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 无法改变的事实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还有时间」。
  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让空气瞬间变得如同带上重量一样,压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间。
  罗真就让握成拳头的手越来越紧,最终将它松开了。
  没办法。
  “玛修迟早得迎来这一天,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罗曼便以扼杀了所有情感的声线说着,让罗真沉默了。
  玛修·基列莱特。
  对于这名少女,罗真的确非常的了解。
  例如,玛修就是为了成为亚从者而被投入到迦勒底的第六号实验中的实验品。
  通常而言,人类召唤英灵,乃是藉由与英灵有因缘的圣遗物作为触媒,进而使召唤成功。
  但是,为了得到绝对服从的英灵之力,曾经的迦勒底却是以人类的孩童作为触媒,将英灵召唤到人类的孩童体内,让人类与英灵进行融合,从而促使名为亚从者的存在诞生。
  玛修就是这个实验中的成品,被用于召唤英灵融合的孩童。
  可是,就算能够成功的召唤出英灵,又该如何让人类合二为一呢?
  如果那么简单就能让人类得到英灵之力,那〈英灵召唤〉就不会是那么稀有和罕见的奇迹了。
  至少,融合的对象应该拥有与英灵极为契合的资质。
  比如,拥有与准备融合的英灵相应的魔术回路之类的东西。
  然而,每一个人的魔术回路都是独特的,怎么可能刚好拥有与曾经存在于历史和神话中的英雄相应的魔术回路呢?
  就算有,在茫茫人海里,又该怎么找出这样的存在?
  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简直可想而知。
  而既然找是找不到,那就只有自己创造出来了。
  玛修,正是这样的存在。
  “为了与英灵融合,所以以人工受精的方式育成的设计型试管婴儿...”
  这,就是玛修的真正来历。
  以人工受精的方式育成,并且经过特别的调整和设计,最终使其拥有和英灵相应的魔术回路,进而让英灵与其融合成一个存在,让英灵以「人类」的姿态被召唤,将其培养成亚从者的实验品。
  因此,玛修无父无母。
  因此,玛修至今为止一直都生活在迦勒底,从未出去过外面。
  其诞生的年代乃是距今16年前。
  不,既然今年已经是2019年了的话,那就是距今17年前了。
  公元2002年,玛修在迦勒底中诞生,并在无菌室中生活了整整十年。
  她的知识是由演算装置直接灌输进脑海中形成的。
  她的认知是藉由有限的书籍、仪器以及学习机等事物赋予。
  直到2012年,玛修十岁的时候,亚从者实验正式开始。
  迦勒底便将玛修投入到融合仪式之中,在玛修的体内召唤了英灵。
  那就是迦勒底的英灵试作二号,将力量给予玛修以后消失的从者。
  当然,召唤仪式是成功了,但融合仪式却是以失败告终。
  因为,被召唤到玛修体内的是个非常高洁的英灵,对于曾经的迦勒底不人道的实验和行径,这位英灵给予了全面的否定,所以即使召唤成功亦抗拒与玛修融合,却又不敢擅自离开,导致玛修在失败的仪式中丧失性命,于是就在玛修的体内一直沉睡了下去,直到人理烧却的那一天,在那一场大火中,方才将力量给予了玛修,回归了〈座〉上。
  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亚从者的实验被宣告失败,玛修亦从此被关进无菌室里,一直不得外出。
  后来,前任所长死去,奥尔加玛丽接替自己的父亲的岗位成为迦勒底的所长,罗曼亦是为了玛修不断奔波,最终才求到许可,让玛修担任迦勒底的工作人员,可以在迦勒底中自由活动。
  那就是两年前...不,应该说是三年前,罗真与玛修在迦勒底内相遇的真正原因。
  也就是说,在此之前,玛修一直都是在无菌室中生活,人生中第一个遇到的同龄人兼朋友,正是罗真。
  并且,玛修还仅能在迦勒底中活动,无法离开迦勒底,前往外面。
  这不单单是不被允许的关系,更是因为玛修的身体太过于无垢,在无菌室成长起来的她没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因而只能变成这样。
  而且,作为被专门设计出来的试管婴儿,玛修的生命也相当脆弱。
  要知道,迦勒底制造出来的试管婴儿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玛修则是其中极少数的生存案例,但她的细胞劣化速度同样很快。
  一言蔽之,玛修的寿命很短。
  非常短。
  根据记录,最多就是活动到十八岁便已经是极限。
  而如今,玛修已经十七岁了。
  她,仅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而已了。
  如此一来,玛修会突然倒下,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明明就是这样,还需要勉强自己投身在战斗之中,会变成这样,在所难免。”
  达芬奇以纯粹讲述事实的口吻,将这样的事情给道出。
  罗真便转过身,看向无菌室中的玛修,眼神出奇的黯淡。
  “我早该发现的...”
