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三)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以下内容均为书友“惟愿永眠”提供。
  ---------------------------------------
  一个成年人大小的事物突然出现在〈世界之间〉,还散发着与〈眼〉极为相似的危险气息。
  如此变故除了惊吓到那些‘羽毛世界’,同样惊动了如今身处在这里的另外两个存在。
  就在受到惊吓的‘羽毛世界’本能下汇聚过去的地方,一座宏伟的宫殿坐落于此。
  在〈道标〉的记忆体中,就留存着这样的观察记录:
  //特殊观测目标〈诺亚〉消灭〈眼〉后,〈地球意志·盖亚〉与〈灵长类潜意识集合体·阿赖耶〉为其建造出一个作为据点的宫殿;
  其名为——〈后宫〉。
  就在〈道标〉明确了自身诞生的意义的同时,宫殿的大门打开,两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少女从中飞了出来。
  标注名为〈盖亚〉的少女拥有一头水色的长发,标注名为〈阿赖耶〉的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却同样都拥有精致的面容。
  她们一个神色紧绷,一个面无表情,但眼中却可以看到一丝波澜。
  “突然出现的?”盖亚低声说道,话语中既有疑惑,亦有沉重。
  “嗯,我已经通知诺亚了。”
  他马上就会回来,阿赖耶同样说道。
  “你到底是谁?”盖亚上前一步,将‘羽毛世界’们护在身后,并让它们飞进宫殿中。
  “我是——〈道标〉。
  “是欲毁灭诸多〈哲理之圆环〉的灭世者。”
  从〈道标〉的水晶体中传出无机质的声音,盘旋环绕的黑雾中仿佛传出一阵古怪的哄笑声。
  ‘叽叽叽——’
  ‘嘻嘻嘻——’
  ‘呵呵呵——’
  恐怖的声音形成一阵阵无形的冲击,向盖亚、阿赖耶的方向推来,两人神色一凝,连忙举起手,将诺亚留在她们身上的力量唤醒。
  金色的风暴从两人伸出的手心卷起,并在瞬间融合为一,与袭来的冲击发生碰撞。
  咚!!!
  比之超新星爆发还要恐怖的冲击从这两股力量碰撞的中心产生,又在瞬间湮灭——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力量连在其中挣扎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黑雾中触手之〈影〉的哄笑形成的冲击却被金色的风暴实实在在的挡了下来。
  嗡!〈道标〉水晶体下方的圆环嗡鸣着旋转了一圈。
  下一瞬间,触手之〈影〉们的哄笑声戛然而止,一颗颗闪耀着亿万光辉,仿佛其中包含着宇宙的球体从黑雾中飞出,向盖亚与阿赖耶袭去。
  “什么!?”盖亚两人脸色一变,连忙跟着提高出力。
  在第一个球体与出力强化的金色风暴相撞的瞬间:
  轰——
  爆炸的轰鸣仅仅一瞬间,在那之后仿佛大音希声一般,两人什么都听不见了。
  宛如要连同所有的色彩和光辉都驱逐一样,黑不再是黑,白不再是白,恐怖的爆炸冲击碾压过去。
  铮!
  一枚枚蕴含着世界真理的火焰文字浮现在冲击的对面,形成的屏障上面荡起一层层湖面般的涟漪,仿佛将所有的冲击都吸收、化解了。
  随后,那咏唱的咒文才得以传开:
  “——汝为背负世界的神鸟,躲过千重灾厄,避过万重劫难,不管是何种邪恶都难以触及汝华丽的身躯——现在,就请为了世界显现汝之正义吧——”
  那是蕴含着绝大力量的言灵,在后续的亿万光辉球体继续飞来的情况下,化作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神鸟将盖亚与阿赖耶带走,还留下了一层层化解冲击的符文屏障。
  “诺亚!”盖亚和阿赖耶惊喜的叫出声来。
  唳!
