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 “在此一战吧!”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辽阔的战场上,无论是之前的龙牙兵军团、凯尔特士兵还是飞龙、龙种的龙群,均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似一切回归了平静一样,只呈现出一片坑坑洼洼的荒芜。
  而在荒芜的最中心,漆黑的魔力之雾还在缭绕,让一根根巨大触手般的魔神柱伫立着,接连发出愤怒般的嚎叫。
  所罗门便悬浮在魔神柱群的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前方。
  在那里,一骑骑的从者要么直接与所罗门遥遥对立着,要么乘坐在黄金的阿尔戈号上,飞在后方,展现出传说般的姿态。
  这样的一群英雄,仅为了庇护一人。
  支配着他们的人,正是一个人类。
  所罗门就亲眼看着这一骑骑的从者出场,一名名的英雄前赴后继的将罗真给保护起来,虽然脸上只有无动于衷的冷静,眼中透露出来的却是由衷的不愉快。
  当然,这不是因为所罗门认为自己遭到妨碍。
  作为最初的七骑之一,由根源直接选中的天之使者,世界仗之以对付威胁整个灵长类世界的大灾难的最终兵器,仅有七人的冠位中的一人,通常职阶的从者不管来多少,在所罗门的面前都有点不够看。
  别的不说,单单是魔神柱所罗门就能召唤整整七十二柱,且每一柱都拥有着媲美数骑强大从者的战力,若是全部召唤出来,哪怕是数百骑的从者都有办法抗衡吧?
  再加上「七十二柱魔神」本身并不是指数量,而是指概念,无论消灭多少,它们都会一直维持七十二柱的数量被召唤出来,绝对不会有所减少,因此,所罗门恐怕真的有办法直面数百骑的从者还能取胜。
  所谓的冠位便强到这种等级。
  既然如此,区区数骑从者的出现,对于所罗门来说,自然完全不算什么了。
  只是,所罗门还是为此感到不愉快。
  “搞不懂,真是搞不懂啊。”
  所罗门便当着所有英雄的面,做出这样的质问。
  “汝等明明就是历史上的英雄,传说中的豪杰,虽说基于从者自身的性质,若是没有人类作为御主,连存在本身都无法维持,想在此世现界,必须得有依存才行,但就算是这样,那也没有理由对一介人类唯命是从,更别说是拼上性命,为其战斗了。”
  所罗门就这般追问着。
  “你们的尊严去哪里了?”
  “你们的信念去哪里了?”
  “难道就因为人理被烧却,人类史要被否定,你们就要屈服,当人类的狗吗?”
  “这样,你们还能自称是英雄,还能自称是传说吗?”
  这番话语,真的是辛辣到不能再辛辣,恶毒到不能再恶毒了。
  但也许是因为出现在眼前的都是来自于印度神话和希腊神话的英雄,要么与神有所关系,要么直接便是神的后裔、延续以及化身,与人类还是有所区别,所以所罗门才会做出这样的质问吧?
  而所罗门所说的也没错。
  就算是人类召唤出来的兵器,英灵们亦是一个个的都有自己的尊严,自己的信念,没有理由对一个人类唯命是从。
  只是...
  “我才想问问,你为何会如此厌恶人类。”
  斯卡哈举起手中的魔枪,指向了所罗门。
  “既然要烧却人理,否定人类史,那再怎么说都需要理由吧?”
  此言此语,立即获得迦尔纳的认可。
  “没错。”迦尔纳同样举起手中的神枪,一边指向所罗门,一边质问道:“只是因为厌恶,所以要灭世,如果是因为这么单纯的理由,那么,以你的力量,直接在现世现界,再将人类全部消灭即可,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的去烧却整个人理,将人类史本身都否定掉。”
  正是如此。
  若所罗门仅是厌恶人类,他大可以直接凭借自己的力量现界,再将人类一口气消灭就好。
  相信,以所罗门的力量,应该很容易办到这一切。
  可所罗门却没有这么做,反而追溯时光,追溯历史,将人理本身都给烧掉了。
  这根本不是单单厌恶就能解释得清楚的东西。
  罗摩便也赞同了这个说法。
  “若是厌恶人民的话,那就没有理由成为王,若是厌恶世界的话,那就没有理由成为神的代理人,你的所作所为和生前的事迹有着致命的矛盾,究竟为何会如此,余需要向你问个清楚!”
  罗摩亦是举起了不灭之刃,指向所罗门的同时,高声呐喊。
  “以色列的王啊!魔术的王啊!你为何要烧却人理?为何要否定人类?”
  罗摩的高声质问,让一旁的悉多、赫拉克勒斯以及阿尔戈号上的阿塔兰忒、美狄亚乃至伊阿宋都注视向了所罗门。
  当然,玛修同样凝视着所罗门,似乎很想从其口中得知答案。
  对此...
