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 无法打倒的兽王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根据《阴阳五行说》的基本概念,在〈阴阳术〉当中,雷气属于五行中的木气,只要改动木行符与象征木属性的术式,那就能够衍生出雷法,使用出在〈阴阳术〉中威力出名的大的雷系咒术。
  换言之,雷是木的衍生型,本质是木,这点毋庸置疑。
  而在五行当中,能够催生木气的正是水气。
  像北斗这样的龙,其自身正是由高纯度的阴性水气所形成。
  这就是龙属水的来源。
  只要不是特殊情况,那么,龙气便属水气,而且还是极为高纯度的阴性水气。
  如此一来,当雷气受到龙气助长时,其力量就会像是突然爆炸的水蒸气一样,呈现可怕的爆发。
  如今,罗真施展的十字经雷法就在北斗身上的龙气相生下,展现出了极其惊人的威能。
  雷鸣声就不断的从战场上乍现,将整个战场都渲染成了一个雷光四射的雷池一样,散发出夺目的光辉。
  在那雷池里,一道道的雷霆犹如掌控天候的龙神挥下的龙雷一样,不断的乱窜,瞬间覆盖住方圆千米以内的范围。
  那威能,绝对能够媲美A+级的对军宝具,没有任何的悬念。
  在这样暴走的雷霆内,北斗便从中窜了出来,逐渐升空,身形却摇摇晃晃,腹部的位置更是不停的洒出金色的粒子,令其全身都还在产生着裂核反应,极其的不稳定。
  如果北斗是罗真绝对契约的使魔,那这点伤应该很快就能靠消耗魔力恢复过来,可惜北斗并没有与罗真缔结绝对契约,即便是罗真故意为之,这样才能借助北斗的灵力和龙气,不需要像使用使魔那般消耗全部都由自己来承担,但有利就有弊,这点终究只能无可奈何。
  于是...
  “回来吧!北斗!”
  罗真将北斗唤了回来。
  “昂!”
  北斗发出不甘似的龙吟声,但还是乖乖的顺从罗真的命令,解除了实体化,在一阵光粒子之下消失在战场的上空。
  “呼...呼...”
  而这个时候,罗真亦是带着玛修一起降落在地面上,一着地,立即就单膝跪了下去,呼吸变得有些紊乱起来。
  “前辈!”
  玛修连忙扶住了罗真,原本还担心罗真是受了什么伤,但仔细一看,罗真除了呼吸变乱,眼带疲惫以外,并没有什么不适。
  这种症状,玛修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魔力不足了吗?”
  是的。
  罗真的魔力已经开始出现不足的症状。
  “再怎么说都要提供给七骑从者,还使用了那么多的术式,魔力早就应该耗尽了。”
  要知道,若是换做一般的御主,单单将魔力提供给一骑从者就已经很勉强,如果需要同时提供给两骑,那绝对会瞬间被吸干。
  罗真能够负担起七骑的魔力提供,甚至还能有余力使用魔术和咒术,那已经是堪称一项伟业了。
  就算基本的魔力消耗方面都能由迦勒底来负责提供,但罗真自然不会仅仅满足于此,一直都将自己的魔力持续提供给与自己契约的从者们,以此来提升他们的实力。
  毫不客气的说,玛修等人能够在这场神话战争中支撑到现在,罗真绝对是功不可没。
  “现在,再怎么说也该到极限了。”
  玛修就颇为担忧的扶着罗真。
  这样的玛修根本不知道。
  “要说魔力耗尽的话,我已经不知道耗尽了几次了。”
  罗真不由得在心中苦笑。
  事实上,自从战争开始以后,直到现在,罗真已经数次耗尽了魔力。
  原因很简单。
  “其余战场的从者们究竟在进行什么样的战斗啊?”
  罗真就不止一次的这么想着。
  其魔力之所以会数次耗尽,原因就出在其余的战场。
  比如赫拉克勒斯,一开始还好好的,基本没怎么需要到罗真提供魔力强化他的地步,但不知为何,从中途开始,赫拉克勒斯就好像陷入了一场极其恶劣的苦战,其宝具的再生次数貌似一直在减少,让罗真吓了一跳,连忙将大量魔力输送过去,为其提升战力。
  迦尔纳那边也是一样,本来这位破格的大英雄若是全力全开的话,单单使用足以媲美太阳之火的火焰就相当耗魔,一般的御主最多提供他如此战斗数分钟而已,罗真却一直都在提供,可想而知消耗了多少的魔力,后来这位印度的大英雄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王牌,竟是一口气从罗真这里夺走了大半的魔力,消耗之大,稍微想想都觉得心悸。
  至于罗摩就更不用说,罗真竟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身受重伤,差点回归〈座〉上,连忙将大量魔力提供过去,让他稳定伤势。
  再加上阿尔戈号如今正在面对数头巨龙的追击,美狄亚和阿塔兰忒一直都在豁出全力,玛修亦在之前为了抗衡三头巨龙,一直维持宝具的解放,还有斯卡哈,那也是一个吃魔力的主,对付那么多的龙种,不全力为其支援,再强都得倒下。
  如此这般,罗真还得为金乌和玉兔提供魔力,又召唤了那么多的双足飞龙,现在也使用了如此霸道的咒术,再多的魔力都得亏空。
  拜此所赐,罗真早已数次启动〈红翼阵〉的秘法,消耗血液,为自己补足魔力,否则,除非是〈圣杯〉那种无限魔力,不然,再多的魔力都经不起这番消耗。
  也幸好,比起爆炸性的提高十倍魔力的用法,像这样缓慢的开启〈红翼阵〉的秘法为自己补充魔力对血液的消耗比较低,比起平时仅需要不到十分之一的血液就能补足魔力,罗真才能一直撑到现在。
  但消耗再低也是消耗。
  罗真已经为自己贴上了补血符,不至于失血过多,可现在也是累得够呛了。
  “暂时还是从北斗那些吸取一些灵力来补充魔力吧。”
  感受着已经有些透支的身体,罗真打消了再次启动〈红翼阵〉的想法,转为从无法再战的北斗那里吸取灵力来补充,甚至偷偷的握上女武神们的式符,从她们那里汲取灵力。
  没有绝对契约的式神就有这种好处,可以当做魔力的储蓄电池来使用,罗真才故意不与北斗和女武神们缔结绝对契约。
  只是...
  “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呢?”
  借着〈心眼〉的能力看穿眼前乱舞的雷霆中的动静,罗真不由得叹息而起。
  然后...
  “真有你的,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程度的力量,我承认我还是小看你了。”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一道狰狞邪恶的身影从前方雷霆遍布的战场上缓缓的走了出来。
  “哔哩...!哔哩...!”
  些许电弧在其身上跳动着,让其全身都在冒烟,身体的各个部位亦是变得焦黑起来。
  显然,这一次,对方受了不小的伤害。
  可是...
  “终究还是没能打倒吗?”
  罗真脸上的苦笑更浓。
  “呜...”
  玛修的面色也变得微微发白。
  看着这样的两人,浑身焦黑的库·丘林便笑了。
  笑得非常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