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一)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以下内容均为书友“惟愿永眠”提供。
  ---------------------------------------
  唳!
  高远的蓝天上,浮云曲卷。
  一只只鸟类的魔兽啼鸣着飞过云层,或如利箭一般刺破云霄,扑向地面的猎物,那逍遥的姿态,仿佛徜徉在自己的国度。
  但是,只要是现在还生活在斯巴利尔世界的人都知道,自百年前斯巴利尔世界第五位的神灵诞生以来,巨兽森林的某处,不管是其地下还是天空,都是那位至强者的庭园。
  以一座巨大的浮游堡垒为中心,一片片大陆般的浮土如卫星环绕。
  但是,如此庞大的体系却没有遮挡住一丝一毫的日光,就仿佛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般。
  这种感觉是正确的,这个以〈异世代之都〉为名的巨大生态体系,正是在神灵的伟力下建造于另一个奇妙的相位。
  它与斯巴利尔世界外的无尽位面相关联,若是能够通过神使的考验,就能通过它前往其他的世界。
  这百年来,就有不少前往其他世界,或是由其他世界前来,然后闯出一番名堂的强者。
  ……
  此时,在那巨大的浮游堡垒顶端,一道狭长的时空裂缝宛如苍天的眼睛,时空的乱流则仿若眼眸中的流光。
  只见,一颗散发着神圣气息的古树扎根于时空的裂缝中,树冠垂于一座宫殿的上方,逆向生长着,从树冠中流溢出的光辉又向上方包裹,形成一个光辉的球体。
  倒生树,或曰:卡巴拉生命之树。
  相传,它象征着神创造世界的蓝图,这里的神树虽然并非如此,却也有着同格、甚至高于那的神性。
  无言身着一套黑衣、黑裤,外加一套黑色的连帽外套,站在倒生树的树冠前,面前就是那灿烂流溢、充满危险的光辉。
  若非他临空站立,谁也难以想象,这位看上去没有一点气质,就宛如一个普通宅男的家伙,却正是斯巴利尔世界历史上的第五位神灵。
  “言。”
  随着一声轻唤,一道内中满是眼瞳的可怖隙间在其身旁裂开,从中走出一位年轻优雅,不似人间所有的美人。
  一身粉白色的公主裙,身前的部分是一条纹有八卦之“泽地萃”卦象的立领比甲,一头金色微卷的长发上戴着一顶同样粉白色的花边软帽,手中还举着一把阳伞,拿着一把折扇。
  “紫。”
  无言回头,看着来人露出了笑容,伸手一揽,在八云紫的白眼中将她揽入怀中。
  “你又来这儿了,到底发现了什么?”紫摊开折扇,挡在嘴前,轻声问道。
  “我的〈过去〉,还有〈未来〉。”
  无言眯起眼睛,望着眼前光辉流溢的树冠,仿佛其中风云变幻、世事变迁。
  “过去、未来?”八云紫眼睛微微一睁。
  “你们也知道,我一直有个疑问:我的系统到底从何而来?”无言轻声说,“这百年来,我们经常前往不同的世界,除了陪你们旅游,也有寻找系统的痕迹的意思。
  “但是,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没有线索,所以我就想:既然世界之内没有,那世界之外呢?”
  “然后你就找到了?”八云紫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的神色。
  “对。”无言轻轻颔首,“世界之外、位面之外——在那时空的乱流之中。
  “当年,在彻底掌握系统之后,我自己也创造、或者说复制过十几个系统,因为只有我自己能用,所以被视作失败品进行了销毁。
  “其中有十二个被我丢进时空乱流中毁灭,但是第十三个却侥幸逃过一劫,脱离了时空乱流,然后进入到了‘我’的身体。”
  “这不就是……”八云紫一下挑眉。
  “逻辑的悖论。”无言说,“但这只是在形而下的情况下才成立的问题,时空乱流中正常的次序和逻辑不再成立,自然也不能用正常的逻辑去思考。”
  “啊啦~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言也能说出这样的言论了呢。”八云紫似笑非笑的调侃着无言。
  “就算成了神,我也还是会成长的,你不是早有体会吗?”无言露出了一个流氓的笑容,让怀里的八云紫脸颊微红,再次白了他一眼,并‘哼’了一声。
  “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的倒生树是无言根据地球的神话创造出来的、一个与神话似是而非的连接点,专门用来连接无尽的位面,平时根本不需要多加看管。
  “以形而上的哲学看法来说,我的问题是解决了,但我的过去已经被〈逻辑的圆环〉封锁也是事实。”无言说。
  “这本来没什么可疑虑的,但我透过那〈逻辑的圆环〉又看到了另一层可能性:
  “系统的〈无中生有〉。
  “如果一定要在形而下的时空次序和正常逻辑中给系统的来历做个定义,那就唯有〈无中生有〉这个可能了。
  “时空除了作为计量万物变动的单位,它也是〈逻辑的线性演绎〉,就算看起来在某一个段落形成了〈闭锁的圆环〉,一定要探究其中根源的话,〈无中生有〉便是能够作为一切〈逻辑〉起始的〈必然要素〉。”
  “无中生有……这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不是吗。”八云紫点点头,说道,言下之意,这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么继续探究下去呢?”无言仿佛自问自答般继续说了下去。
  “毫无疑问,包括斯巴利尔世界和无数副本位面、正常位面外的时空乱流在内的无尽位面都是位于〈有〉的这一侧的〈万有之物〉。
  “那么位于〈无〉的那一侧呢?
