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 有些微妙的气氛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波澜壮阔的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经过这一夜的波折以后,罗真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世外桃源已经被摧毁得差不多。
  地面坑坑洼洼,千疮百孔,变得比之前更加的荒废。
  果树一棵棵的倒下,剩下的仅有极为稀少的一部分。
  鹿群已经被惊离,逃入了盆地周围的一座座山峰里,不见了踪影。
  连那条横跨整个盆地的河流都被截断了似的,要么堆满了碎石瓦砾,要么直接被破坏,彻底的报废。
  理所当然,一座座原本拔地而起的石屋同样报废了,能够保持完整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这让从周围的山林里出来,重新回到盆地中的原住民们纷纷哀叹不已。
  “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能够逃离战场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得到居住地跟食物...”
  “就这么没了...”
  “没了啊...”
  一个个的原住民均都无比的悲伤。
  所幸,罗真还在这里。
  “虽然之前受了不小的伤,魔力也消耗了不少,但靠着特制的治愈符,这些已经基本都补回来了。”
  所以,虽然很累,很想直接休息,罗真还是选择了出手,像之前那般,先是以〈召唤术〉唤出没有契约的大量鹿群乃至羊群,连牛群、鸡群、鸭群等等都召唤了出来,再以〈阴阳术〉的能力整理地形,推平土地,唤出果树,修好河川,造出石屋,通过耗尽自身魔力作为代价,重新制造出了一个比先前更加辉煌的世外桃源。
  这让原住民们纷纷再次欢呼而起的同时,看向罗真的眼神亦是彻底的变了。
  “您肯定是上帝派来的神子!”
  “天使!您是天使啊!”
  “不!这肯定是为了拯救我们而来的神!”
  “神啊!”
  原住民就将罗真当做了神明般,一个个的当场跪倒在地,顶礼膜拜。
  对于这些一般的普通人来说,能够展现出如此神迹的罗真和神明是没有两样的吧?
  会变成这样,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对此,罗真想解释,却也有心无力。
  将一个这么大的盆地进行改造,变成世外桃源,需要消耗多少的魔力、精力和心力,那是可想而知的。
  将魔力消耗一空的罗真便也因为之前的重伤的关系,不敢贸然使用〈红翼阵〉来补充魔力。
  结果,罗真也就只能任由这些原住民去了。
  “反正特异点被修复以后,这里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这些原住民的记忆里也将不会再有我的存在。”
  既然如此,干脆就任由他们误会下去吧。
  而做完了这一切以后,罗真将在盆地周围布置结界的任务全部交给一众从者,自己则躲进一座石屋里,呼呼大睡起来。
  当然,在此之前,罗真也与迦勒底那边联系了一下。
  对于这边发生的事情,迦勒底自然是全程都观看在眼里。
  神话战争的事情,迦勒底不知道,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就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奥尔加玛丽下了这样的死命令。
  “对手是凯尔特神话,这边则是希腊神话和印度神话的联盟,这场真真正正的神话战争的去向,就让我看到最后吧。”
  达芬奇这样子表示着。
  至于罗曼...
  “混账!居然害我那么担心!回来一定要给你好看!”
  罗曼就只是在取得联系的那一瞬间里罕见的对罗真发起火来,将罗真给骂得狗血淋头。
  看到这样的罗曼,罗真嘴上不说,心中却也只能对其不断的道歉。
  想来,看到自己被魔枪给贯穿,罗曼一定非常的难受吧?
  这让罗真只能向罗曼道歉。
  “回去再请你吃蛋糕吧,老哥。”
  罗真就只是默默的这么说了而已。
  之后,奥尔加玛丽便声称迦勒底内的众多仪器出现了大规模的故障,接下来或许无法再与这边取得联系,只会进行观测。
  “故障?”
  罗真顿时有些疑惑不解了起来。
  “为什么迦勒底内的仪器会出现大规模的故障啊?”
  罗真对此感到极为不解。
  可惜,不管是奥尔加玛丽、罗曼还是达芬奇都没有进行解释,只是敷衍了过去。
  这让罗真只能放弃追究,却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怎么感觉所长和老哥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啊?”
  是的。
  不知为何,奥尔加玛丽与罗曼之间的气氛显得很是微妙,双方都好像故意不去在意对方似的,变得很是陌生。
  “到底怎么回事?”
  罗真就皱起眉头深思。
  对于迦勒底内发生的事情,罗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没办法之下,罗真只能也放弃追究这一点。
  “现在还是先好好想想接下来的战争该怎么打吧。”
  剩下的事情,回去再说也不迟。
  这么想着,罗真躺在床上,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等到他再次醒来时,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失去的血也补了回来,魔力同样在魔术回路的自行运转之下恢复完全,重新变得充盈。
  这是〈心眼〉抵达神域以后罗真研究出来的一个小技巧,即使是本人没有特意运行,魔术回路亦是会在魔力没有充盈的状态下自行运转,将生命力转化为魔力,进而恢复完全。
  只有对魔术回路熟悉到骨子里,对回路的运转轨迹亦滚瓜烂熟到不经过脑袋都能本能的运作的情况下才能完成这样的技巧,一般的魔术师根本不可能做到。
  而现在的罗真的话,却是能够自然而然的办到这一点。
  “这也是托了〈心眼〉的福吧?”
  罗真再次认识到自己究竟将这一技术提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与〈心眼〉相比,罗真在其余魔术师技能的掌握虽然也很高,却已经无法和〈心眼〉相提并论了。
  现在的〈心眼〉甚至很有可能已经脱离了魔术师的八大阶梯,独自且独立存在了,那也说不定。
  “也不知道其余的魔术师技能有没有可能追上〈心眼〉的高度,达到神的领域。”
  这应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吧?
  罗真就调整了一下自身的状态,旋即推开了关了一天一夜的石屋的门。
  这一推开...
  “呜喔!”
  罗真被吓得发出了怪叫。
  只因为,有一道庞大的身影站在他的门前,如同雕像一般,静静的屹立着。
  “berserker?”
  罗真顿时错愕而起。
  正是berserker。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罗真不由得这么出声。
  然后...
  “berserker是在帮你站岗,保护你不再受到袭击。”
  一个声音解释了这个中的缘由,传入了罗真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