的些许效果,并且还有几率自主回避针对要害的攻击,算是比较实用的了。
  所以,从这个世界的概念来看,金乌所化的大衣的确能够称得上是一种魔术礼装。
  只是...
  (比起礼装,它更像是宝具就对了。)
  罗真在心中默默的这么说着。
  由幻想和信仰所形成的最强武装————宝具。
  作为同样从幻想与信仰中诞生的神灵所化身而成的咒具,金乌所化的大衣的确比起礼装,更像是宝具呢。
  当然,玉兔也是一样的。
  不过,这些都很难解释得清楚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