  罗真就只是低声这么说而已。
  对于玛修的状况,罗真非常的清楚。
  可是,即使是这样,罗真却还让她投身于战斗中,如果这都不算罪的话,什么才算罪呢?
  更别说,罗真还有抵达神域的〈心眼〉之力,连人的心跳波动和细胞释放出来的电信号都能勘视到,照理来说,早该发现玛修的身体出现异常。
  结果,罗真什么都没有察觉,就这么让玛修一直战斗...
  “我还以为,成为了亚从者以后,玛修的体质应该改善了。”
  这倒是一个事实。
  由于成为亚从者的关系,玛修得到了从者的力量,获得了强大的身体,以至于连前往特异点都没关系,不需要再待在迦勒底和无菌室中,彻底隔绝外界污染。
  因此,罗真一直认为,玛修的身体已经康复。
  可现实却是狠狠的扇了罗真一个耳光。
  “就算变成了亚从者,获得了强韧的肉体,玛修细胞的寿命还是一样的,身体只是被力量给强化,并不是获得了改善。”
  罗曼就像是有些不忍心一般的开口。
  “玛修的生命依旧还是仅剩下不到一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是的。
  无法改变的事实。
  连〈圣杯〉都不行吧?
  毕竟,所谓的〈圣杯〉即使被誉为许愿机,实则不过是无尽的魔力结晶。
  若是靠魔术可以实现的愿望,那〈圣杯〉就会给予回应。
  反之,若是魔术无法实现的愿望,那〈圣杯〉便彻底无能为力了。
  以前也说过了,所谓的〈圣杯〉虽然强大,其力量终究有限。
  万能的许愿机?
  这真的只能打上一个问号了。
  “能够起死回生以及长生不老,那可都是〈魔法〉等级的奇迹了,玛修的状况和这已经很接近,仅靠〈圣杯〉或许是救不了她的。”
  达芬奇便给出了结论。
  “再说,现在被我们回收的〈圣杯〉可都是所罗门制作的,里面是什么机制都还不明白,本就不推荐直接使用,你在特异点中用〈圣杯〉许愿的状况还不知道究竟会不会引起什么坏的影响,要是以此作为契机,被所罗门用魔术给诅咒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罗曼同样沉声开口。
  最后...
  “想怨的话,那就怨我吧。”
  奥尔加玛丽终于是开口了。
  并且,还是极为自嘲的开口。
  “这一切都是迦勒底的前所长所导致的,而那就是我的父亲。”
  说这句话的时候,奥尔加玛丽的声音中就充满着颤动。
  显然,这个少女并不是不介意此事。
  自己的父亲一直都在进行不人道的实验,过去的迦勒底同样是打着拯救人理的旗号在进行魔术上的研究,这都是货真价实的事实。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那么讨厌迦勒底,那么讨厌我,难道不是吗?”
  奥尔加玛丽就自暴自弃似的向着罗真出声。
  “所以,要怨的话就怨我吧。”
  此话一出,空气变得更加的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