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3 有点怀念的世界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离开了医疗部门以后,罗真发现,自己竟是不知道要去哪里比较好。
  回房间吗?
  那就只能玩游戏或者锻炼魔术了,现在根本没那心情。
  去书库吗?
  那里的书籍,自己也已经全部看遍,都能倒背如流了。
  而奥尔加玛丽、罗曼以及达芬奇等人则在为玛修的事情奔波着,迦勒底内的其余工作人员以及技术人员同样有各自的事情在忙,连训练场等地方都因为资源的调度停止运作,现在的罗真,竟是完全没有地方可去。
  不,应该说是不知道去哪里比较好。
  若是换做以往,罗真或许还乐得如此,可以清净清净,要么玩游戏,要么练魔术,根本不怕没事可以做。
  唯独现在,罗真感觉自己做任何的事情都没心情,去哪里都没滋味一样,只能一脸茫然的看着走廊,半天都没有回过神。
  等到罗真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间坐在一张长椅上,呆然的望着前方,连时间的流逝都忘却似的,脑袋完全空白了一般,不知道在这里究竟坐了多久。
  而让这样的他回过神来的,却不是人。
  “芙。”
  在一声可爱的叫声之下,芙芙不知何时来到了罗真的面前,站在那里,仰头望着他,一边对其出声,一边睁着一对天真无邪的眼眸,内里流露着非常人性化的情感。
  “小家伙。”
  罗真无意识的唤了对方一声,让芙芙上前来,蹭了蹭他的脚踝。
  从芙芙的这个动作中,罗真感受到了一丝丝安慰之意。
  显然,芙芙正在安慰着罗真,让罗真不要想太多。
  罗真便伸出手,将芙芙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抚摸着它的一身毛皮。
  对于罗真的这番举动,芙芙也没有抗拒,就这么乖巧的待在其膝盖上,任由罗真抚摸。
  罗真就看着这样的芙芙,向其开口。
  “你也在担心玛修,却因为没办法进入无菌室,所以只能在这里跑来跑去吧?”
  罗真便这么说着。
  “芙。”
  芙芙回应了一声,却是不知道到底是还是不是了。
  不过,罗真可以肯定,芙芙一定去过玛修那里了。
  毕竟,在迦勒底中,和芙芙关系最好的并不是罗真,而是玛修。
  现在,玛修倒下了,这个通灵的小家伙肯定在担心吧?
  证据就是芙芙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身毛皮都有些拉耸着。
  “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啊。”
  罗真打趣着,可在这样的情形下,未免多少有些自嘲的味道。
  “芙...”
  芙芙的声音也终于是开始变得有气无力了起来,告诉别人,它的情绪的确很低落。
  “放心吧。”罗真便一边抚摸着芙芙的一身毛皮,一边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玛修死去的。”
  只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罗真的语气里有着一股强而有力的斩钉截铁。
  即使目前还没有找到最有效的方法,但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罗真只能施展非常手段,要么将玛修刻进自己的灵魂,缔结绝对契约,要么以〈泰山府君祭〉操纵她的灵魂,就算没有肉体,亦是可以将其变成自己的式神,令其继续存在下去。
  罗真的知识里就有着不止一种让玛修继续存活下去的方法,只是都有其弊端而已。
  因此,在还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罗真只能耐心的等待,辛苦玛修继续待在无菌室里,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直到最终之日的到来。
  “......”
  芙芙貌似能够感受到罗真的决心,沉默不语着,人性化的眼眸中竟是也同样浮现出些许复杂的情绪。
  但紧接着,芙芙就宛如感受到了什么一样,从罗真的身上猛的抬起头,撑起身,对着前方威吓似的竖起毛皮了。
  在那里,一道身影便接近了过来。
  “就算在这种地方沮丧,事情也不会得到圆满的解决啊。”
  当有些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对方的口中传出时,罗真才抬起头,看向前方。
  旋即,身穿白色的暴露异国装束,头戴纯白的头纱,如长了一头纯白的长发一样的褐色皮肤的少女以凛然又充满存在感的姿势站着的身姿,印入了罗真的眼帘。
  “阿蒂拉...”
  罗真无意识的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自在灵子转移结束,回到迦勒底内,离开管制室以后就失去了踪影的神秘从者,如今,终于再次出现在罗真的面前。
  “原来你在啊。”
  罗真便对着阿蒂拉说了这么一句话。
  自管制室离开以后,阿蒂拉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根本没有跟在罗真的身边,不知道去了哪里。
  当然,说是说不知道去了哪里,其实,若是罗真想的话,完全可以感应到阿蒂拉的位置,甚至将其唤回来。
  只是,眼看着阿蒂拉没有跟在自己身边的意思,反而有地方想去的模样,罗真也就没有阻止她,任由她自由活动。
  这似乎让奥尔加玛丽等人操了没有必要的心。
  再怎么说,阿蒂拉都是破坏的化身,文明的侵略者,连所罗门都忌惮的存在,明显有可能成为非常可怕的祸害,任由这样的存在在迦勒底自由行动,谁都没办法放心。
  可罗真却任由阿蒂拉而去。
  反正,只要罗真有意思,那阿蒂拉就连一分一毫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既然如此,让这位在石室里无法自由行动,即一直在沉睡,又不知道被封印了多久的少女自由行动,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直到现在,阿蒂拉才再次出现。
  而罗真那脱线的话语,换来的只是阿蒂拉冷淡的回应。
  “我一直都在,只是想看看这里的文明而已。”
  阿蒂拉便这么说着。
  “我也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说到这里,阿蒂拉的语气才有了些许改变。
  “没有生命,没有生机,只剩下一片荒芜和火焰的味道,令人觉得有点怀念的世界。”
  说这句话的时候,阿蒂拉的声音中却没有怀念,只有莫名的情绪波动。
  亲眼见证人理烧却带来的破坏,阿蒂拉应该很有自己的感想吧?
  理所当然...
  “那个盾之少女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阿蒂拉转过眼帘,看向罗真。
  “不打算救她吗?”
  这样的话语,告诉了别人,阿蒂拉是确认罗真有救玛修的手段的。
  至少,阿蒂拉就确认,只要对方和自己一样,和罗真缔结契约,那就可以不死不灭。
  这一点,阿蒂拉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吧?
  “像我一样,把那个少女变成你的所有物就行。”
  阿蒂拉冰冷又干脆利落的开口。
  “不那样做吗?”
  阿蒂拉就这么询问着。
  而对于阿蒂拉这样的性格,罗真已经有点习惯了。
  “再说吧。”罗真便叹息般的道:“至少等我的魔力有了可观的成长,亦或者是实在到了没办法的时候,我才会做。”
  “......是吗?”阿蒂拉沉默了半响,随即点了点头。
  两人之间便彻底陷入了沉默,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