  盘旋在她们身边的神鸟蓦然溃散成朵朵火花,火花变成火浪,火浪卷成火海,火海之中跃动的火苗形成一枚枚蕴含世界真理的符文,随后这熊熊燃烧的火海倒卷而出,扑向那为数亿万的光辉球体。
  无声无息间,亿万光辉球体和火海相继消失。
  若非看到站在她们身前的男人和对面的〈道标〉,盖亚和阿赖耶都仿佛要认为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影。
  “盖亚、阿赖耶,你们先回宫殿里去。”
  拥有金、红异色瞳的年轻男人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沉凝的出声。
  “好,诺亚你要小心!”明白自己两人继续留下来只会增加麻烦,盖亚连忙说道。
  在将所有‘羽毛世界’——不管是完好的,还是仍在断裂状态的——都带入宫殿后,大门砰的一声关闭,随后一层纯白色的结界升起。
  “刚才还真是‘多谢关照’了啊——来历不明的混账家伙!”
  随着心中逐渐升起的怒火,诺亚的酒红色左眼宛如燃烧起来了一般,绽放出猩红的光芒。
  诺亚几乎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再晚回来一会儿,〈世界之间〉里到底会发生什么——哪怕在接到阿赖耶传讯后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这里。
  只是,诺亚同样没有想到,自己因为时间有限而只融合了三个权能的力量,竟依然只是和对方的攻击持平。
  这个古怪家伙的力量恐怕还在〈灾厄之眼〉之上!
  “反驳——我不曾关照过你。”
  哪怕面对诺亚那扑面而来的杀意,〈道标〉依然毫无波动的回答道。
  前身作为一个莫得感情的程序,哪怕诞生了完备的自我意识,它依然习惯用这样有些程序性的冷硬语法。
  “没有关系,你对盖亚、阿赖耶,还有世界们所做的事情,我会千百倍的偿还给你!”诺亚冷峻的开口。
  “你很危险。”
  〈道标〉说道,来自水晶体内的观测模块正高速运转,分析着诺亚的力量,而越是分析,结合着记忆体中的情报,〈道标〉对诺亚的危险评级就越高。
  “因此,我不会和你正面作战。”
  嗡!嗡!
  这一次,〈道标〉水晶体上下两个宛如天使之环那样虚套着的圆环同时嗡鸣着旋转起来。
  下一瞬间,〈道标〉的实体形式突然向〈状态·无〉转变,在这样的状态下,它将无法直接对外部进行干涉。
  但是,〈状态转换·无→有〉的进程同步运作起来,一个个与〈道标〉实体形式饶有差异的〈下级单位〉被具现出来。
  这个能力,原本是无言添加进去,为了保证〈道标〉能够同时完成〈定位〉与〈数据上传〉两项工程的〈并行机制〉,如今因为〈道标〉自身的异变,同样产生了变化。
  和〈道标〉的本体相比,这些〈下级〉单位仅有人头大小,且上下也没有了两个圆环,却在水晶体外产生了死神披风般的暗红影子。
  纤长的水晶体位于脑袋的位置,配合撑开的披风头罩,宛如一只邪恶的竖瞳,滚动的黑雾从两袖和衣服下摆处翻涌而出。
  //我将继续探索其余的〈世界观〉;
  回归了〈状态·无〉的模式,已经异变的〈道标〉再次向这个〈世界观〉之外飞去。
  而在临走前,它向所有的〈下级单位〉发布了指令。
  //你们就尽情的复制、尽情的探索、尽情的适应、尽情的破坏吧;
  除了意识的方面不像〈道标〉本体那样完备,其他方面的功能几乎相差无几的〈下级单位〉一如命令那般自我复制起来。
  就在这须臾之间,〈下级单位〉的数量就宛如蝗虫般泛滥了起来。
  它们像是暗红色的浪潮,伴随着滚滚的黑雾和黑雾下红影的讥笑声向诺亚碾压而来。
  “一声不吭的跑来这里搞破坏,现在又在留下这么一堆害虫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你真认为我会让你这么如意吗!”诺亚怒极反笑般的说道。
  他本来正为了拯救世界(将羽毛复原)忙前忙后,可是突然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个所谓的‘灭世者’,不但差点伤害了盖亚、阿赖耶以及不少已经修复的‘羽毛世界’,又在留下了一堆的‘害虫’后就宛如没事一样离开。
  诺亚心中的郁闷和愤怒可想而知!
