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 「魔术王」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那是无与伦比的嘲笑。
  那是绝不妥协的否定。
  如同注视着一群蝗虫在自己心爱的庭园里到处飞舞一样,那位「王」对着被斯卡哈所保护在身后、被玛修给搀扶了起来的罗真进行着这般的讽刺,话语显得是即邪恶,又强力。
  偏偏,听着这样的话语,别人的内心升腾起来的不是愤怒,更不是憎恶,而是恐惧。
  真真实实的恐惧。
  至少,玛修是这样的,斯卡哈亦是根本没有余力去愤怒一样,只是凝视着对方,视线从始至终都无法从对方的身上移开。
  罗真便独自承受着这股讽刺,一边紧拽着心脏,一边不停的调整呼吸。
  可是,无论罗真怎么调整呼吸,激烈的心跳都无法平息下来。
  “哦?”
  那位「王」便看着这样的罗真,似自言自语一样的开口。
  “反应还真是激烈,难怪佛劳洛斯会在工作完成以后还跑到第一特异点去,貌似也的确能够和光带产生共鸣,魔神柱们会对此产生警惕也是理所当然,之前的几个特异点会选择不介入,而是单纯的观察,或许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做法。”
  那位「王」就这么解释了之前的几个特异点里,为什么魔神柱并没有出现。
  原因,就是因为在第一特异点里的时候,罗真与天空中的光圈,对方口中的光带产生了共鸣,引起了魔神柱的注意,再加上雷夫·诺莱尔·佛劳洛斯最后也前往了第一特异点查探,结果却被罗真给解决,最终让魔神柱警惕了起来,方才没有在之前的特异点里出现,而是在暗地里观察着。
  而对方的话语里就透露出了数种情报。
  比如,对方跟魔神柱是一伙的。
  不对,与其说是一伙的,不如说是魔神柱就像是对方的部下一样,会向其「报告」以及遭受他的派遣。
  也就是说...
  “你就是使役七十二柱魔神的罪魁祸首,雷夫教授口中一直提到的「王」吗...!?”
  玛修不禁做出这样的质问。
  闻言...
  “罪魁祸首?”
  那位「王」瞥了玛修一眼,像是对其话中的形容词感到无比的好笑一样,语气中没有了讽刺,却出现了知性。
  “错了,错了啊,迦勒底的悲哀人偶。”
  那位「王」就这么说了。
  “无论如何,真正的罪魁祸首都只有可能是人类,人类才是真正罪恶的存在,而我,就是能够清算人类所有的罪、所有的孽、所有的业的人。”
  说着,那位「王」举起了双手,让双手上的十枚指环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相信,看到这十枚指环的人,都会清楚的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经历过第一特异点,确认过魔神柱的存在以及它们口中的王以后,迦勒底的众人也提及过一个存在吧?
  他是以色列伟大的贤王。
  他是得到《圣经》之神的认可的智者。
  他即能够使役天使与恶魔,又能够操纵世间所有的魔术,被誉为魔术王。
  作为证明,他的双手便戴着神赋予的十个戒指,乃是最高位、最伟大的魔术师。
  “吾之名为所罗门,操纵七十二柱魔神,完成烧却人理的伟业,创造真真正正的神话的王者。”
  对方如此介绍了自己。
  七十二柱魔神是对方的使魔。
  人理烧却的灾难是对方的所作所为。
  眼前之人方才是罗真等人的敌人,致使一切出现的源头。
  “魔术王...”
  斯卡哈的脸色终于是变得难看起来了。
  “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
  玛修的面色更是极其的不好看。
  而罗真则是反而笑了。
  笑得和刚刚的所罗门一样,充满着讽刺。
  “总算肯出现了啊,幕后黑手。”罗真像是想与对方对抗一般的站了起来,注视过去,讽刺般的道:“怎么?看到第五个特异点被我解决以后终于是坐不住了吗?”
  罗真如此嘲讽着对方。
  毕竟,对于人理烧却的真正主使者,造就了一切灾难的凶手,罗真根本没有必要客气。
  更别说,不知为何,看到对方,罗真的心中竟是涌出一股自己根本无法抑制的愤怒跟憎恨。
  那种愤怒,那种憎恨,就像是看到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兄弟姐妹、自己的至亲在自己的眼前被什么东西给玷污了一样,来得即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所以,对于眼前自称为所罗门之人,罗真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敌意。
  只是...
  “我坐不住?你说我坐不住?”
  所罗门大笑了起来。
  那是一改和玛修对话时出现的知性,转而回到之前的讽刺和轻蔑的大笑。
  “错了,又错了,真是大错特错,愚不可及!”所罗门就似想挑战罗真心中的底线一样,如此嘲笑道:“对于已经完成的算式,就算有人将前面的公式给擦掉,结果也已经在那里了,而对于得出结果的算式,你还会去在意吗?真是愚蠢啊!”
  所罗门这般不停的大笑着。
  可这就是事实。
  “人理的烧却早就已经完成了,人类史也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别说是解决五个特异点,就算你们解决了第六个特异点又如何?难道这样人类就能得到救赎了吗?不!当然不啊!”
  所罗门便举起双手的宣告着。
  而这番宣言,谁都无法反驳。
  因为,就像所罗门所说的一样,即使解决了五个特异点,只要罗真不将所有的特异点都修复,把人理重新奠基,人类史就不会恢复原状。
  所罗门对人理的烧却已经完成,并不是被人给阻止了。
  罗真只不过是在亡羊补牢,逮住最后的生机,努力想将人理重新救回来而已。
  既然如此,所罗门需要在意什么呢?
  “我只是对人类的垂死挣扎感到好笑,在进行下一项工作之前,稍微出来散一下步,看看你们狼狈的样子,再以此取乐而已。”
  所罗门将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讥讽无比的出声。
  “而就像我想象的一样,你们挣扎的狼狈样的确是让人觉得愉快,看了心情都不一样,光是能够看到这个样子,这一趟出来就有点价值了,哈哈哈哈哈!”
  所罗门的话语和笑声便煽动着罗真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所罗门,相信,任何人都会明白。
  明白这个人,由衷的厌恶着人类。
  包括在场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