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 〈施舍的英雄〉(三更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当今所有的神话体系之中,要说哪一个神话体系比较突出的话,那么,印度神话无疑会被很多人提及。
  无论是作为成形的规模还是历史,印度神话都要凌驾于许多的神话之上,只论神秘的高度的话更是很难有能够及得上它的神话,不管是佛教、密宗还是其余各种各样的信仰,几乎都和印度有着非同凡响的关系。
  而在印度的古代叙事诗《摩诃婆罗多》中就登场了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
  其中,要说哪一位英雄最为出名,那无疑就是《摩诃婆罗多》的核心————阿周那。
  他是俱卢王之子,般度五兄弟中排行第三的人物,同时还是雷神因陀罗的儿子,其才干、性格以及其余方方面面皆无可挑剔,乃是一名手执大弓,于战场上追求名誉的弓箭达人。
  在印度诸多英雄当中,阿周那都是毋庸置疑最出色的一位,被评价为印度最强的英雄之一,人称〈天授的英雄〉的存在,即使是众神都为其功绩所赞叹,为其才能所惊叹,因而有着众多的神明对其青睐有加,赐下各种各样的加护跟武器。
  这样的阿周那的人生当中便有着一名最大的对手,公认的可怕劲敌。
  他是阿周那同母异父的兄弟,继承了太阳神苏利耶的血脉,与继承了雷神因陀罗血脉的阿周那一样,乃是一名半神的大英雄。
  如果说,阿周那是《摩诃婆罗多》的主人公的话,那这位大英雄就是作为阿周那最终对手的反派,却是面对各种不公却战斗到最后的名副其实的英雄,拥有着绝大的人气。
  可以说,若阿周那是〈天授的英雄〉的话,那这一位就是〈施舍的英雄〉了。
  因为母亲的恳求,他发誓不对阿周那以外的般度五子出手,在战场上无数次的放过了般度五子。
  因为雷神因陀罗害怕阿周那死在战场上,于是化身为乞丐向他索要他与生俱来的黄金铠甲,他明知这一切还是做出了应承,剥离了已经和自己的肉体一体化的黄金甲,并将之交给了因陀罗,失去了身体皮肤。
  而在最终与阿周那的一战里,失去了与生俱来的一部分的他明明前所未有的衰弱,却因为诸神的诅咒,不但在战斗中车轮陷进土里,还莫名的想不起武器的真名,结果陷入了动弹不得的状态以后,被阿周那不惜打破规则,从背后射出了一箭,从而身亡,却对对方不惜打破规则都要杀了自己而有所自豪。
  他就是这么一位不断的在给予别人施舍,又不断的给予别人宽容,最终被以近乎谋杀的方式给杀死的英雄。
  毫不客气的说,只论及身为英雄的位格,他无疑还要在阿周那之上。
  而违背规则,用近乎谋杀的方式杀死了他的阿周那亦将此视为人生中唯一且最大的污点,抱憾终身。
  因其英雄之格的出众,身为太阳神苏利耶儿子的他在死后与自己的父亲彻底的一体化,从而化身为照耀大地的太阳。
  因此,这位英雄拥有着最高的英雄之格与最高的神灵适性,即便是纵观所有的神话,一览〈英雄之座〉中的所有英灵,他都是能够排的上第一、第二位的存在。
  他的名字叫做迦尔纳,拥有着与生俱来的连众神都难以破坏的黄金铠甲,以及从身为师父的婆罗门持斧罗摩那里得到的众多武艺和武具,却不受到承认,还受到诸多的诅咒跟不公的对待的印度大英雄。
  罗曼对其的评价是正确的。
  这位英雄的确已经超过了顶级从者的范畴,即使称之为破格级别都不为过。
  与其相比,无论是之前对上的那位据说来自于希腊神话的berserker还是冬木市的亚瑟王,甚至是贞德等一众顶级从者,均都隐隐的有所不如。
  而罗真也终于是明白,为什么金乌会对迦尔纳的反应那么激烈。
  只因为,双方都是象征着太阳的存在,一个是太阳的化身,一个是与太阳一体化,双方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同族、同伴、同类。
  “......真是吓了我一跳。”
  连斯卡哈都直直的盯着迦尔纳,做出如此的发言。
  “就算是站在这里我都能感受到你的高洁、无私以及强大,恐怕,就算是在〈英灵之座〉中都找不到能够与你匹敌的人物了吧?”
  斯卡哈竟是给出了这般惊天动地的评价。
  对此...
  “这是你的误解,影之国的女王。”
  迦尔纳注视向了斯卡哈,居然同样直接打破了斯卡哈的真实身份,以淡泊的口吻,缓缓的出声。
  “我也只不过是被真正的英雄所杀死的人物,在那个〈座〉中同样有数名极其可怕的英灵,他们才有资格称之为最强,我可无缘于这样的称号。”
  话是这么说...
  “虽然竭尽全力的话,跟他们打成平手应该不成问题就对了。”
  迦尔纳便以绝对理性、冷静且淡泊名利的语气这么说着。
  这同样不是自信,而是非常客观的认知。
  诚然,迦尔纳无法称之为最强,但同样不会逊色于任何一名英灵,乃是名副其实能够与他人角逐最强宝座的一员,再出色的英雄都不敢说能够完胜于他。
  “当然,你并不在〈座〉中,无法算在内。”
  迦尔纳就对着斯卡哈说出这样的话。
  言下之意便是,迦尔纳承认斯卡哈也不会输给他。
  这让斯卡哈脸上勾勒起一个动人的微笑。
  “若是能够与印度中数一数二的大英雄一战,那我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斯卡哈竟是隐隐的透露出一战之意。
  显然,这位战斗狂老师是再一次的见猎心喜了。
  只是,不同于罗真的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斯卡哈是看中了罗真的才能,认为可以将其培养成一个能够杀死自己的强者,方才见猎心喜。
  反观迦尔纳,斯卡哈丝毫没有想将其收为弟子的意思。
  因为,这个人本来就拥有着杀死斯卡哈的实力。
  所以,斯卡哈是真的见猎心喜了起来。
  迦尔纳自然也能感受到斯卡哈的喜悦与斗志。
  然而...
  “我无意与你们战斗。”
  迦尔纳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意志。
  不是畏战,更不是拒绝,而是...
  “你就是来自迦勒底的御主吧?”
  迦尔纳终于是看向了罗真。
  “有一事相求,还请不吝援手。”
  迦尔纳对着罗真说出这样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