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 我还有选择吗?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构造上,弦神岛乃是由四座人工岛共同形成的巨大金属岛屿。
  弦神岛的中央就有一座巨大的复合建筑物,有十二层楼,外型如倒金字塔,本身则即是弦神岛内最高的建筑物,亦是内部设有市政厅等国家厅舍以及众多旅馆、商业机构,发挥着岛内重镇功能,在海面之下,有着多达四十层的人工岛管理设施。
  这座直径不到两公里的建筑物身兼连接部,将弦神岛的四座人工岛连结在一起吗,并吸收和缓冲人工岛之间受海流或风浪影响所产生的扭曲与震动。
  如果没有这个机构在运作,弦神岛的四个地区将会有立刻发生碰撞的可能,就算没有发生碰撞也会直接分解,论及重要性,可谓是岛上第一的设施。
  而南宫家的姐弟两人则住在弦神岛的西区。
  在这里,有一片高级的住宅区,南宫家就位于其中一栋特别高级的公寓的顶层,再加上那月还是国家攻魔官兼特区警备队教官,真要说起来的话,南宫家就算不是什么名门,亦可以算是富家门户了。
  罗真便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让人联想起豪华酒店的套房的大厅,一边打哈欠,一边无精打采的往前走。
  下一秒钟...
  “啪!”
  一股莫名的冲击在睡眼惺忪的罗真脑门上炸裂,让罗真的睡意一下子消失,捂着自己的脑袋,不由得蹲在地上。
  “哼。”
  那月则坐在离罗真有一段距离的沙发上,手中一挥一挥的蕾丝扇似乎就是刚刚在罗真的脑门上炸裂的冲击的正体,明明离罗真有那么远的距离,却能够敲中罗真,毋庸置疑是空间制御魔术的一种应用。
  严格的姐姐大人就向着蹲在地面上的罗真出声。
  “说了多少次了,那种不成体统的懒散不准在外面出现,给我打起精神来。”
  那月貌似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才敲了罗真。
  罗真顿时抗议了。
  “反正是在家里,再怎么注意形象也没意义吧?”
  罗真就这样抗议着。
  但是,那月却充耳不闻。
  “习惯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才能体现出来,如果你能够在家里都能保持姣好的精神面貌和礼仪举止,那就会形成名为气质的存在,你在外面的价值就会跟着水涨船高,这种事情,不要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来提醒你。”
  那月便宛如在教导一个王公贵族的子嗣成才一样,用手中的扇子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杯子。
  “好了,去给我冲杯红茶,口味跟平时一样,可以允许出现偏差值,但容许度只有十左右,明白了吗?”
  闻言,罗真咧了咧嘴,最终还是只能唉声叹气的起身。
  这就是罗真与那月平时的日常,要求极高且极为严厉的姐姐和表现懒散却学习能力异常的高的弟弟。
  过去,罗真虽然具备了许许多多的知识,但那些充其量也就是学识,加上为人一向喜欢宅在家里锻炼,导致明明存活了数十年的时间,结果人生阅历以及经验还是严重不足,一直都表现出一副熊孩子的模样,在精神层面上可谓是毫无长进。
  然而,这一次,在这个世界里,罗真就大大的蜕变了一次。
  至少,南宫那月并没有满足于仅仅是让罗真拿出好成绩而已,而是如同之前所说的那般,不管是在日常生活还是贵族礼仪都一一进行过严苛的教导与纠正,让罗真具备了一项又一项出人预料的能力。
  就像现在,罗真已经不再是像以前那般,只会读书、修炼、玩游戏,而是从沏茶、做饭、处理家务等小方面到社交舞、小提琴、学术研究等大方面,只要能够想到的,都被南宫那月给狠狠的调教过了。
  这竟给了罗真一种宛如出生在贵族里乃至出生在皇室中的感觉。
  不,贵族和王室子弟再怎么说也会连沏茶、做饭和处理家务等事情都能做,罗真却几乎都被那月给调教过了,仿佛不将这个弟弟培养成绝对万能的存在就誓不罢休一样,那月就展现出了身为教师以及教官极其严厉的一面。
  或许,哪怕是面对学校里的学生以及特区警备队的队员,那月都不曾这么严厉过吧?
  由此可见,那月是对罗真寄予厚望的,真的将他当做家族的后代来培养一样,本人相当的乐在其中的样子。
  当然,罗真也尝试过反抗。
  要知道,过去的罗真可是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主,如果是在魔术上面刻苦就算了,平常时候,罗真基本上可是一个极为懒散,乃至可以说是懒惰的人。
  所以,就算罗真的学习能力很强,有了抵达神域的〈心眼〉以后更是不用说,拥有着压倒性的学习能力,本人亦不怎么愿意在这些事情上花时间。
  可是,至今,罗真都还记得,当自己第一次反抗那月的时候,那月是怎么对付自己的。
  “既然你打算懒散到底,那就让身为姐姐的我来伺候你好了。”
  一向唯我独尊的那月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当天晚上,罗真被那月一个空间转移扔进浴室里,那月自己则声称要帮他洗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罗真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自己究竟被那月以多么羞耻的方式洗了一个澡。
  而且,还被那月给拍照了...
  “记录可爱的弟弟每一天的成长和生活不是身为姐姐的义务吗?”
  那月便理所当然的说着这样的话。
  那一天,罗真就哭了。
  之后,罗真再也没有反抗过那月。
  一旦反抗那月,罗真不敢相信,自己又会被怎么样,那些所谓的记录是不是也会不翼而飞,然后在网上传开。
  就这样,罗真不仅是在知识层面,在各方各面都得到了极高的能力和评价。
  现在的罗真,就算是被那月带去参加王宫舞会,那都能够成为最受瞩目的那位王子殿下。
  即使这位王子殿下,现在正在自己的姐姐的淫威下沏茶...
  “请喝茶,姐姐大人。”
  罗真便以几近完美的执事礼仪,为那月沏上了一杯香喷喷的红茶。
  “嗯。”
  正在翻阅着一本书的那月端过桌上的红茶,微微抿了一口,旋即满意的给出评价。
  “不错,偏差值不到一,离我想要的完美口味无比接近,再接再厉吧。”
  那月即公正又严苛的做出评价。
  “是...”
  罗真强忍着唉声叹气,应答出声。
  然后,那月才搁下手中的茶杯,放下书籍,看向罗真。
  “说起来,曜,你小学也毕业了吧?”那月这么说道:“接下来就是升国中了,有想要上哪里的学校了吗?”
  听到这句话,罗真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想说。
  “我觉得,离你最远的学校就很不错。”
  这句话,罗真即没有说出来,亦没有机会说出来。
  因为...
  “彩海学园是国中部和高中部兼并的私立学校,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学校,但既然我在那里任职教师,作为弟弟,你应该也会觉得在彩海学园就读国中很不错吧?”
  那月笑吟吟的开口。
  而罗真的嘴角已经抽搐了起来,心中欲哭无泪。
  “我还有选择吗?”
  罗真笑得比哭还难看。
  “你说呢?”
  那月则笑得非常的可爱和甜美。
  于是,罗真流泪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