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 因缘之战、人情之战(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快!”
  “快来这边!”
  “恶魔要过来了!”
  “神啊!”
  原住民的悲鸣和惊慌还在盆地里徘徊,让一个个的人群向着四面八方散开,甚至进入了四周的山里,只为了远离前方那个化作他们心目中的地狱的战场。
  被罗真召唤出来的野生鹿群同样伴随着人群一起奔跑着,令得整个盆地都陷入了慌乱中。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为数八骑的从者展开了战场。
  “喝啊啊啊啊啊啊!”
  玛修如同战车一般的在龙牙兵的军团中来回冲锋,一边发出响亮的娇喝,一边不断向着周围挥舞手中的盾牌。
  对于孤军奋战在如此的怪物军团,玛修本就不陌生。
  要知道,在罗真回来以前,玛修就借助迦勒底的模拟战斗进行过为期半年的艰苦训练,连罗真曾经经历过的孤身一人面对数百上千的蜥蜴人军团的战斗都经历过,现在早已不是吴下阿蒙,对于各种各样的战斗都已经有所适应,区区以一敌百、以一敌千乃至以一敌万的状况,玛修早就已经见怪不怪。
  更别说,现在跟以前不同,还有罗真在源源不断的提供魔力,持续提升着自己的力量,玛修不但没有变弱,甚至越变越强,即便敌人的数量相当的惊人,玛修依旧仅以一面盾牌挡住了来袭的所有龙牙兵,让龙牙兵军团愣是没有一个能够冲到罗真的面前,一一都被沉重的盾牌给砸碎、击溃,化作零散的骨头,洒落在战场之上,逐渐堆积了起来。
  玛修便展现出过去难以企及的战斗素养,不再是当初那个对战斗一窍不通的亚从者,而是身经百战般的抵挡着所有的敌人。
  于是,一个足以占领北美大陆一半领土的龙牙兵军团就这么被生生的挡住,让玛修真真实实的实现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局面。
  而与玛修单独抵抗龙牙兵军团的局面不同,斯卡哈和Berserker的战斗可谓是超越人智,仅存在于神话中的激战。
  “吼吼吼吼吼吼吼!”
  Berserker便不断的咆哮着,手中斧剑化作掀起暴风的致命凶器,抡舞之间,简直就像是台风一样,让大气都混乱的形成了旋涡状,不停的刮裂着大地,又不住的吹起沙尘,无疑是噩梦般的场景。
  “哈!”
  面对那噩梦般的猛攻,斯卡哈低喝着,全无畏惧的欺身上前,不退反进,手中两把魔枪如同在沙尘暴中亮起的两个猩红光轮,一举一动之间都化作无数的枪芒,狂风骤雨似的迎向暴风般的斧剑,彼此产生着一次次的碰撞。
  “铛!”“铛!”“铛!”“铛!”“铛!”
  魔枪与斧剑激烈的互相碰撞的交击声就一直都在响动,每一次都会让火星迸裂,冲击四起,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裂缝,轰出一个个深坑,可怕之极。
  斯卡哈与Berserker便进行着这样的激战,身形状似闪电和陨石,在盆地里极速掠动,互相交错,眨眼间就交手上百个回合,有若神话。
  拜此所赐,其余的从者同样交手了。
  “你可别想再逃了,迦尔纳。”
  阿周那不知何时站在地面上,目光紧紧的盯着迦尔纳,脸上、眼中尽是无法妥协的执念。
  “我一直都在等着像这样的机会。”阿周那沉声说道:“英灵本来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被召唤到地面上,只有借助〈圣杯〉那样的力量才能实现英灵召唤的奇迹,而即便是传闻中的圣杯战争都仅能召唤七骑的从者,从古至今无数的英雄豪杰里选出七骑,而且必须是生前就相识的存在,本来就是万中无一的状况。”
  所以,生前就相识,亦或者是彼此有因缘的从者同时现界,并彼此碰面,那本来就是一件堪称奇迹的事情。
  哪怕是人理烧却这样的特殊状况,被召唤出来的从者亦不过是无数人中极少的一部分而已,想在战场上遇到相识的人,只要不是特意为之,几率有多小,可想而知。
  如今,阿周那终于遇到了这样的机会。
  “一直...一直...一直都在等待,就为了堂堂正正的将你打败,迦尔纳!”
  阿周那终于是发出了呐喊。
  看着这个与自己纠缠一生的英雄,迦尔纳亦是无法再保持以往的沉默寡言,面色肃然。
  没办法。
  对于迦尔纳,阿周那的确有着太多的悔恨。
  面对人生中最大的劲敌,阿周那不仅在最终决战的时候与不是万全状态的迦尔纳战斗,更甚者,还以近乎谋杀的方式在迦尔纳骑乘的战车的车轮陷入地面时,从其背后射出了箭矢,这件事情,早已成为阿周那心中最大的执念。
  因此,即使是死去,即使是成为了〈英灵之座〉的记录,阿周那依旧做梦都想与迦尔纳堂堂正正的战一次。
  为此...
  “在得知你加入原住民一方的国家时,我立刻就加入了凯尔特一方,原住民的国家被摧毁,你就此失去踪影以后,我也马上就离开了凯尔特,踏上寻找你的旅途,直到在战场上遇到希腊的人,从伊阿宋的口中得知你在这里,即便知道会被他利用来对付你,我也还是来了,倒不如说,只要对手是你,是不是会被利用,我根本就不在乎!”
  阿周那异常偏执的出声。
  “所以,这一次不会再让你逃掉了,迦尔纳!”
  说着,阿周那的身上爆发出惊人的魔力。
  那是让迦勒底的仪器为之哀鸣,迦勒底中的众人亦是纷纷色变的魔力反应。
  面对这样的阿周那...
  “我不会逃。”
  迦尔纳手执神枪,沐浴在阿周那的魔力浪潮之下,静静的宣言。
  “虽然这一战并非我所愿,但其实,我也很想再次跟你一战,阿周那。”
  说这句话的时候,迦尔纳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要知道,在母亲的要求下,迦尔纳可是承诺绝不伤害般度的人,唯有一人例外。
  那就是阿周那。
  只有阿周那是的的确确曾经激起了迦尔纳的战意之人。
  换言之,不仅阿周那对迦尔纳有所执着,迦尔纳同样对阿周那的存在极其重视。
  两人注定是劲敌,注定是对手,无法妥协。
  “轰!”
  迦尔纳的身上便爆发出灼热的烈焰,盖过了阿周那身上惊人的魔力。
  与此同时...
  “你想妨碍我吗?”
  依旧站在树冠上,却已经张弓搭箭的阿塔兰忒刚将手中的箭矢对准罗真,立即就被一个人挡在面前,令其面色微沉。
  其对面,罗摩握着不灭之刃,勾勒起嘴角。
  “余不想欠迦勒底的御主的人情,但又很想见到悉多,所以还一直在烦恼该怎么偿还这一次的人情,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罗摩架起手中的不灭之刃,一对眼眸闪起璀璨耀眼的神采。
  这一瞬间,从罗摩身上散发的气势压过了阿塔兰忒。
  “来吧!”
  罗摩便做出宣言。
  “想对付御主的话,就先击败余吧!”
  于此,第三对的从者之战,毅然掀开。
  整个盆地,就此化作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