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 这丫头,心真大(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之后,罗真依旧留在病房里,和凪沙交谈了好一阵子。
  对于性格活泼好动的凪沙来说,有人陪她聊天,那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更别说这个少女还有个多话的性格,只要能够喋喋不休的唠叨上一天,那她一定会觉得相当的满足。
  所以,罗真和古城几乎每天都会来医院陪凪沙,除了看望她以外,就是想陪她聊聊天,解解闷。
  当然,罗真留在医院的时间不长,有个天黑前就必须得回家的门禁是一件非常伤不起的事情,只有古城才会一直留在那里,有时候甚至会干脆在医院过夜,算是很贴心的了。
  反正父亲出门在外,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调查,母亲又常常不回家,现在连凪沙都住院的话,就算古城回去亦不过是一个人独守空屋,还不如留在这里呢。
  于是,在聊了一会以后,罗真才开始帮凪沙进行例行的镇魂和除灵。
  说是镇魂和除灵,其实就是先催眠凪沙,令其入睡,再咏诵镇魂的咒文,持续半个小时,安定凪沙自身以及其体内的灵体以后,再以祓除的咒术洗涤凪沙的身心。
  如此一来,凪沙的灵体会逐渐趋于稳定,其体内的侵入者则是会呈现相反的被削弱,等到其虚弱到一定的程度,无法行使出强大的力量来反抗,更没有支配凪沙的身体的能力以后,再一口气将其祓除。
  这是最稳定、最安全且最有保证的做法。
  这样的仪式,需要进行极长的一段时间。
  以凪沙体内的灵的强度,想达到最终可以将其祓除的程度的话,少说都得有个三、四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如果动用强硬一点的方法,那或许会对凪沙自身造成影响,乃至造成伤害。
  有鉴于此,罗真选择了用温和的方式进行。
  再说,就算最终的除灵需要耗费三、四年的时间,但只要仪式不做长时间的间断,有了罗真之前数个月的工作,凪沙现在也能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不会再出现什么异常。
  只是,那有两个前提。
  一:凪沙自身不能再动用灵能力。
  若是凪沙再动用灵能力,让自身进入通灵状态,那体内的灵分分钟都会醒来,借此占据凪沙的身体。
  二:凪沙体内的灵不能受到刺激。
  就像罗真之前用〈御魂振〉进行招魂一样,一旦类似的力量作用在凪沙身上,刺激到了那个灵,那那个灵必定会暴走。
  只要注意这两个问题,那凪沙就基本无碍了,完全可以在外自由活动。
  这些事情,罗真也已经和古城与凪沙说过,让两人都高兴了好一阵子,就等自己的母亲那边下最后的许可,那就可以出院了。
  可惜,古城和凪沙只能出院,无法出岛。
  只要凪沙体内的灵一日不除,与第四真祖产生着联系,那别说是那月不允许,兄妹二人的母亲也不会允许。
  弦神岛是远离大陆的魔族特区,虽是隶属于日本的行政区,实则却拥有着独立的自治权,只要待在这里,那就能够杜绝大部分外来的恶意,避免凪沙被渴望第四真祖的力量的有心之人给盯上。
  正是因为这样,牙城才会赞同将凪沙送过来,这方面的原因并不是没有。
  换言之,晓家估计得在弦神岛上定居,住上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对于这方面,古城和凪沙倒是很看得开。
  “反正本来就不能说是有个安稳的家,老爸老妈是那种德行,我们有个住的地方就很不错了。”
  “虽然很舍不得本土的朋友,但以前也经常陪着牙城君和深森酱到处搬家,现在有个地方能常住,人家反而更高兴。”
  古城与凪沙就分别无所谓的这么说着,让罗真都有些感慨,这两兄妹明明不大,却已经过上颇为颠簸的生活。
  凪沙甚至兴致满满的握紧小拳头。
  “等出院以后,人家也要去彩海学园,在那里读国中部!”
  凪沙就做出这个决定。
  这个少女本来也已经快小学毕业了,因此,过不了多久,这个愿望就会实现的吧?
  至于灵能力已经不能再随便动用的事情,凪沙同样没有在意。
  对于这个少女来说,那种能力貌似可有可无,恐怕只不过是从「会做饭」变得「不会做饭」这种区别而已,以前使用灵能力也仅当做是一项类似于家务活一般的行动。
  这让罗真都犯了嘀咕。
  “这丫头,心真大。”
  这是罗真唯一能给出的评价了。
  要是换做罗真,一身魔力无法再动用,那他八成会受到一蹶不振的巨大打击,很难再振作过来吧?
  追求着奇迹、追求着神秘可是罗真毕生的理想、目标和道路,这条路要是被封,受到的打击自然不一般。
  这让罗真对凪沙有些刮目相看,愿意对萍水相逢的她伸出援手,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理由。
  除此之外,罗真还有一个理由。
  那就是从凪沙的身上看到一丝玛修的影子。
  想起那位躺在无菌室里依旧声称要努力的玛修,在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亦一样维持着活泼开朗的笑容的凪沙,罗真就不知不觉的想帮她了。
  综上所述,今天,罗真依旧在凪沙的病房里为其耐心的镇魂和除灵,等到一切结束以后才悄悄离开病房,没有唤醒被催眠的凪沙,让她安心的休息。
  “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见。”
  “啊,多谢你了,曜,明天见。”
  罗真就轻车熟路的和在门口上等着的古城打过招呼,随即离开。
  看了一眼天色,外面已经差不多快傍晚了。
  “虽然还有点余裕,但还是赶紧回去吧。”
  要不然,家里那位娇小可爱的姐姐大人又得发飙了。
  这么想着,罗真加快脚步。
  途中,罗真还与一个独自坐在长椅上的女生擦身而过。
  罗真无意间瞥了对方一眼。
  刚好,对方也抬起了头,与罗真对视在了一块。
  “咦?”
  “唉?”
  下一秒钟,两人同时发出了怔然般的声音。
  罗真便将目光投至对方的身上。
  那是一个年纪和罗真看似相仿,腿上搁着一台正打开着的笔记本电脑,留着一头朴素的黑发的少女。
  少女的身上穿着的是彩海学园国中部的女生制服。
  也就是说,对方是和罗真同校的学生。
  不。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她是罗真的同班同学。
  “你是蓝羽?”
  罗真就认出了对方。
  “你是南宫?”
  对方貌似也认出了罗真。
  显然,罗真没有认错,少女就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但是,让罗真停下脚步的原因,不是对方是自己的同学。
  罗真之所以停下脚步,理由只有一个。
  那就是,眼前这个少女的脸上,正挂着泪痕。