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 「真祖」(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所谓的两大缺陷其实都来自于〈红翼阵〉自身的性质。
  那便是,其所有的魔力来源,都来自于血液。
  (十倍的魔力增幅就已经是非常大的消耗量了,现在又是提升了那么多的倍数,对血液的消耗几乎是呈几何性的暴涨。)
  所以,就算〈红翼阵〉已经突破了十倍的增幅,罗真亦无法轻而易举的说使用就使用。
  那对自身的损伤实在太大,一个不好,真的有可能沦落到失血过多而死的下场。
  这是第一个缺陷。
  而第二个缺陷则是...
  (即使加入了〈无限连锁反应〉的原理,那也不是真真正正能够无限倍的增幅。)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像承载了〈绝对王权〉以及〈无限连锁反应〉的伊凡洁琳,虽然仅需要一人份的魔力就能增幅成足以控制整个机巧都市的力量,可充其量也就是达到控制一个城市的等级,不可能让〈绝对王权〉笼罩全国,更不可能让〈绝对王权〉笼罩全世界。
  一旦魔力真的增幅到那种地步,伊凡洁琳的机体肯定会先被撑爆,这点毋庸置疑。
  同样的道理,即使〈红翼阵〉拥有了〈无限连锁反应〉的效果,若是超过一定的增幅的话,对使用者的身体会造成多大的负担这点姑且不论,单单是被转化为魔力的血液本身的结构就会因为剧烈的转化而被破坏。
  届时,别说是转化为魔力了,这部分血液还会直接被蒸发,根本来不及转换。
  有鉴于此,加入了〈无限连锁反应〉的〈红翼阵〉同样有其增幅的极限。
  那个极限,便为...
  (一百倍。)
  一旦超过一百倍,那血液的结构就会直接被破坏,血细胞也会沸腾蒸干,根本无法转化为魔力。
  所以,一百倍的增幅,就是〈红翼阵〉能够达到的真正的极限,无法再往上提升了。
  可是,这依旧是非常惊人的增幅。
  足足凌驾于原本的〈红翼阵〉十倍的秘术,这若是让赤羽一族的先祖们得知,肯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
  别说是赤羽一族了,就是其余存在,得知罗真竟是拥有能够让魔力增幅百倍的秘术的话,那同样会惊为天人。
  这,就是罗真如今的收获。
  可惜...
  (比本来的〈红翼阵〉高十倍的力量,那消耗也是十倍的增长啊。)
  罗真就叹着气。
  原本〈红翼阵〉就需要消耗血液来转化为魔力,现在力量是以前的十倍,那对血液的消耗亦将提高十倍,让罗真根本无法轻易动用这秘术。
  可以说,如果罗真还敢使用现在的〈红翼阵〉的话,那么,即使全身贴满补血符,那都会在短短数秒内因为失血过多而头晕目眩,若是将使用时间延长至数分钟,那便只能等着倒毙身亡了。
  拜此所赐,罗真现在的研究课题已经转到别的方向。
  那就是想办法减低消耗,亦或者找到什么方法,可以支撑这份消耗。
  幸好,这里是魔族特区,拥有着各种各样的魔族,并且还在研究和分析其能力。
  罗真就想着能不能从这方面入手,从魔族的身上找到解决方案,因而才会卖力的回应那月的教导,为的也是让那月尽可能带回来的学术方面的研究书和魔法书。
  那些可都是那月从人工岛管理公社里直接拿来的藏书,其中不乏一些弦神岛的机密与项目。
  综上所述,罗真在这个世界里依旧过得非常的充实,正实实在在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让自己不断的接近着目标。
  (没有枉费我当初直接狠下心,找了这个让自己再次回溯到婴儿时代的世界。)
  因为需要时间的关系,在选择穿越的世界时,罗真便狠狠的一咬牙,让自己穿越到这个令自己回溯到婴儿时期的世界。
  虽说,以安全来考虑的话,罗真最好还是像当初前往刀剑神域的世界那般,至少仅回溯到孩童时期,让自己拥有自主行动的能力,变成婴儿的话,罗真连记忆都不会有,更别说是自主行动能力,一切都和一般的婴儿没什么两样,就这样降临到陌生的世界,根本无法安心。
  以前是实在没办法,现在既然有的选择,那罗真就应该像当初前往刀剑神域世界那般,仅回溯到孩童时期即可。
  然而,回溯的时期与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却是直接相关。
  仅回溯到孩童时期,和回溯到婴儿时期,前后两个世界,后者的时间流速肯定比前者快,和迦勒底之间的时间比例也会更大,让罗真得到更多的时间来提升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一狠心,直接选择了这个世界,方才再次回溯为婴儿。
  只是,这一次,罗真不是单独降临,身边有金乌和玉兔在守护着,就算回溯为婴儿的罗真无法使用力量,魔术回路更没有打通,根本动用不了魔力,但化身为咒具的这两位神祇还是能够自主维持一段时间的显现,再加上罗真事先将大量魔力灌输给它们,玉兔姑且不说,金乌的话,应该能带着婴儿时期的罗真,找到一个可靠的人进行托付。
  这就是当初金乌带着罗真找到那月的原因所在。
  一想到这里,罗真便也跟着唏嘘。
  (谁能想到,金乌居然给我找了一个魔女当姐姐。)
  而且,这个魔女还大有来头。
  问题在于...
  (那月姐...)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罗真的脸上满是阴霾。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那月注视着罗真,突然开口。
  “正好,最近我打算出一趟远门,你跟我一起去吧。”
  那月便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出远门?”
  罗真顿时怔住了。
  这倒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作为国家攻魔官和特区警备队的教官,那月有时候亦是会接到一些需要前往别的魔族特区执行的任务,其〈空隙魔女〉的名号就是在那段期间闯出来的,让欧洲魔族闻风丧胆。
  现在,那月再次出差,罗真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若是要说带上罗真的话,那这就是第一次了。
  毕竟...
  “那月姐,你不是一向都认为我年龄还小,就算想成为攻魔师,那也得再过几年吗?怎么这次反而想带我出差了?”
  罗真便不由得犯了嘀咕。
  说到底,在这个世界里,罗真究竟还仅有十二岁而已。
  带着十二岁的弟弟出差,而且是前往很有可能变成战场的地方,过往的那月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要是你有个什么万一,我这些年的辛苦不就都白费掉了吗?”
  以往,那月就会用这样的话,狠狠的瞪上罗真一眼,告诉他,他想接触这些,还早得很。
  由此可见,那月心中的确有隐藏的溺爱弟弟的一面。
  结果,这次却提出这样的建议,着实让罗真惊奇了一把。
  对此...
  “你应该知道「真祖」的存在吧?”
  那月不答反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