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 “我便是无敌!”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轰隆隆————!”
  就在同一时间里,地狱般的光景中,魔神柱们纷纷都动了。
  如同曾经在第一特异点里遭遇到的雷夫·诺莱尔·佛劳洛斯一样,魔神柱们仅仅是布满全身的眼珠子豁然一亮,一股极具高温和高压的烟雾便滚滚而来,似暴走的雪崩,一边碾碎大地,一边湮灭沙尘,向着罗真的方向,仿佛噩梦一般,铺天盖地的涌来。
  面对这凶恶的攻击
  “〈假想宝具·拟似展开/人理之础〉!”
  少女闪身至罗真的面前,一边呼喊着宝具的解放语,一边重重的敲下盾牌,展开了魔术的壁障。
  雪崩般涌来的漆黑烟雾吞没了它,却如同被礁石给分开的海浪,从魔术壁障的两边擦身而过,极速奔涌,碾碎了无数的岩石和碎块。
  “玛修!”
  罗真便对着保护着自己的少女发出呼唤。
  但是,在这地狱面前,为了罗真而赶来的英雄,并不仅仅只有这么一名亚从者。
  “〈梵天啊,诅咒我身〉!”
  当这样的一个声音响遍全场时,一道烈焰的光束从天而降,携带无比的威能,轰在了数根魔神柱之上。
  下一刻,惊人的爆炸在那里掀起,让恐怖的爆炎与爆压同时作用在那数根的魔神柱身上,令得魔神柱们当场发出凄厉的痛嚎。
  浑身鲜血淋漓,将一身与生俱来的黄金铠甲给剥下,取而代之的是握着一把深邃、神秘、强大的雷枪的印度大英雄便携带着烈焰,冲进了战场,来到了罗真的身前。
  “抱歉,我来晚了。”
  被誉为〈施舍的英雄〉的存在便以烈焰焚烧滚滚而来的烟雾,将袭击罗真的烟雾给轰散以后,把罗真与玛修一起护在身后,一抡手中全新的神枪,发出冷静的话语。
  “迦尔纳!”
  罗真便也对保护自己的印度大英雄发出了呼唤声了。
  仔细一看,迦尔纳不仅是失去了黄金铠甲,浑身鲜血淋漓而已,而且还承受了莫大的伤害,身体的各个角落都有焦黑和伤痕。
  显然,迦尔纳经过了一场异常艰苦的激战,否则不会在先前的时候吸走罗真那么多的魔力,更不会沦落到这幅样子。
  但是,即使再艰苦,迦尔纳都赢了。
  要不然,迦尔纳绝对不会到这里来。
  理所当然,罗真的从者也不仅仅是只有迦尔纳而已。
  “〈贯穿死翔之枪〉!”
  朱红的魔枪便划破了黑雾,似一道闪电,更似一道闪光,以惊人的速度,贯穿了离罗真最近,正准备发动袭击的魔神柱的身体。
  并且,紧随而来的第二支魔枪深深的没入了魔神柱的体内,让魔神柱如同濒死的野兽一样,发出撼动空气的哀嚎。
  “斯卡哈老师!”
  罗真用力的转过头,看向了远方。
  “没想到我也会沦落到这么狼狈的地步,上一次变成这样,那已经是不知道多久以前了,而且那时的对手记得好像是神话中的巨人,还真是不知道该不该坦然的表示喜悦啊。”
  只见,斯卡哈的双手中分别握上了新的魔枪,一边擦掉嘴角的血迹,一边缓缓的走了过来。
  承受了所罗门穿越时间和空间的一击,斯卡哈虽然受伤了,身上却一直有卢恩符文在起伏,不断的治愈着她的伤势。
  其眼中,已经是涌现出了至强的斗志和战意,像是见到久违的猎物,又像是遇到前所未有的强敌一般,没有沮丧,反倒有着与此相反的痛快感。
  然后
  “〈诉状的箭书〉!”
  在一个冷冽又凛然的声音之下,两支箭矢如互相追逐的流星般突然冲天而起,没入天际,在那里唤出了一片七彩云霞,更唤出了无数的光之箭矢,让它们洒落下来。
  无数的光箭便落在了漆黑的魔力之雾中,穿刺在一根根的魔神柱之上,带起一片撕裂声与洞穿声,让漆黑之雾都显得混乱起来。
  “真是意想不到的强敌啊。”
  乘坐在黄金之船上,站在甲板最前方的女猎人便满脸凝重的看着魔神柱们纵横的战场。
  “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来。”
  在其身后不到一步之遥的地方站着的公主亦是满脸认真。
  “该死!真是该死!为什么那样的怪物会突然出现!?而且我为什么还要主动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灵基出错了?还是灵核损坏了?真是混蛋!”
  无能的王子殿下则一直在掌舵,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满脸铁青和惨白。
  “吼!”
