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 「爱」与「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罗摩...大人...?”
  当这样一个微弱无比的声音传入罗摩的耳中时,罗摩如遭雷击般的当场僵住了身体。
  这个声音...
  这种感觉...
  “悉多...?”
  正是罗摩日思夜想的妻子。
  而在罗摩因为妻子的声音而僵在原地时,周围,一个个凯尔特的战士有如抓住机会一样,执起武器,对着罗摩冲锋而来。
  这举止,自然是刺激到了罗摩。
  “少给余碍事————!”
  罗摩以比先前任何一次都激动与响亮的声音奋力呐喊,手中不灭之刃宛如轮盘,似绽放的剑舞,猛的抡向了四周。
  “嘭————!”
  轰炸般的声响之中,劲风如暴风般的从罗摩的身周刮起,魔力更是似爆炸一样的迸发,让冲锋而来的凯尔特战士们当场被刮起的暴风给轰飞,甚至被不灭之刃给拦腰斩过,当场在半空中解体,变成被一刀两断的状况,携带着滚烫的鲜血,如肉块般洒向一旁。
  罗摩便将碍事的凯尔特战士全部斩杀当场,紧接着猛的转过身,看向了之前的声源处。
  在那里,一道娇小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与罗摩一样的华服。
  与罗摩一样的长相。
  火红色的长发被其绑成了双马尾。
  手中则是紧紧的握着一把长弓。
  那身姿,那模样,罗摩根本不可能认错。
  “罗摩大人...罗摩大人...”
  名为悉多的少女便站在那里,如同梦呓一般,不停的呼唤着罗摩的名字。
  “悉多...余的妻子...”
  而确认了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以后,罗摩亦是颤抖起了嘴唇,连握着不灭之刃的手都前所未有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是过去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握剑的手发抖了,这对于一名优秀的剑士来说,本就不可能。
  罗摩作为继承了高超武艺的英雄,即使Archer才是他最强的职阶,但以Saber现界亦同样是一名顶级从者,断然不应该出现持剑的手发抖这样的状况。
  但此时此刻里,罗摩的手的确发抖了。
  只因为...
  “悉多...就在余的面前...”
  单单这一点,罗摩的心情如何,便已经可想而知。
  因为诅咒的关系,两人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相见的,即便相见了,那也绝对不是什么能够令人感到喜悦的状况。
  但是,因为御主的关系,罗摩现在的诅咒已经一定程度上的被抑制了。
  是的。
  罗摩身上的诅咒已经一定程度上的被抑制了。
  即使并不是全部,但再怎么说也被抑制了,哪怕不久,那也应该能够让罗摩见到悉多了才对。
  罗摩就认为这一切都是出于那名御主的恩赐,令罗摩的心为之狂喜、感动。
  “悉多...悉多...余终于见到你了...悉多...!”
  罗摩向着悉多的方向伸出手,并恍惚般的靠了过去。
  然而...
  “悉多...?”
  发现悉多依旧如同梦呓般站在那里,根本没有别的反应,罗摩不由得停下脚步。
  对此...
  “啊啊...罗摩大人啊...”
  悉多像是直到如今才察觉到罗摩的存在一样,注视向了他,声音像是在缀泣一样,缓缓的传了出来。
  “为什么您不愿意相信我?为什么?”
  悉多这番有如哭泣般的质问,让罗摩当场屏住了呼吸。
  可悉多并没有停下来。
  “我并没有背叛您,我是清白的,即使落入魔王手中十四年,我依旧是清白的,否则我不可能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一直等您来救我,啊啊,罗摩大人啊,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
  悉多眼中流下了泪水,口中出现的一句句质问就像是一把把的利刃,直接刺入了罗摩的心中。
  “悉多...!悉多...!”
  罗摩便不顾一切的冲到了悉多的面前,搂住了她。
  “是余错了!是余错了!余不应该抛弃你!更不应该让你蒙受这般委屈!”
  罗摩便也放声呐喊着。
  可惜,悉多依旧犹如梦呓一般,似完全察觉不到罗摩正在拥抱自己似的,不断缀泣着。
  “我知道,罗摩大人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只能与我一起流浪的落魄王子,你是王,是伟大的拘萨罗之王,你需要为国家奋战,需要让民众安心,而我,只不过是一个一度落入魔王手中的玩偶,一个配不上罗摩大人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又已经声名狼藉,罗摩大人抛弃我也是正常的,很正常的事情,对吧...?”
  悉多就这样不停的诉说着,说到后面,语气已经开始有所改变。
  但罗摩并没有察觉这一点。
  “不!不是的!”罗摩紧紧的拥着悉多,竭力的喊道:“余相信你!余一直都相信你啊!悉多!”
  闻言,悉多突然笑了。
  笑得异常的凄厉。
  “罗摩大人愿意相信我吗?”
  悉多似坏掉的人偶一样,笑了起来。
  “可是,我啊,一直都很恨你呢,罗摩大人。”
  话音一落...
  “噗嗤!”
  随着一声肉体的撕裂声的响起,一根箭矢从罗摩的背后透了出来,带出了大片的鲜血。
  剧痛,传入了罗摩的脑海。
  “什...么...?”
  罗摩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那里面,全部都是不敢置信。
  “呵呵...呵呵呵...”
  悉多却只是一味的笑着,将箭矢拔了出来以后,继续朝着罗摩的腹部捅去。
  “啪!”
  清脆的响声中,这一次,悉多的箭矢没有能够刺入罗摩的身体,而是被罗摩伸出一只手,在自己的腹部前接了下来。
  “悉多...你...”
  罗摩一只手捂着染血的腹部,一只手用力的抓住悉多持着同样染红的箭矢的手,注视着悉多的眼中终于浮现出了凝重来。
  直到这时,罗摩才发现悉多的不正常。
  那恍惚、梦呓、六神无主乃至呆滞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以往的悉多会有的表情。
  而在这样的悉多的脸上,竟是还有着一道道黑色的纹路浮现而出。
  若是罗真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发现这些纹路的正体。
  因为,这些纹路,与当初在冬木市的特异点里,被据说是〈圣杯〉中涌出的黑泥所污染、黑化的从者们身上的特征一模一样。
  “悉多!”
  罗摩就冲着悉多呐喊着。
  “呵呵...呵呵呵呵...”
  悉多却只是在那里笑着。
  最后,发出这样的声音。
  “能请你去死吗?罗摩大人?”
  说着如此残酷的话语,悉多身上的华服终于也是染成了黑色。
  罗摩立即暴退而出。
  “咻————!”
  几乎同时,染血的箭矢被悉多搭在弓上,被其射了出来,对着罗摩那缩成针尖般大小的瞳孔,径直的放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