  “或许可以说正因为它是〈无〉,所以无法定义,任何定义都对其不完全正确,但这何尝不是一种〈哲理上的圆环〉呢?”
  “〈哲理的圆环〉……”
  八云紫心思电转,隐隐明白了无言的想法,以及他想要做的事,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模样。
  “难道言你……”
  “没错。”仿佛很受用紫惊讶的模样,无言脸上露出一丝傲然的笑意,他看向面前的倒生树,说道:“这就是我看见的〈未来〉,所以我要突破这道〈哲理的圆环(世界观)〉。
  “以这颗连接无尽位面的倒生树为〈楔子〉,我用它从概念上就钉住了位于〈有〉这一侧的〈万有之物〉。
  “接下来,就是这个了。”
  无言伸出一只手,摊开的手掌上仿佛虚拿着某样东西,但是任凭八云紫如何使用能力,却都无法观测出任何异常。
  “这里有什么吗?”八云紫索性问道,在这样的场合,她不认为无言会用那种无聊的方式逗弄她。
  “一个〈不存在的道标〉。”无言笑着说道。
  “我实验了很多次,终于弄出了这个——正因为它〈不存在〉,所以一切的哲理、逻辑和时空定义都对它无效。
  “又因为我钉住了〈万有之物〉,单方面与倒生树有一丝联系的它能够辨明自己所探测到的〈世界(哲理之圆环)〉是否和这边相关联。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将它送出去,只要切实存在另一个独立的〈世界观(哲理的圆环)〉,我这边用不了多久就能得到那个〈世界观(哲理之圆环)〉的〈坐标〉。”
  毕竟是〈不存在的道标〉,时空的概念对其无效,无言嘴角含笑。
  “……我记得,这颗倒生树是你从六十年前就种下的,你从那个时候就想到这一步了?”八云紫眉头轻挑的问道。
  “嘿嘿。”无言得意的笑了两声,不再言语。
  “看样子我还真是小看了自己的心上人呢~”八云紫再次摊开折扇,挡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颊。
  “不过还有一个缺陷就是了。”
  得意完了,无言继续说道,脸上露出一丝明显的无奈。
  “如果仅仅是观测,〈不存在〉的状态还没有影响,但是在之后要作为〈道标〉而产生〈定位〉作用的话,肯定要从〈不存在〉的状态转为〈存在〉的状态。
  “我无法确认另一个〈世界观〉能否容纳这个〈世界观〉的存在形式,只能给它添加一个〈哲理适应模块〉,让它在观测到足够数据的情况下,进行〈有无转换〉的时候能够变成那边容许的形式。
  “但这依然不够保险,只是在缺乏经验的时候,也只有先踏出一步才能考虑之后了。”
  说完,无言叹了口气。
  “既然不保险,为什么不先只进行〈观测〉呢。”八云紫问,“先观测得到数据,再进行实验不行吗?”
  “这一点我也考虑到了,所以进行了两手准备。”无言得意的笑道。
  “在观测到另一个〈世界观〉的情况下,〈道标〉将进行数据的观测和记录,在进行〈有无转换〉的时候将直接具现出两个〈存在〉的实体,一个作为〈道标〉进行定位,一个直接回到这里进行数据的提交,这样就观测定位两不误了!”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切实存在〈另一个世界观〉的前提下。”八云紫无奈的笑了笑,冷静的提醒道。
  “我明白。”
  无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倒生树扎根的时空裂缝。
  “准备吧……”
  因为明白自己接下来所行之事的重要性,即便如他现在的心性,也不禁深吸了口气。
  随后,无言伸出的手一挥,〈不存在的道标〉离开了他的掌握,遵循着起源般的命令,向着〈另一个世界观〉‘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