  紧接着,一道庞大的身影就在船的甲板上一跃而下,重重的落在了罗真的身前,对着前方的魔神柱放声咆哮。
  除了一众〈阿尔戈英雄〉们以外,还能是谁呢?
  随着这些英雄的登场,罗真才发现,战场上,本来无处不在的龙吟声已经彻底消失了。
  不管是双足飞龙还是那些蹂躏整个战场的龙种,此时,均都已经躺了满地,全部变成了尸体。
  这告诉了罗真,从者们已经扫清了战场。
  特别是赫拉克勒斯,不仅浑身有着不逊色于迦尔纳与斯卡哈的重伤,其宝具亦是消耗了整整十次的再生,意味着这位大英雄已经死了整整十次。
  事实也是如此。
  在芬恩和迪卢木多最后的爆发中,赫拉克勒斯被杀死了一次,以此一次作为代价,将芬恩和迪卢木多给讨伐了。
  随后,赫拉克勒斯就一直在战场上扫荡着龙种们,最终与被四头龙种追逐的阿尔戈号回合,在阿塔兰忒以及美狄亚的协助下,以九条性命作为代价,将战场上所有的双足飞龙和另外十四头的龙种给击杀。
  由此可见,赫拉克勒斯究竟有多么强悍。
  最后
  “〈穿透罗刹之不灭〉!”
  少年英雄的呐喊声终于也是响彻了起来。
  于是,携带着迸发的雷光的不灭之刃一边极速旋转,一边破空而来,轰击在魔神柱遍野的魔力之雾中。
  作为对魔性存在有着异常杀伤力的宝具,这一宝具便带来比之前的从者们的攻击更加惊人的伤害,让魔神柱纷纷都怒嚎了起来。
  而宝具的主人则拥着一名和自己的长相异常相似,乖巧的依偎在其怀中,手上戴着一枚非常显眼的精致戒指的少女,一起从半空中落下。
  刚好,落在了离罗真最近的身前。
  “罗摩!”
  罗真看着这位少年英雄,不由得出声。
  少年则是露出桀骜不驯的傲然笑容,面向了罗真。
  “让你久等了,御主。”
  得到罗真提供的大量魔力,已经将伤势给恢复,脱离了濒死之境的罗摩便拥着自己的妻子,展现出前所未见的雄姿。
  “您就是罗真大人吧?已经从丈夫的口中得知了您的存在,更知道了您对我们的大恩,请允许我们由衷的献上谢意和敬意,伟大的迦勒底的御主。”
  依偎在其怀中的悉多则是如同见到至高无上的恩人一样,为其弯腰行礼,看向罗真的眼中亦是寄宿着感激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摩来到罗真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按住惊喜不已的罗真的肩膀。
  “多亏了御主,余才能像这样与悉多重逢,将悉多救回来,与她一起,来到你的面前。”
  罗摩便高高的举起手来,握住盘旋着飞回的不灭之刃,转过身,面向了魔神柱。
  悉多立即来到罗摩的身边,与其并肩而站,手中也紧紧的握住了一把弓,神色无比认真。
  这对夫妻便似绝不妥协一般,同时挡在罗真的身前。
  然后,同时宣言。
  “接下来请交给余吧,御主。”
  “赌上我等的性命,绝不允许那污秽的魔物触及您的一寸皮肤。”
  拘萨罗的王以及王后便高声宣誓。
  话语中,流露出来的乃是至死不渝的坚决。
  与罗真结下因缘的一众从者们就在这危急之刻里,不约而同的赶到罗真的面前,一一挡在罗真的前方,坚定的展示出了誓死为其而战的决心和信念。
  所以,罗真绝对不是孤身一人。
  罗真笑了。
  笑得非常的愉快。
  各方面都输给了所罗门?
  不。
  或许,罗真的魔力的确及不上所罗门。
  或许,罗真的魔术也比不过这位魔术之王。
  连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召唤术〉以及〈心眼〉的力量,罗真都的的确确逊色于所罗门,这点无法否认。
  可是,这不代表着罗真就没有能够战胜所罗门的地方。
  至少,此时此刻里,与使役着二十八柱魔神的所罗门相比,在罗真的面前,受其使役的一骑骑从者、一名名英雄同样出现了。
  而只要身边还有使魔、还有同伴
  “我便是无敌!”
  罗真如此确信。
  “————”
  不知不觉间,罗真那激烈的心跳声停止了,令其心脏渐渐的平息下来。
  连带的,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同样似潮水一样,从罗真的身上褪去。
  就好像宣告着罗真不需要再畏惧眼前之敌一般,罗真的身体异常全部消失,恢复了正常。
  “前辈!”
  玛修便回过头,以认真的眼神看向罗真。
  “啊!”
  罗真重重的点下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着那不断嚎叫的魔神柱们,罗真的身上重新涌动起了魔力。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