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 从哪来,回哪去(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刻里,伊阿宋的心中自然是充满着愤怒。
  想到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信心满满,认为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拒绝自己的邀请,现在却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伊阿宋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就像罗真所说的一样,打从生前开始,伊阿宋作为阿尔戈号的船长,大名鼎鼎的〈阿尔戈英雄〉之首,希腊神话中著名的各个英雄都不曾拒绝过他的邀请,现在居然被几个从者拒绝,其有多么的恼羞成怒,可想而知。
  毕竟,伊阿宋本身并没有任何的才能,说是〈阿尔戈英雄〉之首,实则根本就是一个只懂得利用他人来达到目的的小人。
  这一点,从其态度以及其所作所为就能窥视到一点。
  再怎么说,美狄亚的真名就是被其给一个照面透露了出来,这已经不能说是不小心,而是完完全全的愚蠢了。
  有鉴于此,说是英雄,这位忒萨利亚的王子压根就没有英雄该有的气度和能力,只是靠着狐假虎威才爬上了英雄的地位而已。
  理所当然,这样的伊阿宋...
  “区区一个人类,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对于罗真那无比讽刺的态度,伊阿宋出奇的愤怒。
  更让他愤怒的是那些从者。
  “你们难道真的打算拒绝我吗?”
  伊阿宋气急败坏般的嚷嚷出声。
  “要知道,在这块大陆上,现在可是只有我的国家才能和凯尔特的那群狂犬相抗衡,像你们这样的中立从者,除了得到我的庇护以外,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只会受到凯尔特那边的围杀,只有投靠我,那才能活下去,再怎么说都是英雄,难道你们连这种程度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吗?”
  伊阿宋就为此恼怒着。
  可是...
  “不明白的人是你才对吧?伊阿宋。”斯卡哈冷静的出声道:“难道你认为,我们都是一群为了活下去就可以舍弃尊严的存在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伊阿宋当场哑口无言。
  是的。
  真正不明白的人应该是伊阿宋才对。
  “我等所获得的只不过是一时的现界,并不是真正的第二人生。”迦尔纳淡淡的道:“我等乃是过去之影,时代的残留物,并不是应该继续活下去的人。”
  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很多从者其实都明白,自己是武器,自己是道具,会在此世现界只是因为有人需要自己的力量而已,并不是获得第二次的人生,重新活了过来,迟早还是得退出现实的舞台。
  更别说,所谓的英雄,本来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一群存在。
  他们早已勘破了生死。
  他们乃是将尊严与荣耀视作一切的存在。
  所以,伊阿宋所谓的为了活下去而投靠他,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简单明了的说...
  “即使是战死,吾等也绝对不会听命于像你这样的人。”
  罗摩做出了不可动摇的宣言。
  这就是从者。
  他们有自我,他们有意志,他们亦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对于不中意之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言听计从。
  这也是令咒出现的根本原因。
  即使迦勒底将令咒视作一种魔力资源,用来对从者进行强化,可令咒现世的最根本目的,其实,一开始,只是为了强制命令从者,让从者听从自己三次而形成的命令权。
  伊阿宋竟然因为肤浅的想法而认为他的邀请对于中立从者来说是唯一的选择,不得不说,真的像罗真所言的那般,只不过是谜之自信而已。
  当然...
  “你们之所以能够跟凯尔特抗衡,那是因为你们有着四骑的从者。”
  罗真看向了伊阿宋,满不在乎似的笑了起来。
  “而我们这边可是同样已经有四骑从者,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只能被凯尔特围杀呢?”
  此言此语,让伊阿宋嘴角都抽搐了起来。
  “你...你是想说,这里的从者已经联手了吗?”
  伊阿宋便颇有些不敢相信般的这么说了。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即使这里有着四骑从者,但是不是同一个鼻孔出气,那还很难说。
  至少,之前,在这片大陆之上,除了凯尔特一方、希腊一方以及被摧毁的原住民一方以外,其余的从者都是单独行动,所以才会被各个击破,几乎全部折损在凯尔特的手中。
  伊阿宋根本没有想到,在这里聚集的四骑从者已经联手。
  因为,这已经是足以形成这个大陆的第三方势力,和凯尔特与希腊分庭抗礼的战力。
  这样的战力随随便便出现在眼前,伊阿宋当然不会随便相信。
  只有美狄亚...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伊阿宋大人。”美狄亚便无可奈何似的道:“那个人类是来自于迦勒底的御主,是专门使役从者之人,之前就已经贯穿了四个特异点,拥有着不容忽视的才能,这里的从者很有可能早已与其缔结了契约,跟随着他,我们的邀请很有可能无效,您就是不听。”
  比起伊阿宋,美狄亚才是真真正正看清楚了所有的形势的那个人。
  这一次的邀请,恐怕从始至终都只有伊阿宋认为能够成功,其余人根本不觉得会是这样。
  之所以会到这里来,那也仅是为了迎合伊阿宋的任性而已吧?
  “闭嘴!美狄亚!”伊阿宋顿时怒不可遏的道:“区区一个人类的御主怎么可能支配那么多的英雄?能够支配复数的英雄的人只有我...!忒萨利亚的王啊!”
  这个人竟是如此的无能又看不清楚现实。
  于是...
  “我已经决定化身为御主的手中的枪,希腊来的毛头小子,还是回去好好锻炼一下身为王的气度以后再来吧。”
  斯卡哈直言不讳的这么说了。
  “吾之枪,吾之力亦已奉献给御主。”
  迦尔纳同样面色淡然的宣言。
  “前辈是我的御主,我是前辈的从者。”
  玛修更是坚定不移的表示了这一点。
  哪怕是罗摩...
  “若余有需要追随之人,同样会选择救了余一命的御主,为夺回未来,奠定人理的基础而战,你的行为缺乏正义,想让余追随,断然不可能。”
  罗摩便不容置疑的做出对伊阿宋的否定。
  “你们...!你们...!”
  伊阿宋那英俊的面容终于是扭曲了起来了。
  唯独美狄亚,将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像是觉得他很耀眼一般,微微眯起了美丽的眼眸。
  面对这一切...
  “就是这么回事了。”
  罗真笑吟吟的开口。
  “所以,你们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希腊的英雄们。”
  一句话,将罗真的强势展露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