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 无法抵抗的诱惑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当罗真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战场上,而是在一个豪华的车室之内。
  这里到处都布满着红色的装饰。
  这里到处都铺满着红色的毯子。
  脚下所踩的是柔软的地毯。
  背后靠着的是温暖的垫子。
  而自己身下所坐的则是一个十分舒服,与其说是座位,不如说是床铺的毛椅。
  这样的一个车室的空气里,一股令人欲罢不能的香气正在弥漫。
  “这里是...”
  罗真便打算起身。
  可是,不知为何,罗真竟是完全无法动弹。
  不是被捆绑,更不是遭受到什么束缚,而是像本能的舍不得离开这里一样,身体在抗拒着罗真的动作。
  “怎么回事啊?”
  罗真就为此感到愕然着。
  下一秒钟...
  “放心,这是好事。”
  一个甜腻不已的声音就在罗真的身边出现,传入其耳中。
  直到这时,罗真才发现,在自己的旁边,早已有一个人与自己一起,坐在了这儿。
  除了梅芙以外,还能是谁呢?
  “欢迎来到我的战车室,迦勒底的御主。”
  梅芙便一扫之前对罗真的敌意,犹如对其倾心的纯洁少女一样,一边粉嫩着脸颊,一边天真无邪的开口。
  “能够被邀请到这里来的只有被我看中的男性,他们全部都是不可多得的勇士,现在你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哦?”
  梅芙就这么笑吟吟的说着,友好的程度,让人根本不敢相信,她的邀请方式,乃是将别人给硬生生的拖进这里。
  (真是大意了...)
  罗真在心中这么对着自己说着。
  明明已经将〈灵视〉、〈天眼〉乃至〈心眼〉都全力全开的运行了,结果都着了梅芙的道,被其拖进这里来,简直就是最大的失态。
  即使玉兔现在不在身边,罗真依旧有抵达神域的〈心眼〉之力,照理来说,应该不至于这么简单的就着了梅芙的道才对。
  遗憾的是,即使罗真有着神级的〈心眼〉之能,梅芙依旧得手了。
  “在那个瞬间,我已经借助曾经作为我丈夫的男性的未来视看穿了你接下来所有的行动,所以,你是逃不开我的邀请的哦?”
  梅芙很是愉快的对着罗真解释。
  一边说,梅芙还一边将身体贴在了罗真的身上,甚至整个人都依偎了进去。
  柔软、滑腻、美好的触感以及恰到好处的体温就一一触及了罗真。
  罗真很想离开,却发现自己根本抗拒不了这一切。
  梅芙便伸出一只手,手指在罗真的胸口上划动着。
  “别白费力气了,既然你已经进来了,那在做完该做的事情之前,你是绝对无法离开这里的哦?”
  梅芙很是自豪且开心的对着罗真说着。
  “因为,这里可是我的固有结界啊。”
  ————〈固有结界〉。
  那是能够将自己的心象风景具现化,在境界不变的情况下替换自己与世界,进而侵蚀现实,将现实取代,化作自己的心象风景的大魔术。
  换言之,这是一个能够制造出专属于自己的个人小世界的魔术。
  这样的魔术,原本应该是精灵以及恶魔才能使用的东西。
  毕竟,那是能够改变世界的大魔术,可谓是最接近〈魔法〉的奇迹,即便是最高位的魔术师都不一定能够使用,哪怕是神代的魔术师亦不一定能够完成,进而被〈魔术协会〉列于禁咒目录之内。
  它是唯有拥有着自己的个人心象风景的人才有可能完成的魔术。
  所以,别说是罗真,就是以Caster的职阶现界的美狄亚以及库·丘林这一类的神代魔术师都无法使用。
  现在,梅芙就告诉了罗真,这个战车的车室已经化作了固有结界。
  既然如此,除非有打破世界等级的力量,否则就不可能从这里出去。
  事实上也是如此。
  “只有完成我想做的事情,那才能从这里出去哦?”
  梅芙便带着甜美的笑容,向着罗真宣告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而梅芙想完成的事情是什么,难道还需要说吗?
  “来,喝下这个吧。”
  梅芙就将一杯酒递到了罗真的面前。
  那是一杯装满了黄金色的蜂蜜的酒。
  在这杯蜂蜜酒上,正散发出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香味。
  罗真便懂了。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能够闻到的那股香味的正体就是这个吗?”
  没错。
  弥漫在整个车室内的香气,正是来自于这杯酒。
  也是这杯酒,使罗真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力。
  “请喝吧~~~?”
  梅芙就带着震荡人心的微笑,将这杯充满诱惑力的蜂蜜酒递到罗真的面前。
  罗真知道,一旦自己真的喝下这杯酒,那自己就完了。
  ————〈我心爱的蜂蜜酒(MyRedMead)〉。
  这是梅芙的另一个宝具。
  而且还是C级的对军宝具。
  它是拥有着魅惑传说的黄金色蜂蜜的奔流,只要梅芙用微笑以及话语将这杯酒递到面前,那么,无论是谁,都会被这杯酒给夺去所有的心神。
  它与梅芙的战车一样,都拥有着对男性的特攻。
  所以,除非是女性,否则,都会被这杯酒给魅惑,进而失去所有的抵抗力。
  罗真现在就是如此,因为这杯酒的效果,即使明知眼前这个向自己递酒的女人是自己的敌人,即便知道喝下这杯酒的话,自己就会彻底的陷入魅惑中,被梅芙给征服,从此成为她的所有物,无法自拔,但罗真依旧抵抗不了这杯酒的诱惑力。
  如果玉兔现在在罗真的手上,那么,这种魅惑对于罗真而言就是最大的笑话,根本不可能奏效。
  可惜,玉兔现在根本不在罗真的身边,让罗真不仅失去了对负面状态的抵抗力,亦着了梅芙的道。
  若是玉兔在的话,有了它的感应能力以及示警功能,再经过其对〈心眼〉的强化,罗真不一定就会被拖进这辆战车里。
  即便梅芙使用了未来视,因此看到了罗真的所有行动,进而果断出手,在预判的状况下将罗真拖进了这辆战车内,但如果有玉兔在,罗真完全可以凭借它的能力,与梅芙的未来视周旋。
  失去了玉兔的现在,罗真的实力本就有所下降,对梅芙的这个魅惑宝具的抵抗力亦是无限趋近于零。
  如此一来...
  “把它喝下去以后,你就会完全变成我的人了。”
  梅芙便以清纯和妩媚并存的口吻,似挑战男人内心的底线一样,朱唇轻启,向着罗真的脸,吐出了一口香气。
  “到时候,我们再来做一些开心的事情吧??”
  如此话语,如此诱惑,只要是个男人,那就无法拒绝。
  罗真的内心的防线便也在崩溃着,令其缓缓的举起自己的一只手,握住了眼前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