  “为何?你们居然问为何吗?”
  所罗门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反而如同代表天之声一样,居高临下的回应。
  “当然是因为人类的存在没有意义啊!”
  这是所罗门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提及过的事情。
  “这双眼睛能够看穿过去与未来,无论是刚刚诞生时期的人类,亦或者是在未来存在的人类,整个人类史,自生命在这个星球上诞生的那一刻开始,直到未来灭绝,都一一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所罗门的声音变得极其的冰冷。
  “可是,我看到的一切,却堪称是绝望和地狱。”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为了争夺食物而厮杀。”
  “为了争夺土地而厮杀。”
  “为了争夺财宝而厮杀。”
  “为了争夺名誉而厮杀。”
  “除此之外,还有抢劫、欺骗、蛊惑、隐瞒,为了满足自身的私欲,人类一直都在重复着丑陋的自相残杀。”
  “我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东西啊。”
  所罗门深恶痛绝似的开口着。
  “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人类可以杀害他人。”
  “为了从一件事物中获取价值,人类可以残害他人。”
  “他们的所谓历史,全部都是建立在牺牲、死亡以及丑陋的厮杀之上,然后又在不到百年的时间里死去,生前不惜杀戮而获得的东西,他们却一样都带不走。”
  “既然如此,人类为何要互相厮杀?为何要互相争夺?就为了享受这个星球的资源到最后一秒钟吗?”
  “这根本就是一种对世界而言最大的浪费!最大的亵渎!最大的不敬啊!”
  所罗门便彻底的否认、否定人类的价值。
  “生前的我看着这一切,想改变它,所以才成为贤王,又为了教导真正的价值,将智慧散播了出去,就是想让人类能够成为理想的存在。”
  “然而,无论怎么努力,无论怎么贤明,无论怎么教导,我所看到的依旧是人类无可救药的丑陋争夺,看到血和泪的未来。”
  “人类就只是重复着愚蠢的行为,到最后全部死亡、死亡、死亡!”
  “这种生物,这种生命,又有何价值呢?”
  所罗门就这样得出了人类与未来没有价值的结论。
  “在死去的最后一刻里都看着这幅光景的我,最终得出的就是人类也好,未来也罢,早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结果!”
  所罗门冷冷的宣言。
  “所以,人类全都要杀,非杀不可,非烧不行,这个星球的地表之上,不能留下哪怕一个的活口!”
  就是这样,所罗门才决心烧却人理,制作出了七个〈圣杯〉送往各个时代,彻底扭曲人类史,将人理给烧光。
  “如此一来,印入我的眼睛里的丑陋、丑恶才会全部消失,一个不留!”
  所罗门就做出这样的宣言。
  对于这样的所罗门...
  “原来如此。”
  罗真终于开口了。
  “换言之,因为觉得自己看到的人类很碍眼,所以你要将他们全部消灭吗?”
  罗真就将所罗门的话语进行一个彻头彻尾的总结。
  “哈哈哈哈哈!”
  所罗门顿时微微一怔,随即大笑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这就是正解了!”
  所罗门一边大笑,一边竟是承认了下来。
  “人类很碍眼,所以要杀掉!”
  “人理很碍眼,所以要烧却!”
  “就像对待蝗虫,人类需要去驱赶,对待你们人类,我就是要灭绝!”
  “这,就是我的理由!”
  所罗门高声笑着。
  闻言...
  “那么,我们和你就无话可说了。”
  斯卡哈如此表示。
  “你是敌人。”
  迦尔纳亦是这般确认。
  “余绝不允许你擅自否定人类的价值,更不允许你消灭御主所在的世界。”
  罗摩斩钉截铁的开口。
  “我们一定要阻止你,魔术王。”
  悉多同样出声。
  其余的从者们也纷纷都重新举起武器,对向了所罗门。
  哪怕是伊阿宋,认识到所罗门的疯狂以后,那也认命似的自暴自弃了起来。
  “死亡...没有意义...吗...?”
  只有玛修一人,像是无法否认这句话一样,眼中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最终,连罗真都抬起眼帘,注视向了所罗门。
  这一刻里,罗真看向所罗门的眼神与玛修一样复杂,可是却绝对没有认同。
  因为,如果人类的存活真的没有意义的话,那罗真自身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笑话。
  “本来应该毫无意义的死去的我,因为得到了奇迹,所以活了过来,现在也已经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罗真如此出声。
  “如果这是被你否定的东西,这就是你认为的没有价值,那么,现在,我也要开始全力的否定你。”
  这是罗真唯一能做的事情。
  “来吧!”
  罗真点燃了内心的斗志。
  “在此一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