  “——以我言灵之技,让世界显现真理,此等咒语乃尖锐且精湛,遍观万象,明若观火——”
  咏唱出言灵,启动了〈战士〉化身的诺亚在这一刻获得了能够看穿对象本质的〈眼力〉。
  〈下级单位〉们的行进路线、攻击目的彻底暴露在诺亚眼中,它们的力量本质、构成来历亦是近乎全部暴露出来;
  已经将状态彻底转换为〈无〉的〈道标〉在诺亚的眼中显现出了极为模糊的形象;
  诺亚眼中寒光一闪,高高的举起了右手。
  “——以我言灵之技,让世界显现正义,此等咒语乃雄辩且强力,斩杀敌人,无往不利——”
  言灵的切换让〈战士〉的化身展现出它力量的另一面,璀璨的光华自诺亚举起的手中爆发,宛如握着一轮曜日。
  下一个瞬间,曜日绽放出的光线宛如无数的利剑,向着浪潮般的〈下级单位〉们斩杀过去,仅一个照面便消泯了一大片。
  只要对对方知根知底,那就能斩杀所有敌人的言灵之剑——这便是〈战士〉化身最主要的力量。
  再配合〈战士〉化身那能够看穿对象本质的〈眼力〉,哪怕是此前从未经历过的对手,大多也能将其斩落马下。
  “哼!想往哪里跑!”
  任由光线版的言灵之剑与〈下级单位〉们互相厮杀,诺亚主动操控一些言灵之剑向着形象模糊的〈道标〉本体斩去。
  同时,他左眼之中红光一闪,为这些言灵之剑附加上足以令世界也为之毁灭的‘灾厄诅咒’——红色的光线以几乎擦边的方式从〈道标〉本体上穿过。
  原本就形态模糊的〈道标〉本体,这次彻底消失。
  诺亚皱了皱眉毛,从红色光线那反馈回的感觉告诉了他,〈道标〉的本体并没有被击溃——〈状态·无〉的情况下,时空、因果等概念都无法对其产生作用,即便是言灵之剑也无法真切的锁定到它。
  “〈世界之间〉的外面……到底有什么?”
  这一刻,诺亚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疑惑。
  在此之前,一直在为拯救世界而忙碌的他,可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
  不过,在考虑这些问题之前,他要先将〈道标〉留下的‘害虫’给消灭干净!
  下一刻,怀着没有将〈道标〉彻底毁灭的郁愤,诺亚将杀意释放到了因为能够自我复制,所以数量仍然多到泛滥的〈下级单位〉们身上。
  “——为了胜利,快来到我的面前——
  “——不死的太阳啊,闪耀的骏马啊,在我的命令下,将烧尽一切的光轮带来吧——”
  这是〈白马〉化身的言灵,能够将诺亚灵魂(起始世界)中属于真正太阳的力量带来,为他焚尽一切,但这仍不算完。
  “——以我言灵之技,桀骜不驯的太阳啊,展现你为世间带来灾厄的力量吧——”
  在得到〈灾厄世界〉的力量后,诺亚对自己的权能都做出了一些补正,这就是成果之一。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轮狂暴的烈日从诺亚背后升起,一匹赤红的烈马驮着这轮红日,向着正与言灵之剑厮杀的〈下级单位〉们镇压而去。
  轰!
  猩红色的灾厄之焱肆虐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