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 对你提不起兴趣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呵呵...”
  看着罗真端起了自己的蜂蜜酒,梅芙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的甜美了。
  只要喝下这杯酒,那么,不管罗真还有什么能耐,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化作梅芙的俘虏。
  这就是梅芙的宝具,只为了征服男人而存在的力量。
  等到这杯酒被罗真喝下去,届时,这个人类的御主就会对梅芙唯命是从,不管是其身为御主方面的才能还是自身拥有的能力,都将成为梅芙的所有物。
  梅芙甚至有些期待。
  “这个孩子的遗传基因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想到这里,梅芙不由得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副迫不及待的想品尝一下看看的模样。
  罗真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将散发出令人欲罢不能的香气的蜂蜜酒端到自己的面前。
  就在这时...
  “你为什么要在这个特异点里为所欲为,甚至不惜杀光所有的原住民呢?”
  在喝下手中的蜂蜜酒之前,罗真竟是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闻言,梅芙微微一怔,但紧接着却是满不在乎的回答了。
  “当然是为了支配这片大陆了。”
  梅芙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了。
  “支配?”罗真低声说道:“就为了支配,你便不管这个特异点会怎么样,人理会怎么样,世界又会怎么样了吗?”
  面对这个问题,梅芙如同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特异点?人理?世界?那又是什么?”梅芙歪着脑袋,理所当然般的说道:“那都是我的东西,属于我女王梅芙的东西哦?”
  既然都是自己的东西,那么...
  “该怎么使用,那不是都得由我说了算吗?”
  梅芙便以清纯的口吻说着这般霸道又蛮不讲理的话语。
  “可它们还不是你的所有物。”
  罗真如此低声开口。
  对此,梅芙的回答也仅剩下一个了。
  “所以,我才需要支配它啊。”
  梅芙就如此毫不犹豫的畅言了。
  听到这里,罗真不得不明白了。
  明白眼前这位女王的本质。
  这是一个只为了自己便可以颠覆所有的一切的女人。
  她为了自己的欲望,不允许任何的忤逆。
  她为了自己的欲望,在生前就曾将无数的男人占为己有。
  而她也最喜欢财宝,曾经以此为由,掀起了以阿尔斯特全土为对手的大战。
  就像斯卡哈所说的一样,这个女王就是占有欲以及支配欲的凝聚体,乃是真真正正的欲望的化身。
  只要是能够实现自己的欲望,只要是可以完成自己的野望,那么,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这位女王都会激烈的去追求。
  在这个特异点里发生的一切,就全部都是源于此。
  为了得到生前不曾得到的勇士,梅芙改造了库·丘林。
  为了征服北美大陆全土,创造一个可以和库·丘林一起驰骋的国家,梅芙不惜将原住民赶尽杀绝,还视人理的毁灭于无物。
  要说自私的话,这位女王绝对是自私的最大级别、最高体现。
  偏偏,这位女王还有实现这一切的能力。
  如同生前为了财宝而将阿尔斯特全土都卷入战争中一样,这次,为了自己的私心,这位女王同样将整个特异点都卷入了自己制造的战乱中。
  这就是梅芙,女王梅芙。
  她自己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我讨厌不愿意臣服于我的一切。”
  梅芙率直的表达了自己。
  “如果不是属于我的东西的话,那就摧毁掉就行了。”
  正是因为这样,生前的库·丘林才会死在梅芙的手中。
  正是因为这样,这个特异点里的原住民才会被梅芙赶尽杀绝。
  如今,罗真也面临着这样的局面。
  “你就臣服于我,在这里变成我的东西吧?”
  梅芙搂住罗真的脖子,对着他的脸娇声哈气。
  “这样的话,我就让你留在这里,无论想要什么,我都会全部给你,包括我自己。”
  梅芙如此露骨又大胆的展现了自己的追求。
  只可惜...
  “真是抱歉,女王殿下。”
  罗真凝视着自己手中的酒,以坚定不移的口吻,说了这么一句。
  “我啊,实在是对你提不起兴趣。”
  这就是罗真心中最大的感受。
  “铮————!”
  就在这个瞬间里,举着酒杯,正准备将其中的蜂蜜酒一饮而尽的罗真的脑门上,一个文字浮现了出来,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
  那是一个「阿」字,一个由梵文写成的「阿」字。
  “什...!?”
  眼看着罗真的脑门骤然出现一个绽放着光芒的梵文,梅芙大吃一惊。
  但这位女王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跳开了。
  可是,在这个空间有限的车室里,梅芙又能拉开多大的距离呢?
  将罗真拖进这里,即是梅芙的成功,又是梅芙的失败。
  在额头的「阿」字之下,罗真逐渐沦陷的内心豁然一振,被支配的身心亦是瞬间被其夺回。
  ————〈阿字观〉。
  密教的冥想法,能够通过冥想「阿」字而迅速的统一精神,让体内的灵气剧烈的循环,从而净化自己体内的灵气,扫清所有咒术干涉的影响的咒法。
  曾经,凭借着这一咒法,罗真就挣脱了附身的鸦羽的支配。
  现在,罗真再一次的使用了它,清除了自己的魅惑状态,夺回了身心。
  然后...
  “噗嗤!”
  肉体的撕裂声中,漆黑的尖锐长枪从梅芙的后背上透了出来。
  几乎是在梅芙纵身跳开,罗真夺回身心的所有权的瞬间里,罗真身上的大衣骤然暴起,衣摆化作尖锐的长枪,向着梅芙刺了过去。
  即使没有帮罗真驱除魅惑状态的效果,金乌亦是有着自动防御与自动反击的机能,早在梅芙靠近罗真的时候,金乌就蠢蠢欲动了,只不过是被罗真压制了下来而已。
  也就是说,罗真早就在被拖进这辆战车里,并了解了状况以后,一直都在等着一个可以向梅芙反击的时机。
  那个时机,就是此时此刻。
  因此,金乌的衣摆直接化作尖锐的长枪,刺穿了梅芙的心脏。
  “砰!”
  一个破碎声就在梅芙的体内传出。
  正是梅芙的灵核破碎所激起的声音。
  “轰!”
  就在这一秒钟内,化作固有结界的车室轰然炸裂。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梅芙的惨叫声响彻而起,传遍了整个战场。
  战车就此消失,让罗真与梅芙重新回到了战场之上。
  只是,罗真是一翻身上的大衣,飞上了半空。
  至于梅芙,直接跌落了出去,摔在地面上,再起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